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在這種家庭,他,會抽煙、會喝酒,聽說也會幹架、飆車,但他卻不去做,原因是因為“無聊”。更別說他還認識一堆毒梟、和黑道大哥大,一天到晚都有人要找他去當左右手了。

更好笑的是,這樣一個家庭出來的人,在學校除了他這個號稱區中第一號天才、萬年第一名的李霽之外,竟然沒有人知道這個怪人的怪背景。唔……也許學校部份老師也知道,因為他偶爾會發現那些老師見到韓軒,表情非常古怪。

除此之外,大部分人都只知道,那個區中第一怪人跟第一名人是好朋友。

每個人都納悶,為什麼李霽願意跟一個成績平平,長相,呃....也平平,更是怪到不行的人當朋友。

要是有人知道韓軒的“顯赫”家世,現在恐怕會有一票人想跟在他的身邊當小弟。前途無限“光明”啊!而那幾個在學校號稱可以呼風喚雨的小老大,不消說,馬上就要來他的面前恭恭敬敬地叫一聲---韓老大!

正當李霽還在想著要不要哪天讓韓軒的真實身分曝光一下時。韓軒接下來的話卻幾乎讓李霽嚇到靈魂出竅。

「我懷疑寶寶的爸爸是我哥。」韓軒淡淡地說,帶著一種罕見的思索表情。

「啥麼?」李霽口齒不清地叫。

韓軒還是沒有反應,平靜地將他的話重複一次:
「我懷疑寶寶的爸爸是我哥。」

李霽掏掏耳朵,懷疑地問:
「我沒聽錯?是你哥?」

哇咧!亂倫耶!

韓軒點點頭,還是一派輕鬆自然,兀自分析:
「我哥上次假釋出獄,開了一個狂歡party,我猜,他弄錯人了。」

雖然韓軒的話一貫是高速跳躍的,但是李霽還是聽懂了。他的意思是說,他的哥哥在上次假釋開舞會時,酒醉獸性大發外加神智不清,誤把馮京當馬涼,把自家姊妹當成乾妹妹使用,鑄成大錯.....。

「那你姊咧?死了不成?」總不會他姊就是在等這種機會,然後一點也不反抗吧?

韓軒搖搖頭,簡單解釋:
「我哥開party,她玩得比誰都還要瘋。」

意思就是說,他姊也玩瘋了、喝醉了,然後兩個醉鬼就.......

李霽聽了真是頭大。

「那現在呢?」他是很想知道到底確定了沒有。

不過韓軒顯然聽不懂他的暗示,很自然地說出“現狀”:
「我姊心情很不好,一天到晚威脅要把房子炸掉。」

李霽看到韓軒一臉不在乎的模樣,好奇地問:
「你不擔心?萬一你在睡覺,然後就這樣莫名其妙嗝屁....」

韓軒沉默了一會,突然口氣陰森地道:
「炸了也好,順便把我槍爸堆在倉庫裡的火藥、毒爸塞在床底下、沙發裡的白粉通通炸掉。順便可以把那群無所事事的無聊人炸死。」

李霽沒注意到韓軒語氣中透露的殺機,只被話的內容嚇了一跳,只見他很沒氣質地張大嘴,呆了好半晌,才連忙搖頭苦笑道:
「不要吧!火藥白粉,一炸起來不得了,消防車不夠用,別到時候死了你們那群可憐無辜的鄰居。」

韓軒抓了抓頭,白了李霽一眼:
「我家附近沒有鄰居。」

聞言,李霽倒是猛然想起。

是了,韓軒家可是陽明山上獨棟的大別墅,有條他們家專屬的馬路。靠著他的槍、毒兩個爸爸,從小他就衣食無缺。只是平日裡,一向不喜歡花錢的韓軒倒是讓人看不出來家裡是有錢人。

至於他不花錢的原因,說來也好笑,竟然是因為,第一,他不喜歡排隊,第二,他更不喜歡排完隊後還要等店員找錢。

他的身上從來沒有低於一千元面額的錢。

李霽常常笑說,韓軒幸虧是在台灣,要是在美國,以他們龜速的找錢方式,他一定會拔刀殺人。

獨棟別墅有個好處,不會讓人知道他們的勾當是其中之一,其他還有方便監視來人、警察不常注意高級住宅區...等等,現在又多了另一項好處,那就是,自殺不用擔心害到別人。

雖然如此,李霽還是勸韓軒道:
「別跟你姊一起瘋啦!勸你姊想開點,頂多再去找其他冤大頭也就好了,別拖著你。你要是嗝屁了,我肯定很無聊。」

韓軒面無表情地看著李霽,好一會兒才開口,一開口就差點讓李霽發飆。

因為,他用嚴肅的表情說:
「放心,我會帶著你一起死。」

哈!很好!這個怪人也懂得幽默了!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