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威!阿威!阿威啊!」媽媽的大嗓門從樓下傳上來。

「幹嘛啦!」我掀開棉被,不耐煩地吼。

「你要睡到幾點?起來吃早餐!」媽媽的聲音聽得出來已經到了樓梯口。

我不用看時鐘也知道現在時間肯定是早上八點三十分。因為媽媽每天都準時叫我起來吃飯。

我踢開棉被,穿上拖鞋,往浴室走去,還故意將拖鞋拖得嘎嘎直響,目的就是要讓媽媽知道,我已經起床了。

打了個呵欠,我拿起飯桌上盛好的粥,有一口沒一口的扒著。

最近真是奇怪,明明是睡著了,又好像沒睡似的。天天作夢,怪的是,作的都是同樣的夢。夢裡我竟然成為那種什麼都有的公子哥兒!真好笑!現實上的我根本就是一個再普通不過的人了,普通的臉,普通的家庭,普通的成績,跟白開水沒兩樣的生活。
大概是潛意識裡不滿足吧!

「阿威啊!媽媽去提貨,店裡你顧著!」媽媽從前面探出頭來吩咐。

我都還沒點頭答應,媽媽卻自顧自的出門去了!嗟!從以前就是這樣!我們家這種小雜貨店請不起人來顧,媽媽不在就輪到我倒楣。

恨恨地扒了幾口飯,反正我也看開了!國中的時候鬧了一次革命!結果當然是革命尚未成功,同志就不打算繼續努力了!

還在想著,外面的電話就響了。

靠!連吃個飯也不讓!

我心不甘情不願地慢慢走,心裡巴不得那人沒耐性一點,等不到我去接就掛斷!不過這人該死的很有耐性,我瞪了電話兩眼,最後還是接了起來!

最好不是隔壁的三嬸婆,一大早打電話叫我送醬油!那位三嬸婆幾乎每一道菜都用醬油,用醬油的速度比用鹽巴還快!幾乎三天兩頭就買一次醬油。偏偏老人家懶得走路,老要麻煩我送去!

「喂!林商號。」我盡量讓口氣溫和一點。把電話那一端想成一堆錢,這樣我會甘心些。

「唉唷!林哥哥今天火氣那麼大唷!」電話那端怪叫。

這聲音就算裝了變聲器我都能從口氣聽出來他是誰!

「媽的!死阿圭,大清早吵我吃飯!有屁快放!」這個人就是我的死黨阿圭。

「大哥,你嘛幫幫忙!飯不吃不會跑!不要那麼生氣嘛!」阿圭聽我語氣不善就開始打起太極拳。

「你不說我就掛斷了!」我還是齜牙咧嘴地恐嚇。不過氣實際上已經消了一半。我這個好哥們從小跟我一起玩到大,還是有那麼一點革命情感的。

「好好好!我說,我說!還不就是擔心你悶壞,陪你聊聊呀!」阿圭的聲音聽起來很委屈。不過我知道這是他的慣技,裝裝可憐換同情,是他把妹妹把出來的心得,後來就應用到我身上。找我聊天?哈!我要信他的,我就跟他姓曾。

「你再耍白痴,看我下次還要不要拿泡麵去救濟你!」我一邊笑一邊威脅。

阿圭這人比我聰明,他家一大片果園。從小就被拖到果園裡“服勞役”。他也是老大不願意,不過他忍耐到大學才開始革命,資本充足,一次就成功!哪像我,國中就鬧革命,結果胎死腹中不打緊,還被家人嚴格控管。現在叫我革命,我還真沒勁了!

「耶?賣啦!大哥!開個玩笑嘛!」阿圭語氣諂媚地回答。

雖然阿圭革命成功,不過經濟來源卻沒了!所以現在都是半工半讀,有時候沒錢吃飯,我只好救濟救濟他,偶爾送箱泡麵去。其實也不是我小氣,只是我家嘛!大概只比三級貧戶好一點。為什麼呢?有機會你會知道的。

「好啦!說吧!我還要去吃飯。」我本來就只是說說,阿圭一討饒我也就沒再鬧他。

「不就是要約你出來玩玩呀!要不要出來啊?」阿圭的語氣聽起來有些虛。我立刻就動疑了。

「你不是要我去當你的免費勞工吧?」阿圭這小子前科累累,老是把我騙出去幫他賺錢!

