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闇之囚》-23

六個月後,私立立徳中學大門前。

一名少年站在雄偉的校門前,看著校名,突然笑了一笑。

一個沒有道德的地方,竟然取名叫立徳,不是很好笑嗎?

這時候正是上學時間,穿著立德中學筆挺且造價不匪制服的學生,一個個魚貫進入大門。

少年看著那一張張乾淨得像是從來未曾髒過的高傲臉龐,心中不由想起記憶中那一張張躲藏在暗處,只敢畏縮地看著路人的骯髒小臉。

想著,少年不自覺地垂下頭,長久的自卑和退縮,有一瞬間讓他很想拔腿奔離此地,但他很快又昂起了頭。

他不會忘記他來這裡的目的。

從今天開始,他的臉也將成為這學校乾淨高傲的臉譜之一,但他知道,他永遠不屬於他們,他和他們,是不一樣的!

理理身上剪裁合身的制服,少年走入校門,逕自往學生事務處報到,對周遭不時飄來的好奇視線視而不見。

少年的步伐篤定,像是對這學校已然十分熟悉,但只有他自己知道,這是因為他昨夜親自到這個學校探勘過了。

足足六個月對自己的高度要求,他幾乎要成為暗夜潛行的高手了。這是他要的,因為不管過去還是未來,黑暗,一向都是他的顏色。

當他站在學生事務處門口時,少年暗暗吸了一口氣,將記憶中那些趾高氣昂且令人畏懼的鄙視嘴臉排出腦海之外。

他現在是個孤兒,一個身分成謎的孤兒,資質優異,通過嚴格入學考試的特殊生。

為了讓自己自然地進入這所學校,他花了許多時間泡在沒有人會去的圖書館內,用驚人的速度,將自己塑造成了資賦優異的學生。只有特殊生,學費減半,才能解釋一個孤兒如何能進入學費昂貴的學校就讀。

做好心理建設後,少年踏入學生事務處,雙眼毫不逃避地環視學生事務處裡的一張張臉孔,用毫無感情的聲音平靜地道:
「我是今天要來報到的厄爾。」

學生事務處裡的人並不多,一人坐在正中央的辦公桌後,連頭都沒抬一下。另外兩個女職員則在左側靠走廊的辦公桌後,湊在一起,不知道在商談些什麼。再有一個男人則坐在辦公室的另一頭,翹著腿翻看報紙。

少年進門時,那兩名女職員和翻看報紙的男子都抬頭看了一眼,接著,三個人各自停下手邊的工作,一臉驚訝地盯著少年看。

「你就是厄爾?」一名女職員驚訝地問。

多奇怪的髮色?她還是第一次看到。

顯然同樣的想法也出現在另外兩人的心裡,所以那個看報紙的男人放下報紙,站了起來

「倫恩小姐、金妮小姐,請你把厄爾的資料拿出來吧!」男子一邊吩咐,一邊走到厄爾面前。

兩名女職員聞言,立刻站起身,快步走到一排長櫃前翻找。

趁著兩名女職員還再找厄爾的資料時,男子跟著自我介紹了:
「我是學生事務處的生活組長,你叫厄爾?姓呢?」

厄爾直視這名男子,才發現男子胸前別了個身分識別牌,上面就清楚寫著「生活組長 巴‧克萊」。

「我沒有姓。」厄爾抬頭看著巴‧克萊的眼睛,說出已經在心裡排練多次的回答:「我是孤兒。」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