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闇之囚》-52

栗色頭髮,蓄著短鬍,淺棕色的眼睛亮著與平時冷漠截然不同的溫情。

克莉絲喊了一聲爸爸,然後很自然地與男人擁抱一下。

坎司特聯邦首席總理─奈德‧羅夫……克莉絲的父親……


「喔……這是……」奈德‧羅夫煞有其事地拉長聲音:「這不會是寶貝的男朋友吧?」

克莉絲羞紅臉,嗔道:
「爸爸胡說什麼?他是我的朋友!」

「啊!是這樣啊!」奈德‧羅夫誇張地露出一臉失望:「你讓爸爸白開心一場了。」

克莉絲氣急敗壞地跺跺腳,又撒嬌般地喊聲爸爸,看得奈德‧羅夫哈哈大笑。

今天之前,若有人對他說,那個對可憐人殘酷無情的奈德‧羅夫會有屬於父親的笑容,厄爾一定會認為那人已經離死不遠……

直到現在,厄爾還是覺得眼前的奈德‧羅夫很不真實。

那種無情又自私自利的人,怎麼會有「人性」的表情?

「你好!小夥子!」奈德‧羅夫臉上還掛著笑,對厄爾伸出手:「我家克莉絲一定讓你很頭痛吧?」

厄爾伸出手與奈德‧羅夫交握,腦中一片空白,只知道奈德‧羅夫收回手後,還調侃了克莉絲幾句,讓克莉絲嗔惱地鬧了一陣。

「寶貝,乖,你去幫爸爸把那些煩人的女人趕走如何?」奈德‧羅夫對著女兒眨眨眼:「今晚,爸爸要陪寶貝。」

奈德‧羅夫是個鰥夫,他的妻子比起他現在的紅粉知己,可說是完全不出色,是當初奈德‧羅夫還是小人物時所娶的,生了克莉絲不久後就死了。說也奇怪,奈德‧羅夫後來一直沒再娶,儘管他身邊從來不缺女人,據說,奈德‧羅夫不再娶的原因是不想讓克莉絲受委屈,更重要的是,他不想讓克莉絲的權益又一絲半毫的減損。

奈德‧羅夫的態度非常清楚,除非克莉絲願意,否則所有女人只能是情人,不會是妻子。

不過,克莉絲從來沒喜歡過父親不斷變動的枕邊人。

有這樣的父親,克莉絲理所當然地成為所有人艷羨和寵愛的目標。

厄爾知道這些事,但是一直沒把那個集萬千寵愛於一身的克莉絲,跟那個對著星星嘆氣的克莉絲聯想在一起……

誰想到他會和她碰面呢?他還記得那個他以為相當驕縱的克莉絲,正好也是立德的學生……

突然間,厄爾彷彿看到了驚濤駭浪的將來……


「你自己去說嘛!」克莉絲不滿地嘟起嘴。

「喔!我說啦!」奈德‧羅夫苦笑著:「可是她們不相信。」

克莉絲瞪著和父親相當神似的雙眼:
「怎麼可能嘛!你一定又要我去扮壞人了!」

「你不喜歡嗎?」奈德‧羅夫淘氣地眨眨眼。

克莉絲氣鼓鼓的雙頰一下子消了下去,露出燦爛笑容:
「喜歡!」

說完,克莉絲一蹦一跳地朝聚集在不遠處的那群女人走去。

克莉絲對那些女人的厭惡從來不隱藏,奈德‧羅夫也不吝於給女兒機會去宣洩不滿。


看著女兒的背影,奈德‧羅夫又露出寵溺的笑容,但一回頭,厄爾面對的又是那個殘酷,而且善於鬥爭的奈德‧羅夫。

危險的感覺讓厄爾全身汗毛直立,停擺已久的腦袋也瞬間開始高速運轉。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