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闇之囚》-55

「我?」厄爾這回是真的驚訝了。他記得他很注意不要太招搖。

克莉絲重重點頭強調:「一開始是因為你的頭髮。」

說到這裡,克莉絲頓了一頓:「你知道,大家都猜你是那種人。」

喔!他明白!是那群所謂受到特別眷顧的人。

多麼巧合?他這個陰溝裡爬出來,本來見不得天日的人,竟然會被和那些命運寵兒聯想在一塊。

只有他自己知道,他與那些人一點關係都沒有!或許他母親有,但,母親與他,除了一個虛名,毫無相關。

他不會期待他那個從未謀面的爸爸是那種人的一員,畢竟他頂著黑髮黑眼活過了十五年。沒有什麼比這十五年更真實。

「我知道。」厄爾將不屑掩蓋在微垂的目光下,露出一個苦笑:「但是我不是。」

「我知道啊!」克莉絲雙眼閃著好奇的光芒:「但是,你是孤兒,說不定.......」

「你就是因為這樣注意到我的?」厄爾不想讓克莉絲深究身世,立刻引開話題。

突然間,克莉絲臉紅了:「是、是啊!」

其實克莉絲並不是因為這樣才認識厄爾,畢竟她向來不與學校的人深交,打從她還小,她就知道相信他人就是將自己的脖子送上。

克莉絲還清楚記得那天,他前一晚和父親吵架,不想那麼早回家。

一個人呆在教室,連保鑣都被她趕到教室外。克莉絲關起所有的燈,讓黑暗包圍她。

有時候,克莉絲覺得,只有處在黑暗中,她才能找到自己。在光線所及之處,她是一個千金大小姐,名字叫做奈德‧羅夫的女兒。

坐在窗邊,看著窗外被月光染亮的校園,感覺濃濃的孤寂與自厭囚禁她。

她想哭,但她知道,從那個改變她一切的那天開始,她就不會哭了。

突然,一道人影穿入她的視線中。克莉絲不自覺屏住了呼吸。

那是身材修長的男子,克莉絲可以從體格看出來。只是這男子卻擁有銀白色的髮絲,在黑夜中竟亮得就像遺落在地面的月光。

但是,真正讓克莉絲喘不過氣來是那男子漫步在黑暗中的步伐。

她從來沒看過有人能用那種悠閒自得得彷彿誕生自黑暗的步伐走路,克莉絲著迷地看著,直到那人突然停下腳步,若有所思地仰頭看著天空。

這一瞬間,克莉絲看到了那人側臉的輪廓。

莫名的熟悉感就這麼突兀而激烈地撞入她的心。

她看不清楚那人的雙眼,但是直覺告訴她,那人的雙眸必定黑得如凝聚了地獄漆黑。

這一刻,克莉絲知道,她心中再不可能容納第二個人。

那天晚上,克莉絲做了一個夢,一個烙印在她心底深處的傷痕。

隔天,她開始注意起同學口耳相傳的八卦消息,最後,她知道那人叫做厄爾,一年級的學生。

今天的宴會,她只是拗不過父親的要求才來,沒想到竟能遇到厄爾,克莉絲頭一次感謝父親強迫她參加宴會。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