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闇之囚》-61

「聽起來公主對你很有好感呢!」這是宴泠聽完厄爾說明後冒出的第一句話,口氣中有濃濃的戲謔。

厄爾雙眼冷光一閃,瞇眼笑了:
「只怕是一時好奇吧。」

「喔?」宴泠直覺看向厄爾的方向,似乎想看看他的表情。當然,在一片漆黑中,厄爾可以從宴泠努力睜大的雙眼知道,這項嘗試顯然徒勞無功。

「小公主大概是第一次看到我這種人吧。」厄爾輕描淡寫地道。

厄爾說的是他的髮色。

從來活過來以後,這一頭頭髮讓厄爾享盡了過去從來沒有過的優惠待遇。

以往到了哪裡都是被當成垃圾般驅趕,自從頭髮成了這副模樣之後,他就是在高級商品店逗留一整天也沒人敢趕他。對於這種落差,厄爾沒有慶幸,只覺得可笑。

僅僅是頭髮的顏色不同,就足以讓一個人的社會地會翻轉?

這世界的確很可笑。

有時候厄爾會忍不住想,如果他的母親沒有死,看到他這頭頭髮,會不會因此改觀,不再痛恨他。

畢竟這個髮色可能代表著,當初強暴她的人,有著不凡的身分地位。

厄爾猜想著,或許他母親會開始帶著他尋找親生父親。

畢竟只要找到了,他們就可以永遠脫離那條又髒亂又狹小的街道。

當然,這一切都不可能發生了。因為他的母親在來得及得到這個機會前就死了。

多遺憾不是?

想到這裡,厄爾又想笑了。

「他不知道你是孤兒嗎?」宴泠口氣有點古怪,像是怪他沒有坦承似的。

敢情宴泠以為他刻意瞞騙克莉絲,好獲得垂青?!

「知道。」雖然明知道宴泠看不到,但厄爾還是低頭遮住自己忍不住勾起的冷笑。

可憐的宴泠在忌妒呢!忌妒自己沒有這般好運,交上嬌滴滴的小公主哩!

「啊……」宴泠一下子愣了:「那怎麼會……?」

「我也不知道。」厄爾裝出無奈的聲音:「或許是好奇吧。」

宴泠沉默了,看來他也想不出其他的解釋。

好半晌,宴泠才又發話:
「接下來你準備怎麼辦?」

「不知道。」厄爾淡淡地道:「等小公主失去興趣吧。」

他相信宴泠一定已經聽說他被破格升官的事,才會認定克莉絲喜歡上他。但他可沒有自做多情的閒功夫。

他和克莉絲之間沒有公平,而他很早就學會不要對那種「高貴」的人,抱持任何期望。

厄爾的回答讓宴泠很意外:
「你好像並不高興。」

厄爾輕輕聳肩,沒有回答。

「你不喜歡小公主?」宴泠好奇了。

厄爾差點笑出聲音,但他很快壓抑住,反問:
「對他們來說,我們喜不喜歡很重要嗎?」

雖然情況並不相同,但身為私生子的宴泠肯定也是被忽視的。

厄爾這番話成功挑動了扎在宴泠心口的那隻針,只聽得宴泠語氣一變,突然忿忿不平起來:
「不重要!一點都不重要。」

接下來宴泠的態度一百八十度大轉變,開始跟厄爾討論起如何利用克莉絲,還有他目前意外得到的權力和地位。

厄爾專注地與宴泠討論,心裡卻是鬆了一口氣。他知道他安全了,起碼短時間不用擔心宴泠扯他後腿。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