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應該貼白開水的...可是白開水都是即寫即貼...然後,我今天看電視看太久啦!orz..
幸好異域有存稿,還不算開天窗吧= =

異域之人 第八章 地位?

韓軒以高速竄進大廳,側身、臥倒、翻滾、彈跳!然後一切就結束了。

一連串的動作太快,勇腳根本不知道韓軒究竟是在哪一個動作開槍,只知道當韓軒彈身站起時,原本還在掃射的槍聲就已經停了。

勇腳從躲避的地方探出頭來,看到躺在地上,拖著長長子彈的機關槍。槍管兀自冒煙,槍把卻明顯凹了下去,嵌著一枚子彈。不用說,韓軒開槍打中了槍把才讓機關槍脫離掌握。

「誰讓你多管閒事?」憤怒的聲音傳來。

勇腳知道那是他們老大,道上最敬畏的「地老」。「地老」並不老,其實不過四十餘歲,如此稱呼自然是為了尊敬起見。

「我不想再聞到油漆味。」韓軒的語氣照樣淡淡的,沒有突然運動或緊張過後的喘息。

勇腳詫異於韓軒出人意料的理由。這個「地老」的養子,時常讓人摸不清思緒。他跟著「地老」起碼十年了,從來沒看過韓軒有那些大喜大悲的表情。就連生氣,韓軒也是冷冷的生氣,威力卻半點也不亞於「地老」的機關槍……

勇腳看到「地老」沉默了一會,一臉沉思地看著韓軒的表情,最後換成一個苦惱的表情:
「你又弄壞了一把機關槍。」

「你不缺那一把。」韓軒扔下這句話,轉身又走回玄關,打開門。

門外兩個年輕人見門一開,立刻反射性臥倒。待門開了半晌,卻沒聽見槍聲,才詫異地抬起頭,看到的是面無表情的韓軒。

見兩人反應過來了,韓軒才吩咐了一句:
「把我的書包拿進來。」

轉回身,他的槍爸正舒適地坐在沙發上,而勇腳則神魂未定地站在槍爸面前,那緊張兮兮的模樣彷彿擔心槍爸會突然又發狂似的。只有韓軒知道,只要他槍爸的怒氣被阻止了,短時間內是不會再復發的。

見韓軒又回到客廳,槍爸突然想起一事,連忙吩咐道:
「小軒,你毒爸要你去把貨點一點。」

韓軒只顧著從兩個年輕人手上接過書包,嘴裡淡淡回了一句:
「沒興趣。」

韓軒的拒絕讓勇腳全身緊繃,就怕韓軒會再度勾起「地老」的怒氣。不過「地老」卻沒生氣,反而愣了一愣,問:
「誰惹你不高興了?」

此話一出,勇腳一臉疑惑,因為他完全看不出來韓軒有不高興的表情。不過韓軒接下來的話就證明了「地老」的判斷。

「兩個已經進了醫院的人。」韓軒說了這麼一句,就把書包甩上肩膀,越過客廳,上樓去了。

待韓軒已經消失在樓梯口,「地老」突然開口:
「勇腳。」

「是!」勇腳嚇得差點跳了起來,彷彿聽見震耳欲聾的槍聲。

「地老」倒沒特別反應,只是吩咐道:
「去把那兩個住進醫院的人查出來,料理一下。」

勇腳一愣,一時沒有反應過來。

兩個進醫院的人,還需要去料理嗎?要比進醫院更嚴重,那豈不就是……?!

勇腳全身一顫。

只是冒犯了韓軒,就要……!!勇腳突然察覺,在「地老」眼中,那個「養子」的地位,恐怕高得驚人。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