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闇之囚》-56

克莉絲沉浸在自己的回憶中,厄爾不知其中曲折,自然也沒有搭話,他只是利用時間,不著痕跡地觀察大廳裡的眾人。

為了生存,厄爾可以很敏銳地察覺善意和惡意。

這短短時間內,厄爾先後和奈德‧羅夫以及克莉絲狀似親近,已經為他招來許多猜忌和充滿敵意的視線。但在這些視線中,厄爾特別記住了其中一道。

那是一個年輕男子,年紀與自己差不多,從他與克莉絲開始談話起,他就用著「妒恨」的目光看著他。

筆直而毫不修飾。

厄爾悄悄地將那人的模樣記住。等確定沒有漏失其他訊息之後,厄爾這才對克莉絲道:
「晚了,我該走了。」

此話一出,克莉絲神情一黯:
「啊……是嗎……」

厄爾點頭。

今晚已經有夠多意料之外的發展讓他應付了。


如果從克莉絲的身份來看,厄爾不得不承認,克莉絲不僅平易近人,同時也有禮得另人意外,完全推翻了厄爾對權貴人士的印象。

因為,克莉絲一路送了出來。

最後是厄爾發現克莉絲似乎沒有停步的打算,才開口阻止:
「這裡就可以了。」

他今天受的注目已經夠多了。

克莉絲愣愣地停下腳步,直到厄爾轉身走了幾步,才突然想起一事:
「厄爾!」


厄爾停步,轉頭不解地看向克莉絲。

一向大方的克莉絲突然扭扭貼捏捏起來,吞吞吐吐了一會才道:
「如果……我以後去找你……會不會……會不會造成你的困擾?」

克莉絲這個問題問得很小聲,厄爾差點就聽不到。

當然會。

厄爾用一秒鐘在心裡這樣回答,但是下一秒鐘……

「不會。」厄爾給了這個答案。


雖然厄爾早知道趨炎附勢是人之常情,但親身經歷還是讓他有些受寵若驚。

他只是一個無權無勢的見習生,平時眾人連正眼看他都嫌麻煩,但在宴會過後,所有認識不認識的,全對他熱絡起來,噓寒問暖關懷備至。

厄爾勉強撐著一張空白的笑臉應付。

檔案文書組第一次有這麼多人來,幾乎每個人都「剛好」要來送資料和查資料,亞東似乎認識每個人,招呼打得不亦樂乎。

他知道,所有人最後的焦點都會歸向......「與總理女兒的親密程度」上。

厄爾從來沒有這麼受歡迎過,儘管,那些湊上來的人,全身透著的,腐爛屍體般的惡臭,讓厄爾得一直忍住皺眉的衝動。

厄爾知道那只是錯覺,畢竟活人怎麼可能會有那種氣味?但,有時候這種味道鮮明得,讓厄爾忍不住觀察其他人,看他們是否因此而露出厭惡的表情。

但是沒有......,這說明,那味道的確只是自己因為太厭惡而產生的錯覺,畢竟,他沒在宴泠和莫多身上聞到那種味道。




沒有WORD,好難拿捏字數= =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