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闇之囚》-37

莫多拿起桌上的酒杯,輕嚐般地啜了一口:
「起碼我知道你不是某些人所派來的。」

聞言,厄爾倒是有些好奇了:
「你說的某些人又是哪些人?」

莫多又笑了,瞇彎的眼掩住了眸底的情緒:
「當然是討厭我的人囉!」

笑容是莫多的面具,厄爾在心裡暗暗提醒自己。

「這麼聽起來,你應該有個了不起的身分。」厄爾試探地問。

「你不也一樣?」莫多將問題又扔了回來。

其實到了4班,厄爾便發現,這個班級根本不平凡。表面說是資賦優異,但是從老師們細微的神態動作,學生之間的互動,厄爾不難猜出看似平民的同學們,背後都隱藏著不為人知的背景。

「我只是個孤兒。沒什麼了不起的身分。」厄爾垂下頭,夾了幾樣菜到自己的餐盤上。

他住在人員出入複雜的低等住宅區,有一個收入不高不低的打工,每天除了上學就是打工,生活與一般的中下收入的平民一樣。厄爾很努力地將自己的鋒芒小心藏起,他決不會得意忘形地將自己暴露在強光之下。他也相信莫多只能查道他願意讓人知道的部分。

「你的頭髮顏色不是這麼講的。」莫多指著厄爾的銀白色頭髮道。

「頭髮顏色不是我能決定的。」厄爾帶點無奈地道。

關於頭髮,厄爾想過染色,但是他無法理解的是,不論是什麼染劑,都無法染掉銀白色,最後他只得放棄。

「你跟那些貴族沒有關係嗎?」莫多的問題完全直指核心。

「沒有。」厄爾的回答也很斬釘截鐵:「就算有,我也不知道。」

他只是個孤兒,不是嗎?

厄爾才說完,一旁一直靜靜聽著的宴泠突然搭了一句:
「我一直很難想像,貴族也會遺棄自己的小孩。」

「沒錯,這就是我約你出來的原因。」莫多一下子坦白起來:「如果我們要同盟,誠實就是必須的。」

莫多說得義正辭嚴,要是換成別人,說不定便被說動,三兩下就將秘密全說出來,但這個人,絕對不會是厄爾。

在艱困的環境中掙扎求生,厄爾比誰看得更多這個世界的黑暗面,他不會輕易相信自己以外的人,除非,他可以完全掌握那人最珍貴的東西。

如果沒有套住利爪的工具,他不會磨亮任何人的利爪。

而目前,莫多和宴泠還不在厄爾的控制範圍內。

「當我發現我可能有貴族的血統時,我也無法相信我竟然會被遺棄。」說到這裡,厄爾苦澀地笑了。

他哪裡被貴族遺棄?他根本是被整個世界遺棄了……

厄爾的反應讓莫多和宴泠迷惑了起來,好一會,莫多才擰著眉問:
「我一直以為,你和我們一樣,都是私生子。」

此話一出,換厄爾驚訝了。他一直以為學校稱莫多和宴泠是一般平民是為了保護他們,沒想到竟是因為兩人根本就是無法被承認的私生子。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