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闇之囚》-57

「厄爾,這你可不能瞞我了吧?」好不容易等到眾人都離開了,亞東連忙湊近厄爾身邊,神秘兮兮地道。

「你說什麼?」厄爾皺眉,稍稍拉開一點距離。

今天之前,亞東身上沒有那種噁心的味道。

亞東雙眉一豎,不理厄爾的裝傻,乾脆單刀直入:
「我說,你和小公主什麼時候認識的?」

如果以奈德‧羅夫的權勢來看,稱呼克莉絲為小公主似乎是再合理不過了。

厄爾攤攤手:
「只是碰巧,我們交情並不深。」

厄爾說的是實話,但亞東的表情說明他並不相信。

「我說真的。」厄爾強調。

亞東的表情瞪著厄爾,追問:
「如果不深,總理怎麼會見你?」

這種追問讓厄爾厭煩,頭一次懷念起過去那種無人聞問的生活。

「他只是想控制他女兒身邊的每一個人。」厄爾嘲諷地道。

厄爾的態度引起了亞東的注意:
「你不喜歡總理?」

他喜歡過任何人嗎?沒有人給他機會喜歡過。

「我是個孤兒。」厄爾只這麼回答。他相信亞東能明白,這世上只有天生擁有權力與金錢的人有理由喜歡奈德‧羅夫。

亞東的表情透著疑惑:
「這跟孤兒有什麼關係嗎?邦聯裡的所有幼兒院都是總理開的。」

聽到這句話,厄爾差點想大笑。他終於知道,就連像亞東這樣的小職員,都相信奈德‧羅夫是個正確的存在。

活在光明裡的人其實是瞎子,他們看不見黑暗。

「你怎麼不回答?」亞東顯然不打算放過厄爾。

在心裡嘆了一口氣,厄爾勉強找了個理由:
「一個孤兒怎麼有資格和總理有交情?你說是不是。」

此話一出,亞東倒是尷尬起來了:
「啊...是...大概吧。」

儘管打發了亞東,卻無法打發其他人。

如果不是厄爾有自知之明,這天過後,厄爾必定以為自己偉大得不得了。因為所有遇到他的人,完全不吝嗇口水與笑容,不停誇他有多年輕有為,英偉不凡,必定前途無量云云。

他只是個相貌平凡,無家無世的十六歲少年,講更明白點,這個少年還是個活死人。

每當想到這一點,再對照那些人的誇獎,厄爾都有捧腹大笑的衝動。

沒有哪一天,厄爾比今天更深切感受所謂上等人的高尚道德觀。關於這一點,厄爾還真該感謝克莉絲。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