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闇之囚》-45

宴泠沒有直接答應,反倒模擬兩可地道:
「這我自然有分寸。」

言下之意是就算特別也不會太過火。

厄爾沒再爭取,心裡打算著等宴泠將衣服拿來,自己再拿給亞東檢查一下。

「謝謝。」簡單道謝之後,厄爾停下腳步,準備和宴泠分路走。

沒想到這時宴泠也同時停下腳步,轉頭看著他。

有事?

厄爾心裡打突,但習慣掩蓋真實情緒的習慣讓他沒有問話,只等著宴泠開口。

「其實你就算穿得再正常也不可能不惹人注意。」宴泠看著厄爾,眼神有些複雜,又些忌妒也有些同情。

聞言,厄爾一愣,一時沒反應過來。

「你的頭髮太惹人注意了,你不知道你的頭髮和身分已經是大家茶餘飯後的話題了嗎?」宴泠冷冷指出。

是這樣嗎?!厄爾有些驚訝。檔案文書組總共加起來不過他和亞東兩人,其他部門除非是送檔案來,其餘時候鮮少踏入檔案文書組,他也整日泡在檔案書堆裡,鮮少與其他部門來往。雖然每次上下班時有感覺到投來的視線,但那時間人來來往往,厄爾也沒特別在意,沒想到竟嚴重到連宴泠這種不好八卦的人都知道了。

摸了摸頭髮,厄爾有些無奈,不過更多的是懊惱。

進聯邦政府前,他竟沒想到把頭髮染色。

進立德中學時,他是有意讓髮色影響學校判斷,好讓他順利進入,但在聯邦政府裡,他還無法決定該扮演什麼腳色,太早惹人注意卻不好。

只是如今話都傳出來了,刻意染髮反而招惹注意吧。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厄爾無奈地道。話雖這麼說,厄爾倒是打定主意隨機應變。畢竟這種髮色,如今還無法確定對他是好還是壞。

宴泠視線凝注在厄爾臉上,似乎在深思什麼。厄爾表情不變,但心裡卻是不停猜測。

沉默一會之後,宴泠突然挪開視線,若無其事地看著路上來往的人潮車潮道:
「如果有人想要你做什麼,你就去做吧,抓住機會,爬得越高越好。」

宴泠話說得平靜,但厄爾卻敏銳地察覺宴泠語氣中夾著忌妒。

看來,那個宴會是個絕佳機會,宴泠認為他擁有的機會比較多,但同時,宴泠也因此感到不是滋味。

真是矛盾不是?但對於一個自視甚高的人而言,承認自己不如人的確是非常痛苦的一件事。

不過,這種人恐怕更不喜歡他人察覺他刻意隱藏的情緒吧!

因此,厄爾裝做一無所知,只淡淡道:
「我知道。就怕事情不會那麼順利。」

聞言,宴泠微蹙的眉頭鬆了鬆,想來是想到厄爾也不定能得到機會,心情一下子輕鬆所致。

厄爾在心中暗自冷笑。

從他懂事開始,就在所有自認高貴的人面前卑微地活著。所有能讓他安全的方法,他都學了,而保證他能活到此時,最重要的技能,就是學會看臉色,看那些「貴人」極欲隱藏的醜陋心思。看懂了,裝做不知,再巧妙地順了他們的意,就不會被猜忌,就可以在這個人吃人的世界中活下去。

被勾起的往日回憶讓厄爾在告別宴泠,轉身離開時,不自覺地洩漏了真實的情緒─嘴角微勾,勾出一抹陰冷嘲諷的笑。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