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闇之囚》-53

奈德‧羅夫從來就不是一個簡單的人,厄爾重新體認到這一點。

前一刻和藹可親的長者面貌,一轉眼卻可以立刻成為視線尖銳的政客臉孔。

說不定,早在奈德‧羅夫知道他出現在他女兒身邊時,就已經開始設想要怎麼對付他了。

想到這個可能性,厄爾偏低的體溫似乎又降了好幾度。

龍蛇雜處的貧民區怎麼比得上處處虎豹豺狼的政壇?

面對從無情鬥爭中脫穎而出的奈德‧羅夫,厄爾本有的信心似乎一瞬間全消失了。

他本來就不是一個信心滿滿的人,事實上,他的信心只因為他什麼都沒有,所以他不怕犧牲,不怕失敗,更不怕死亡……

他痛恨一無所有的自己,痛恨這個讓他一無所有的世界,更痛恨那些讓他一無所有的人!

他早晚要面對奈德‧羅夫……現在只是提前罷了……

厄爾在奈德‧羅夫面前挺直脊梁地站著,不願去想,他和那個帶他來到這裡的保鑣一樣舉動,所代表的意思是什麼。

奈德‧羅夫的眼神很冷,不是空無的冷,而是高明狩獵者觀察獵物時,充滿理性的冰冷。

厄爾突然發現,到目前為止,他完全處在弱勢……

不願意接受這種狀況,厄爾悄悄地深吸一口氣,正想著該說什麼來緩解這樣的局勢時,奈德‧羅夫卻恰恰抓到這個時間點說話了:
「我知道你叫厄爾,以前呆在幼兒收容中心,後來逃走。半年前被遊民攻擊,去了半條命,沒想到沒死成,還考進立德,說來也很了不起。」

奈德‧羅夫這番話表面上是誇讚,實際上卻透著濃濃的嘲諷。

剛才還在厄爾腦中盤旋的想法一下子被這番話驚散。

他和克莉絲接觸不到半個小時,而這短短時間內,奈德‧羅夫竟然就查出這些?儘管這些只是另一個厄爾的身世,但奈德‧羅夫可以在短時間內掌握得這麼詳細,怎不讓厄爾心驚膽顫?

一種喉嚨被緊扼住的恐懼感淹沒了厄爾。

難道……奈德‧羅夫早就注意他了嗎?

如果是這樣,奈德‧羅夫還掌握多少事情?

他和宴泠、莫多的聚會?還是他住處裡的秘密?甚至……在他取代真厄爾時的漏洞…?

無措的厄爾似乎讓奈德‧羅夫相當滿意,眼中厲光稍弱。

「如果你有任何目的,你必須知道,你什麼也得不到。」奈德‧羅夫冷冷地說了這麼一句話後,就像嫌多看厄爾一眼似的,視線移開,轉向了正在大廳另一頭的克莉絲。

克莉絲就站在一群衣著光鮮的女人前面,雖然聽不到說些什麼,但只看她昂頭挺胸的模樣,便知是大發雌威。

厄爾面無表情地看了一會,接著偏過頭去看衣裙翻飛的舞池。

一對對男女在舞池裡繞著轉著,跳著自舊世界流傳下來的社交舞。

厄爾的表情很平靜,就像什麼都沒有想似的。

這是他的保護色……在飽受壓迫的成長過程,他不敢也不能把思緒表露的臉上,尤其是被他人視為危險的思緒,所以,厄爾養成了在越是想著重大事件表情就越是空洞的習慣。

他什麼都得不到嗎?

其實他何嘗得到過什麼?

他甚至連身為人的很多東西都難以保有……

厄爾將尖銳的指甲重重壓進掌心……

有穿刺的感覺……卻感覺不到痛。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