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個人人羨慕的人。

怎麼說呢?
我有一個名醫爸爸,一個王牌律師媽媽,家裡每月幾十萬的收入,讓我的零用錢多到不知道怎麼花。
在家裡我不用動一根手指頭,所有東西就有人幫我準備得好好的。
出門那更不用說了,我可以騎著好幾十萬的機車載漂亮妹妹,好幾張金卡怎麼刷都不怕爆。
朋友多到手機電話簿不夠用,當然,我很聰明,為了怕媽媽動用她的人脈去查我的朋友,我身上隨時有兩隻手機。一隻是我媽辦給我的,我通常用它來跟一些安全的人聊天;另一隻是我花錢叫死黨阿圭辦的,用他的名字辦,我出錢,這一隻電話裡就存著我大部分朋友的電話。
此外,我還有一張帥氣的臉,只要出手把妹妹,從來沒有失敗的。
如果只有這樣,那天底下像我一樣的人應該也不少。這就沒什麼好炫燿了。既然我會這麼說,那就表示不只如此囉!
沒錯!拜我爸媽的好基因所賜,我有許多人夢寐以求的好頭腦,雖然不敢誇口過目不忘,但是頂多看兩遍,我就可以輕輕鬆鬆考高分。
大概也是因為我的成績實在太好了,所以我爸媽對我放心得很。

這麼好的條件讓我成為學校裡的風雲兒。我不是乖寶寶,但是不管我做什麼,學校裡的人都會自動幫我合理化!真是方便。

這麼棒的生活如果要說有什麼遺憾,那便是,我不知道缺乏的感覺是什麼。哈哈哈!你們一定更忌妒了!不過我是說真的。

像現在,我身邊坐了不久前把到的檳榔西施,書包裡裝著新出爐的電玩光碟和CD唱片,跟著一群朋友在KTV飆歌。阿圭的破嗓子已經拉了將近三小時,卻越拉越起勁。我們笑他,他也不在乎。大家鬧得很高興,酒明明開了好幾瓶,我們卻越醉越HIGH。這麼棒的氣氛,怎麼我還是覺得無聊呢?

「阿圭!換手啦!」我伸手搶過阿圭手上的麥克風。

阿圭哈哈一笑,乾脆伸手搶另一隻麥克風。阿圭什麼都沒有,就是一身力氣,搶劫都沒問題,何況是搶麥克風。
我才唱沒幾句,阿圭那破嗓就插了進來。

「阿圭,你別吵啦!讓小威唱呀!」我旁邊的檳榔西施帶點撒嬌地道。我一聽,也毫不客氣地重重親了她一下,以示獎賞。

你說小威是誰?那便是我啦!我叫林重威!檳榔西施叫茵茵,只大我三個月,卻老愛叫我小威,當然,我不會跟她計較這種問題。
「阿花阿花要出嫁,還沒嫁就住進別人家,唉唷叫聲我的媽,一腳把媒人踢到姥姥家。苦命的阿圭,連唱個歌人家都不讓啊!」阿圭從來就是個爆笑的傢伙,聽到茵茵這麼說,竟然就著麥克風,荒腔走板地唱了起來。

茵茵是阿圭介紹我認識的,阿圭這樣唱當然是在笑茵茵只認我不認他了。
茵茵聽完,臉紅著低啐一聲,卻沒再吭聲。

當天晚上我們鬧了好晚,估計是凌晨三四點吧,我才回到家裡。茵茵想留下來,我不讓。我還不想讓我媽煩我。
趕走了茵茵,我便一頭栽進棉被堆裡,沉沉睡去。

-------------------------------------------------------------------------------------------------------

continue~~~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