李霽見韓軒怔怔地發愣,還以為正在煩著書桓學長的事情,連忙拍拍李霽肩膀,安慰道:
「好啦!這事等書桓學長又來找你之後再說。」

韓軒默默看了李霽一眼,決定把不願意的原因拋諸腦後。李霽很有趣,應該就是這個有趣所以他才不願意吧?

李霽不知道韓軒腦子裡轉的根本已經不是書桓學長的事情,還為了不讓韓軒繼續煩惱下去刻意扯開話題:
「對了,你家還好吧?」

韓軒倒也瀟灑,一下就適應了新的話題:
「老樣子。」

李霽愣了一愣,突然想起一事:
「你有沒有告訴他們我們要甄試大學了?」

已經高三的他們,接下來要面臨的就是人生的重要關卡─大學!

韓軒搖搖頭,無所謂地道:
「沒有!前幾天槍爸的貨被抄了,心情不好。媽媽賭博輸了快一百萬,心情也不怎麼好。」

他向來不會在那些瘋子心情不好的時候招惹他們。

李霽瞪大眼,無法置信地道:
「別管他們心情好不好了!報名截止日是後天耶!」

韓軒雖然怪,可是成績卻不差,平時見他上課打瞌睡,作業有時交有時沒交,可成績卻可以維持在前半。這一點嘔死了一堆書呆,也讓李霽決定要拖著韓軒跟他上同所大學,最好還是同科系。

沒辦法,這個怪人太對他的胃了。他相信,只要韓軒願意,成績肯定一飛衝天。

韓軒聳聳肩,說得雲淡風清:
「沒關係,那就不考大學吧。」他對讀書本來就沒什麼興趣,只是除了讀書,他目前並沒有其他特別想要做的事情,所以就姑且讀,至於升不升學,他倒是不怎麼在意。

「不考大學?難道你不讀了?喂!高中畢業你想找什麼工作?別跟我說你要學你槍爸去做軍火生意。」李霽皺眉道。這太墮落了!

韓軒挑起一邊眉毛,沒有說話。

其實就算不靠槍爸和毒爸,他目前存的錢足夠他畢業自己做個投資。加上他的背景,估計開起店來一帆風順。不過,這種無趣的事情,韓軒照樣沒多大興趣,何況要是他開了店,槍爸和毒爸肯定會想著利用他的店來做軍火交易和毒品交易。

他討厭被利用。

李霽見韓軒不說話,還以為韓軒真的在考慮那種荒謬的想法,用力搖搖頭:
「不行!今天我陪你回去,我跟你媽講。報哪間學校你自己決定,但是錢還是要有,先找你姊,你姊比較阿沙力。」

聞言,韓軒一呆,立刻搖頭:
「不好。我姊姊這兩天心情很差。女人發起瘋來是六親不認的。」

說到這個,李霽精神就來了。

「你姊有什麼好心情不好的?她不是為她的寶寶找了幾個有錢的爸爸嗎?」李霽好奇地問。

韓軒苦笑,無奈地道:
「因為昨天DNA鑑定結果出爐,那五個冤大頭全都不是寶寶的親生父親。」

聞言,李霽誇張地張大嘴:
「啊!你姊實在太神了!五個耶!五個都不是?還有其他吃乾沒抹淨的嫌疑犯嗎?」

韓軒低頭數了一下,好一會才道:
「按時間來算,嫌疑犯還有六個。不過這六個都沒什麼錢,有幾個還是我槍爸和毒爸的小弟,靠他們養是沒希望的。」

李霽搖頭,他實在不知道怎麼說他們這一家子。一堆問題人物!最怪的還是眼前這個面無表情說著姊姊找不到孩子的爸的少年。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