「呵呵……」阿圭乾笑兩聲,看來是真的了。

「別這麼說嘛!那個工作是臨時的,一個定點需要兩個人。薪水不錯,我看我那個點又分給另一個人賺有點可惜,所以才請你幫幫忙啊!」阿圭最行的就是耍賴。我也知道他辛苦,所以如果可以都會盡量幫忙!當然我從來不做白工的。

「要我幫忙,可以!我分四分之一!」我多少還是需要點額外的零用錢的,順便讓他記住“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這句經典名句。

「啊?……好啦好啦!你肯幫忙就好!」阿圭大概也知道他已經多賺了半個人的薪水,所以也沒反對。

「什麼時候?」我問。

「十點半!大眾唱片行!」
十點半?我瞄向時鐘。八點四十?……不知道老媽回來幾點了。

「你最好祈禱我媽十點十五分以前回來,不然就要請你找別人了!」我很負責任的提醒他。

「啊??你媽又出門了喔?」阿圭在話筒那邊大叫,累得我要把電話拿遠一點。阿圭反應這麼大不是沒有原因的,他的朋友裡大概只有我願意跟他這樣分,其他人最少也要分三分之一,怎麼都沒有我幫他划算。

「只要你把你家果園賣了,錢給我,我媽就不用出門,到時候你高興要我陪你兼幾個差都可以。」我揶揄他。

「去~~~~我跟我老爸恩斷義絕了好不好?!倒是你!革命啊!看你家裡把你養得跟老頭子一樣!」阿圭立刻反擊。

「革命?我革命以後誰拿泡麵給你?」我知道我老早就不想革命了,只是偶爾還是會埋怨就是了。

「說得也是……那…那就叫你媽快點回來,真的不行,記得call我!」阿圭其實也知道我的難處,要我革命不過是說說,所以很快就妥協了。

「安啦,安啦!只要你的手機記得開機,記得充電,我會call到你接。」

阿圭這小子有時候窮到手機從來不充電。因為充了電他就會用它來打電話,然後下個月帳單一寄來,他就要跟人借錢來繳了。
我又跟阿圭哈拉一陣,才掛斷電話回廚房吃我那碗冷掉的粥。

冷粥不適合慢慢品嘗,我三兩下解決它,順手把桌上的罐頭收拾一下,把碗洗一洗,手擦乾,才拿起那張我專用的躺椅到前面,打算補個眠。我們這種小店,搶盜大概還沒那種閒心來搶!只要有人在,不要讓附近那些小鬼給搬了就行了。

我才剛從裡面走出來,就發現一個中年男子趴在收銀機那裡東按西按的。
我沒吵他,看他有什麼把戲。

中年男子按不開,立刻伸手進褲袋裡,掏出一把小鑰匙,往收銀機鑰匙孔插進去。沒想到,插是插進去了,可惜轉了老半天,還是轉不開。

「不用試了!那台我前幾天才換的。你的鑰匙沒用了!」我好心提醒他。大約媽媽學聰明了,出門還記得要把收銀機鎖住。

中年男子一聽,猛地抽出鑰匙,往地上一丟,罵了一句三字經之後,又轉過頭來對著我吼:
「那還不開!」

「我為什麼要開!我還要趕你呢!」我把手上的躺椅靠在牆邊,順手抄起一旁的掃帚。

「我是你爸!我要拿個錢還要你同意?」中年男子氣沖沖地對著我大吼大叫。

「爸爸?要我拿法院判決書給你看嗎?」沒錯!這個人就是我爸!吃喝嫖賭樣樣行,也是害我們只比三級貧戶好一點的元兇。不過這個老爸早在兩年前便被媽媽到法院訴請離婚成功了。當然,慫恿媽媽去訴請離婚的就是我。

爸爸聽我這麼說,好像無話可說,我正想著他應該知趣走人時,他不知道怎麼又凶了起來。
「你這個不孝子!你身上流著我的血,竟然這樣跟我說話!」

「要不然要怎麼說?我現在還在付你的債款,這樣對你說話已經很客氣了!」我一邊動手整理被他弄亂的桌子,一邊回答。

爸爸被我這樣說,好像一時也不知道怎麼反駁我。看他臉色一陣青一陣白,我心裡很難過,很無奈。我當然知道他要錢做什麼!他要去賭!所以我更不能給他錢!我跟媽媽不一樣,媽媽會偷偷留一點錢在收銀機裡,讓他拿!但是我不會!幸好媽媽最近也想通,知道這樣下去只會沒完沒了,所以前幾天才會主動說要換收銀機。

「要拿錢沒有,這瓶酒拿去喝!」從旁邊拿了一瓶米酒,放在桌上。

「阿威!給爸爸錢!爸爸急著用!」爸爸沒有伸手拿那瓶酒,還是不放棄要錢。

「我不會給的。」我對這一點很堅持。因為我已經看過許多次,爸爸每次說急著用錢就是另一個債務的開始。

我這麼說,爸爸突然安靜下來,站在那一動也不動。我沒理他,他要站就讓他站。我轉過身打算把我剛剛放在牆邊的躺椅搬過來。沒想到我還沒碰到躺椅,就突然“砰”一聲,我覺得我的背脊一陣鑽痛,不由得往前栽倒。我心裡一慌,伸手便拉住旁邊的貨架。但是貨架上擺的東西哪及得上我重,我這一拉倒把貨架給拉倒了。
一堆商品往我頭上身上砸了下來,我就人事不知了。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