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闇之囚》-43

幾天後,學校結束學期課業,厄爾也同時帶著簡單的行李,到人事局報到。

結果,他和宴泠果然被分開了。宴泠被分派到事務最繁重的出納會計組,而他卻是被派到最閒差的檔案文書組,每天只需要把一疊疊書籍和卷宗大搬風,以表示他的確有努力工作就好,至於擺放得有沒有條理,沒人會理會。

與他同樣在檔案文書組的是一個叫做亞東的好好先生,天天掛著笑容,對所有人都是一樣的卑躬屈膝,就連對他這個來自校園的生手,也說出請他多多指教一類的鬼話。這樣的人,竟然能在充滿骯髒鬥爭的環境裡生存,厄爾除了疑惑還是疑惑,不過,厄爾從沒想過追問原因。因為不問,就不會知道,不知道就會安全。

十幾年的人生哲學,即便他已不再屬於人,依舊難以戒除。

亞東就像從來沒擁有過夥伴似的,厄爾來之後,亞東天天眉開眼笑,噓寒問暖,弄得厄爾不知如何應對。

厄爾不習慣和人親近。

他的母親從來沒親近過他,而身為一個三餐溫飽都有問題的孤兒,也沒有任何朋友。不論開心也好,難過也罷,他都已經習慣了一個人。

他從來不覺得這樣有什麼不好。因為,一個人,就不會有人知道他的骯髒,從靈魂深處暈染出來的骯髒……

厄爾在檔案文書組過了好幾天的愜意生活,直到……

平日,厄爾總是會帶個幾本書打發上班時間的無聊,看書的習慣從他逼迫自己接受,到現在已經戒除不掉,幸好,這裡儘管藏污納垢,可圖書館卻也充實,讓厄爾可以三天兩頭就去借幾本書。

那天已經是快要下班的時候,厄爾才剛把看到一半的書闔上,亞東拿來了兩張邀請函,當然,一張是他的……

厄爾很久之前就耳聞那些高貴階級之間,極盡奢侈之能事,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各類名目不同,但內容卻高度雷同的宴會。

厄爾不是沒想過會收到邀請函,但沒料到會這麼快。

接過邀請函都還來不及打開,亞東興奮的叨叨絮絮就已經讓厄爾知道邀請函的來處─坎司特聯邦的首席總理奈德‧羅夫。

奈德‧羅夫是坎司特聯邦的權力核心人物,但更讓人矚目的是他與權力成正比的財富。在聯邦官員眼中,奈德‧羅夫更是慷慨,每年都會舉行兩次宴會,宴請聯邦所有官員,這一請,就是幾千人的大場面。這就是厄爾只是一個實習官員,卻能收到邀請函的原因。

厄爾看著邀請函上端整的字體,卻兀自陷入沉思。

再還沒來到聯邦政府實習之前,厄爾設想過很多可能性。

如果要達成他的目的,那麼他當然要盡快進入領導核心,光是一個實習官員的地位自然遠遠不足。但與此同時,厄爾又不禁掙扎……

或許他畢竟還是懦弱的,十幾年的低調生活,躲在暗處,不被發現,已經成為他求生的本能手段,如今要他站出來,成為光線的中心,他心裡竟是萬般不願意。

目的與性格中間的矛盾讓厄爾無所適從,尤其真正進入聯邦政府後,厄爾才發現,聯邦政府內部盤根錯節的關係,根本不是他這個在社會底層長大的人可以理解消化,更別說如何瓦解崩潰這層層架構的組織了。

這時,厄爾又不禁想起宴泠和莫多。

檯面上只能給宴泠和莫多這樣的人,而他,適合私下從事顛覆活動。

這段時間所發生的一切,讓厄爾開始確認了這個方向。唯一讓厄爾顧忌的是,他無法確定宴泠和莫多值不值得相信,畢竟權力和財富會使人腐化。儘管宴泠和莫多此刻說再多想要顛覆這一切的話,也難以保證,當他們成為既得利益者的其中一之時,不會改變主意。

終究,他還是無法完全相信宴泠和莫多,就如同他們也沒有徹底相信他一樣。

想到這裡,厄爾不禁冷笑。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