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纏》-5

林永暉好夢正酣,卻被一陣強烈的搖晃打擾。抱怨地哼了一聲,林永暉翻過身,找了個舒服的姿勢繼續睡去。突然潑拉一聲,林永暉只覺滿頭滿臉都是水,神智倏地清醒過來。

「先生!你醒醒。我們這班車已經到終點站了。」一道帶著台灣國語的中年男子聲音穿入林永暉的耳膜。

林子暉睜開雙眼,只覺得腦袋嗡嗡作響,活像炸了鍋似的。吃力地坐起身,這才看見面前蹲著一個穿著西裝制服的中年男子,手裡拿著一瓶只剩半罐的礦泉水,正不耐煩地看著他。再抬頭看看四周。明亮的車廂,綠色的地板、兩列相對的座椅,還有車廂頂垂下來的兩排拉環,毫無疑問的,這是電車!

林永暉努力回想自己為什麼來到這裡的原因,只不過蹲在他面前的中年男子顯然沒那種好耐性。只聽他操著台灣國語道:
「先生,下車啦!醉成這樣,連車到站了都不知道!現在的人實在是.......」

林永暉一聽車到站,愣了一下,直覺地問:
「這裡是哪個站?」

「竹南啊!」中年男子回答。

竹南??天啊!他來竹南幹麻?他要去的地方是台中啊!

「先生,你要想事情,下車在慢慢想,我們要清潔車廂了。」中年男子顯然就是車掌了,只見他拿起腰間的那一大串的鑰匙,大有趕人的態勢。

於是林永暉就在車掌的催促下,腳步顛倒地走下車。沒想到,都還沒跨出車門,車掌突然又叫住他:
「先生!你的名片。」說著遞來一片頗為精緻的小紙片。

這好像不是他的....林永暉猶豫地想。不過,車掌沒等他回答,就將紙片塞進他手裡,七手八腳地將他推出車廂。


片刻之後,林永暉坐在月台椅子上,呆呆看著黑沉沉的軌道。

他想起來了......他本來...本來在烏日這個小地方監工,今天是完工的日子,他也終於可以卸下工作,回家好好休息。不過工人們下工卻扯著他喝酒,他推辭不過,也就答應了。這一喝,喝了大半夜。他只記得他迷迷糊糊上了車....之後的記憶就實在模糊得很了。

林永暉想了一會,終於放棄。站起身,準備隨便找個旅館度一晚,明天回台中。

伸手掏向口袋。兩張紙片...一張是車票,買到台中,而他卻到了竹南,看來是非補票不可了。另一張是剛剛車掌塞給他的名片。

遊伴中心.....?下面一排地址和電話,右下角一個秀氣的小字─蘭。他怎麼會有這種名片嘛!林子暉想著就想將它丟掉,不過轉念一想,橫豎自己的女朋友因為他為工作冷落她而跟他分手,說不定他會需要這種遊伴中心的服務。這個蘭字是遊伴中心其中的一員吧!這名字實在俗得很,不過看在這名片被他撿到的份上,改天他有需要,便叫他吧!

林永暉就這樣留下了這張影響他一輩子的名片。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