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闇之囚》-62

厄爾對宴泠表示,他認為克莉絲對他只是一時的興趣,事實上他心裡也是這樣認為,不過很顯然,厄爾有一點估計錯誤。

小公主克莉絲對他的興趣似乎還有點份量……因為隔天近午時,克莉絲竟然親自找到市政府來了。

還在上班時間,但他們那位勢利的主任一見克莉絲來了,立刻讓他放大假,讓他好好「招待」克莉絲。

既然說是「好好」地招待,所以他們現在就坐在市政府旁邊的咖啡廳裡就一點也不令人意外了。

舊世界裡,咖啡並不算什麼奢侈品,但在新世界,當大部分土地都不能種植時,咖啡顯得非常稀有。

現在新世界的農作物,大部分都是人工溫室栽培,沒有產期問題,只有成本問題。產期短,好栽種的作物自然是首選。咖啡對溫度和溼度要求度高,產期又偏長,成本之高,讓普通人要喝上一杯咖啡,就要花上幾個月的薪資。

厄爾對咖啡這種東西,聞過、遠遠看過,就是沒有喝過。

咖啡一旁擺著一個更小的磁碗,裝著一顆顆半透明的白顆粒,鍍金的小湯匙擺在裡頭。

他知道那是糖。據說咖啡是苦的,得加糖才能喝下去,只是厄爾不知道一杯咖啡該放多少糖。

另一邊是小磁瓶,裡頭裝的東西,厄爾就不清楚了。

看著精緻的白色磁杯裡漂浮的黝黑液體,厄爾愣著,沒有動作。

「你……生氣了嗎……?」克莉絲的聲音怯怯的。

「呃?」沒反應過來,厄爾抬起頭的時候看到的就是克莉絲小心翼翼的神情。

他有什麼地方值得一朵溫室裡的小花這麼重視?

克莉絲舔舔嘴唇,顯得有些緊張:
「我是說……我來找你……你、你不喜歡嗎?」

厄爾一愣,搖搖頭:
「沒這回事。」說著拿起小湯匙往咖啡裡攪動:「我只是不知道該拿這杯咖啡怎麼辦。」

克莉絲聽完也是一愣,隨即想起厄爾的身世,眼神瞬間柔軟了起來。

同情嗎?

厄爾眸光一冷,及時垂下頭掩蓋。

他不需要任何人的同情。

「那……」克莉絲轉頭看看四周,本想解釋,又怕被別人聽到,反而讓厄爾難堪,只好壓低聲音:「你看我做吧。」

說完,克莉絲開始添加糖和奶精。

厄爾靜靜地看著,一邊跟著動作,等克莉絲完成動作時,他也幾乎同時完成。

拿起杯子,輕輕喝了一口,然後皺眉。

的確是苦的……還有一點奇怪的口感。

厄爾不明白有錢人為什麼偏好苦澀的咖啡,明明他們同時也喜歡甜得膩人的甜點。

「太苦嗎?」克莉絲緊張地補充:「如果苦,還可以加點糖。」

厄爾搖搖頭。他的過去讓他對吃的東西,從來沒有太多意見。

「我只是奇怪,為什麼有人喜歡這種東西。」厄爾保守地道。

克莉絲鬆了一口氣,微微一笑,接著露出回憶的表情:
「我母親說,咖啡就像人生,苦中還有甘甜。所以人們喜歡喝咖啡,讓自己感受人生。」

厄爾一愣,隨即嘲諷地勾起嘴角:
「既然咖啡就是人生,為什麼加糖?還不就是逃避那苦味嗎?說起來還是自欺欺人。」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