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闇之囚》-60

厄爾讓懷中的女人躺回床上,慢慢將沉陷在女人體內的分身抽出。

激烈運動後,厄爾身上乾爽依舊,只有下體難免濕濡。

自從活過來後,厄爾不會流汗,更不曾激烈喘息過。

雖然後來他莫名其妙知道一種方法,能夠把體內的水分從毛細孔逼出來,讓它看起來像流汗,但那也是必要時才做。

抽過掛在一旁的棉布,厄爾一邊擦拭下體,一邊揚聲問:
「有事嗎?」

匆匆結束的原因就是他感覺到房外有人。

通常他在辦事的時候,其他人都會迴避。

在這裡,他就是力量。而這裡的所有人很早就已經學會不要對抗力量。

曾經他覺得這是卑微,但在今天過後,他不得不重新審視卑微的定義。

那些在他面前搖尾討好的人,恐怕比這些為了生命而屈服的人更加卑微吧!

厄爾想著,忍不住揚起一抹冷笑。

「主人,1號正在接近這裡,大概還差一條街。」傳來的聲音是安生。

1號是宴泠。他曾經把一些人的照片編了號碼後拿給他們看過。

厄爾迅速穿好衣服,離開房間。

離開地下室,厄爾本想走向大廳的腳步一緩,接著折向房間,換了一身輕鬆的居家服。

一來,方才那套衣服也許沾染了一點情慾的味道,二來,他回來這麼久了,常理推斷也該換下上班時的衣服了。

厄爾隨時謹記著不要全盤信任一個人,因為事實證明,信任是防禦的缺口,隨時會將你推向死亡的深淵。

他才剛回到大廳,便聽到拍打大門的聲音。

厄爾上前打開,並適時地補上一臉驚訝:
「宴泠?」

「我可以進去嗎?」宴泠似乎有一點緊張。

怕被別人發現嗎?

厄爾讓開身體讓宴泠進來。

其實宴泠可以不用擔心這麼多,因為若是有人跟蹤,他會知道。他的人控制了這附近的街道。

當然,他不會傻得在這時暴露他的實力。

宴泠一進來,劈頭就埋怨:「你怎麼不開燈,我差點以為這趟白走了。」

當然是因為不需要。

厄爾笑了笑,回道:「我沒有多餘的錢繳電費。」

事實上,有沒有錢無所謂,他這裡的電力都是偷接附近商家的。只是,他太習慣夜晚就該全然漆黑,所以大部分時候,他都不開燈。

反正有沒有燈光,對現在的他並構不成困擾。

宴泠很快就接受了這個理由,還沒頭沒腦地接了句:「這也好。」

對於偷偷摸摸來找他的宴泠,沒有燈光自然最好,不用擔心暴露行蹤。

「你怎麼跑來了?」厄爾岔開話題:「不怕被發現?」

當初進市政府時,他們就協議好保持距離,就連例行的聚會都取消了,在這種情形下,到對方家裡的確太惹眼。

「這件事不適合大庭廣眾下問你。」宴泠走到窗邊,似乎想坐上搖椅,但頓了一頓,又轉向離窗子比較遠的椅子上落座。

「什麼事情?」厄爾問,心裡有底。

「公主的事情。」宴泠想來已經從擔心被發現的情緒中冷卻下來,開始恢復以往簡明扼要的說話風格。

厄爾冷笑:「啊!是這件事啊!」

早知道宴泠絕對會問,但沒想到他會這麼等不及地跑到這裡來,看來是真的緊張了。

於是厄爾將宴會那天發生的事情簡單說明,宴泠的臉隱在黑暗裡靜靜地聽。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