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闇之囚》-26

「莫多,請說。」老師語氣客氣,跟厄爾記憶中的老師,哪種高高在上的態度大不相同。厄爾暗自詫異在心底。

莫多是個濃眉大眼,圓圓臉搭上滿頭濃密黑髮綁成麻花辮的可愛少年。這樣的裝束在4班中相當特殊,但看其他人看他的神情,這人在班上的人緣似乎又極佳。

該算一種風雲人物吧?

莫多站起身,大剌剌地問:
「我想問,厄爾的特殊才能是什麼?」

老師的視線落到厄爾身上。

「頭腦。」厄爾很平靜地道:「我是通過入學考進來的。」

厄爾說完,卻見莫多一臉驚訝:
「喔!原來是真正的特殊生啊!」

這是什麼意思?難道其他人都不是真正的特殊生?

厄爾還在摸不著頭緒時,莫多突然又笑嘻嘻地道:
「歡迎到4班來。」

莫多話才說完,突然又一道聲音冷冷地從另一個方向響起:
「歡迎什麼?反正很快就會走了。」

這話又更奇怪了。厄爾看向聲音來處,這才發現說話的是一個從他進來開始,就一直將頭靠在後面的桌子上,臉上還蓋著一本書,蒙頭睡覺的人。

這時,那人把書本拿開了,一張精緻的瓜子臉,簡直比女人還漂亮,可惜細長的丹鳳眼凶光畢露,厄爾一眼就認定這是個不好惹的主子。

只是奇怪的是,那人很刻意地盯著他的表情,似乎想看出點什麼,卻在看到厄爾只在驚訝後又回復平靜時,漂亮的眉突然挑了挑,眼底還似乎燃出了點光芒來。

厄爾正想問那番話是什麼意思時,又是一道聲音響起。這次近了些,就在講台下方的位置:
「宴泠的意思是,4班的第十九個人,通常很快就會走了。」

這個人剛剛還是趴在桌上呼呼大睡到連酣聲都隱約可聞,怎麼現在醒了?

厄爾又是小小吃了一驚,看著眼前這個鼻樑上架著一副眼鏡,睡眼惺忪的俊朗少年。

那人眨了眨眼,又繼續道:
「最高紀錄,是……三天。」說完還對厄爾露出一個挑釁的笑容。

此話一出,班上響起一陣奇怪的竊笑聲。

然後厄爾便懂了。

不甘示弱地,厄爾露出一個以前就很熟練的無辜笑容:
「我明白,放心,4班很快就變回18個人。」

「好了!別聊了。」老師拍拍手,阻止尖銳的言語交鋒:「厄爾同學,你的座位在……」

還是一樣的,老師沒說完,又一道聲音打斷了。

「我旁邊。」是那個叫做宴泠的美麗少年。

這話一出,班上湧起一陣不小的騷動。

對宴泠眼裡閃動的奇怪光芒,厄爾不想多想,逕自走向宴泠身邊那個靠窗的座位。從剛剛的經驗來判斷,他知道,這個班級裡,說話最沒份量的,就是老師。

踩下講台,方才那個戴著眼鏡的俊朗少年突然又叫住了他:
「喂!你要怎麼讓4班變回18個人?」看來少年很在意厄爾的回答。

聞言,厄爾突然笑了,接著逕自走了,留下那名少年神情複雜地看著厄爾的背影。

真的很簡單,真的……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