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域之人 第四十八章(端午連假,長一點吧XDDD)

藍在水中抬頭看亮眼的水面,扼腕不已。但比起失望,他更納悶海的臨陣脫逃。

他們從成年開始就一直搭檔,而且默契良好,像這種招呼都不打一聲就撤退實在不像海會做的事情。

如果海不要逃跑,只要將另一個人纏住,他一定可以成功將捕獲那個人。

雖然他也必須承認,另一個人太棘手了!

起碼,他從來沒看過可以在水中停留這個久的人,不僅搶走了他的獵物,還用非常驚人的速度沖上水面。

想到這層,藍不禁疑惑了。

那個人真的是軟弱的人類,不是妖魔偽裝的?

沒有人類有那樣的體力,更重要的是,人類無法直視他的眼睛,但那人做到了。

太奇怪了!

藍突然不安起來……

魔族嗎?……不可能!那人並沒有妖魔的味道。

對!沒錯!那只是一個人,頂多是比較難以獵捕的人罷了。

藍正在這頭思緒起伏之際,頭頂明亮的水面忽然暗了一暗,緊接著,水波震盪,藍驚愕地看著那個他剛剛還在思考著的那人,直直穿入水面,頭朝下,臉就正對著他。

那人臉上先有一瞬間的驚訝,接下來,藍確定他沒有眼花,那個人突然露出一個非常奇怪的笑容。

歪歪扭扭,就像控制不了顏面肌肉似的。若不是那露出的兩排牙齒,藍根本無法相信那是笑。

下一瞬間,那人雙腳一蹬,朝著他直撲而來。

藍從來沒想過,也沒遇過逃走的獵物竟然還會回頭的例子。

藍的雙眼直直地對上那人個視線,幾乎是出於本能地,藍逃了。

堅定而充滿侵略性的視線,隱密地藏著血紅色的慾望。

威脅感讓藍奮力地擺動尾巴,以生平最大速度逃離,但身邊傳來的水流告訴他,那個人也正在以恐怖的速度追上他。

藍感覺自己的胸腔被劇烈跳動的心臟撞擊得隱隱作痛,眼前彷彿可以看到死亡。

冷靜!冷靜!

只要躲進礁石裡,他就安全了!人類雙腿的侷限,絕對不可能在彎彎繞繞的礁岩區追上他。

藍不停地安撫自己,卻在察覺東西劃過敏感的尾鰭時,所有心理建設化為烏有。

瞬間的驚慌讓藍發揮出了前所未有的速度向前衝刺,再加緊速度往下潛,心中止期望深度造成的壓力可以稍稍減緩那人的速度。

礁岩區就在不遠的下方了。

有好幾次,藍都感覺那人的手撩過他的尾巴,而且從尾鰭到腰間,他知道他們之間的距離又拉近了。

藍拼了命地向下方遊去,好不容易,礁岩就在觸手可及的地方。就在藍正打算折入一個礁洞時,頭髮一緊,長長的頭髮被勒住,拉緊了頭皮,瞬間把藍扯了回來。

藍發出一聲高頻率的尖叫,週遭魚群被這劇烈的聲波驚得到處亂竄。但很快的,藍發不出聲音來了,因為他的喉管被一只有力的手臂緊緊勒住,力道之大,就是下一秒扼斷他的頸椎,他也不意外。

藍用力甩動尾巴,雙手抓向勒住脖子的手。

他們的指甲有毒,可以麻醉敵人。

只可惜藍的如意算盤還來不及打,那人空著的另一隻手就從手腕處擒住了藍的雙手,緊接著,藍的腰間一緊,那人竟用雙腳交叉拑住了他的尾巴。

他從來沒有敗得這樣慘過。

他們身上全是濕滑的黏液,從來沒有人可以這麼輕鬆地徒手壓制他們。

藍驚駭不已。


韓軒用四肢困住魚人,不由自主地皺起眉頭。

這魚人還真是像魚像得很徹底,全身滑不溜丟,韓軒感覺自己就像抱了一尾大泥鰍。本來就已經很難抓穩了,加上魚人不停掙扎,韓軒自己都沒有多大把握能一直制住他。

其實方才扎入水中時,他只想著報仇,可怎麼報仇卻沒想過。

也許是揍個幾拳,也或許可以來個魚人三吃。起碼這魚人有半截是魚,吃起來大概也跟魚肉差不很遠。

他都還沒想清楚,倒是底下魚人一見了他轉身就溜,獵物溜了,身為獵人的他,自然毫不客氣地追上去。

一追一逃了一陣,最後就是眼下這種情形。

魚人猛地掙扎,韓軒則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抓住魚人,兩邊互不相讓。

努力與魚人搏鬥中的韓軒,完全沒想到自己已經出乎預期地,在水中停留太多時間了。

正在韓軒考慮著要不要乾脆鬆開另一隻手,立刻把魚人的脖子扼斷,好結束僵局時,尖厲的聲波劃破水體,衝入韓軒耳中。

韓軒眉一皺,轉頭看去,同時發現懷中的魚人已經停止掙動。



太久沒寫這一篇,手感很難找呢ORZ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