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闇之囚》-50

厄爾自認做得還算上得了台面,不料克莉絲卻惱了:
「你怎麼跟其他人一樣呢?」

這話說得厄爾一頭霧水。

難道他該跟其他人不一樣嗎?

「我以為你會跟他們不同。」克莉絲黑亮的雙眸裡閃動著厄爾不明白的情緒。

自從重新活過,厄爾頭一回感到不安。

克莉絲的眼神,彷彿透露著什麼與他密切相關的秘密……

「為什麼?」厄爾露出一個完美的笑容。

他不能慌張,如果克莉絲真的知道什麼,那麼他就應該更冷靜,好面對接下來可能發生的變故。更何況,他已經確定過沒有人可以挖掘出過去的他了,不是嗎?

應該是他多想了。

「直覺。」不知道克莉絲是否知道了厄爾心中百轉千回的念頭,她露出了與眼神同樣神秘的微笑:「女人的直覺一向很準的。」

厄爾心裡七上八下,克莉絲卻突然抬頭望天:
「好暗。」

「咦?」突來的話題轉變讓厄爾反應不過來。

「天空沒有星星……」克莉絲喃喃自語。

記憶中,晚上的天空總是黑壓壓一片。

「你說的是舊世界?」厄爾問。

他曾經在書裡讀過,舊世界的夜空常布滿遠方恆星的光芒,亮燦燦點綴著黑幕,同時他也記得,在書裡看到圖片時,心裡的震撼。那樣的景象就像另一個世界,而事實也是,許多舊世界擁有的所謂平凡,已經成了新世界居民眼中的天堂,是他們渴望得到又永遠無法如願的。

克莉絲臉上閃過驚訝:
「你知道?」

厄爾輕輕頷首,輕描淡寫地道:
「因為看過一點書。」

克莉絲微笑,視線又落回天上那片黑幕:
「我一直在想,如果我活在舊世界,那會是什麼樣子?」

說著,克莉絲的神情有點恍惚,隱約還挾著痛楚。

但那是不可能發生的。厄爾把這句話放在心裡,沒有回答。

「對不起。」克莉絲收回視線,看向厄爾,歉然道:「拉著你說這些胡話。」

克莉絲說這番話的時候,神情有些赧然,但卻帶著如陽光般明媚的笑容。

只懂傷春悲秋,不明白人間險惡,完全被保護得很好的千金大小姐。

這是厄爾看到那抹笑容時,心裡的第一個感覺。

如果曾經墮落,不可能能露出那樣乾淨的笑容。

厄爾心裡突然有些不平衡,有些痛苦,甚至有些……想狠狠扯下那抹笑容的衝動。

出於這種複雜的心理,厄爾笑了:
「這是我的榮幸。」

厄爾的笑容讓克莉絲臉紅了。

眼前的少年相貌並不出色,雖然有一種獨特味道,但淹沒在人群中,想必也不顯眼。這樣不顯眼的人,現在卻露出溫柔的笑容,溫暖得幾乎要讓人溺斃。

忽然之間,克莉絲覺得,這個人一定可以了解她……

克莉絲怔怔地看著厄爾失神之際,外頭卻傳來叫喚的聲音:
「小姐!小姐!」

克莉絲知道已經有人在找她了。父親總是一天二十四小時緊盯著她,好不容易跑出來喘口氣,卻這麼快就有人找來了。

嘆了一口氣,克莉絲無奈地對厄爾道:
「對不起,我該走了。」

她知道她要是再不出現,父親就要動員所有人找她,到十候,又是一場無謂的騷動。



哇哈哈哈...好久沒更新了說!大家有沒有很想念很想念啊?
沒更新是因為....我偷懶啦!
哇哈哈~~~(發瘋ing)
總之就是懶得寫文咩
之前去全國書展,老大說要出白開水,我就順便提擁抱死亡,當然老大提最多的是神魔變的外傳和續集= =
結果搞得我心裡一堆腹案,然後什麼都沒做ORZ.......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