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闇之囚》-27

接下來的日子,簡直就是厄爾有史以來最災厄連連的日子。

自己的物品遭受惡意破壞都是其次,更令厄爾困擾的,則是無時不在的天降橫禍。

走在路上隨時可能出現的陷阱,各堂課不定時不定點地出現銳利的刀片,和假借練習之名行傷害之實的實體演練。厄爾相信,若是以前的他,恐怕早被送進醫院,趕緊打退堂鼓了。

只是他現在已經不是以前營養不良,手無搏雞之力的男孩了。

他利用他所能使用的金錢和時間,在過去六個月裡,近乎沒日沒夜地訓練,還將自己丟進那種環境裡,只為了培養敏銳的直覺和危機意識。這些自我訓練加上獨特的體質,讓他撐過了一個禮拜。

一開始,他的確有一股衝動,想把他們那些惡意的小動作揪出來,但是,理性很快阻止了他。

在嚴苛的環境裡生活,厄爾很清楚,這個社會只會庇護那些有權有勢的人。除非證據確鑿,否則那些人哪個不是睜隻眼閉隻眼?更何況,從在這個班級裡,甚至學校裡,那些人幾乎橫著走路,更可以想見那些人背後有著什麼樣的力量了。

這種情形下,將事實揪出來,最後被迫退學的,只可能是他自己。

厄爾不會讓這種事情發生,所以他咬著牙,以長久培養出來的耐力和情緒控制能力,忍了下來。

當厄爾張開右手,取出深深扎入掌心的刀片時,他還是決定繼續忍下去。

從班上同學的微妙眼神動作中,不難猜出誰是這些一連串行為的主導者。那個可愛的圓臉少年莫多,那個戴著眼鏡,特愛睡覺的卡特,還有那個就坐在他身邊,既凶狠又狡猾的宴泠。

當然,這三人只是默許甚至暗暗鼓勵其他人來欺負他,事實上,除了卡特外,莫多和宴泠到目前為止,都沒有讓厄爾發現親身參與其事。

不過,不需要參與,他們三人似乎就是這個班級的精神指標,所有人總是急著巴結他們,當然就更加不遺餘力地設計欺負他了。

隨手將刀片放在桌面,看著掌心的開口迅速閉合,厄爾不禁哼聲一笑。

只是微微刺痛,厄爾相信,那些人一定想不到他有這樣的體質吧!

舉凡欺負人的,都希望被欺負的人,能露出一絲半點委屈、痛苦或害怕的模樣,不過,他們這些慾望都沒有辦法在他身上獲得滿足的。

「哇!又有刀片啊!」一個帶笑的聲音從旁邊傳來。

那是宴泠。厄爾轉頭看著臉上掛著笑容,眼神裡卻半點笑意都沒有的少年。

宴泠是欺負他的背後黑手之一,但他很聰明,到目前為止,他都不會親手沾上任何動作。

「是啊。」厄爾淡淡地說,將在心裡狂飆的怒火深深地壓在平靜底下。

歸功於他以前卑賤的身分,他早已經學會在一堆自以為高貴的人面前,面對任何折辱的動作和尖銳的言詞,表現得無動於衷。他這個能力,不是他們這些從沒為了生命而讓自己在陰溝裡躲上五六個小時的高貴人種,能夠學會的。

他可以徹底地沒有表情,從眼底到指間……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