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闇之囚》-54

本來被奈德‧羅夫僅僅壓制的思緒突然間活躍起來,厄爾忍不住在心裡失笑。

他從來沒想過在克莉絲身上得到什麼,不過,現在奈德‧羅夫提醒他了。

既然這個狡猾的政客早已如此預言,自己又怎能讓他失望?

視線飄回克莉絲身上。

凱旋歸來的克莉絲,滿臉笑容,春風滿面。

他能讓克莉絲為他提供多少效用呢?想必要讓奈德‧羅夫大大驚喜一番才是。


隨著克莉絲如彩蝶般飛回,厄爾和奈德‧羅夫的對話宣告中止,而奈德‧羅夫前一刻還尖酸刻薄的表情也瞬間又變回慈愛寵溺。

厄爾相信,克莉絲這個被保護得滴水不露的嬌嬌女,一定不知道自己父親根本是個雙面人,慈愛的表情後面藏著惡毒的算計。

之後,奈德‧羅夫便一直維持著慈愛的臉孔,狀似融洽地與厄爾閒話家常。克莉絲卻相當保護厄爾,每當奈德‧羅夫問到厄爾的家庭背景時,克莉絲總會及時打斷奈德‧羅夫的追問。

後來一個和之前領厄爾來這裡的人一樣,一身黑衣的人,湊在奈德‧羅夫耳邊說了幾句話,奈德‧羅夫臉色微變,匆匆說了句有事,便急急忙忙地離開了。

見奈德‧羅夫離開,克莉絲立刻把那個從頭至尾跟在厄爾身邊的黑衣人趕走。

「對不起,你一定覺得很不自在吧?」克莉絲一臉抱歉。

「沒關係。」厄爾聳肩:「誰讓你是總理的女兒呢?」

此話一出,克莉絲俏臉一垮:「你怪我沒先告訴你嗎?」

克莉絲神情緊張,似乎厄爾的觀感對她很重要似的。

他有什麼地方值得她這麼重視?他們不過初識,在今日之前,一點交集也沒有,甚至直到今天她才知道他的存在,不是嗎?

還是克莉絲也像奈德‧羅夫一樣,擅長將人玩弄於股掌之間?

「沒這回事。」厄爾避重就輕:「別想太多。」

克莉絲不理厄爾的客套話,繼續解釋:
「我不是故意的,只是沒有機會說。」

見克莉絲的焦急不似作假,厄爾真正迷惑了。

「這也是正常的,畢竟我們才剛認識。」厄爾暗示克莉絲,他們只比陌生人好上一點。

此話一出,克莉絲臉卻紅了:
「這……其實我以前就認識你了。」

聞言,厄爾心裡頓時一陣緊張:
「以前?」

不……不會的……雖然容貌沒變,但髮色和氣質已經截然不同,克莉絲認識的不是那個他。

果然下一句話,讓厄爾大大鬆了一口氣。

「學校啊!」克莉絲臉上仍帶著微微紅暈:「我也是立德的學生。」

其實自從知道克莉絲是奈德‧羅夫的女兒後,厄爾就知道克莉絲不只在立德,而且還是二年級的3班。

奈德‧羅夫的掌上明珠在立德並不是秘密,只是隨時待命的保鑣時常將整個二年級納入控管範圍,加上厄爾本來就與二年級沒太多交集,所以自然不認識。

所以,正常的情況他應該……

「喔!」厄爾故作驚訝:「我沒見過你啊!」

「我是二年級。」克莉絲解釋:「你一定不知道,你是風雲人物吧?」

自從厄爾入學以來,克莉絲就知道這個人的存在,儘管厄爾不認識她,但她卻已經見過厄爾好幾次了。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