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聲》-2

來的是兩個狀漢,背上斜背著大刀,以著隨時可以抽出的角度背著。

兩人臉上也是防備,但在見到斯洛沾滿泥土的手腳,還有長期勞動曬得黝黑的膚色,兩人又同時神色一鬆,立刻堆起了笑臉。

「你們是什麼人....?」斯洛率先開口詢問,語調裡夾著濃濃的鄉音。

「小哥,打擾了,我們兩兄弟連夜趕路,也些困乏,想向你買些吃食,不知道方不方便?」其中一人,對斯洛拱了拱手,很是客氣。

斯洛的視線飛快掃過兩人全身,自然也同時見到了那被另一人掛在肩上的布包。

布包很小,看起來不似放有食糧,但布包獨特的綁法卻也讓斯洛心中明瞭,並暗自戒備。

壯漢見斯洛不回答,視線還在他們背上的長刀上打轉,趕忙解釋道:
「小哥莫怕,我們兄弟倆不是壞人,只是外出奔波,總要有些東西防身吧!」

聞言,斯洛神情一鬆:「這話倒也是真的。」

接著頓了一頓,斯洛露出無奈的神情:「不過,不是我不幫,但這一大清早,熱食沒有,只有些隔夜的硬饃饃,怕你們嫌棄呢!」

「不打緊,有得充飢就可以了。」大漢趕忙道,說著掃了一眼簡陋的房子,意有所指地道:「跑了一夜,我們兄弟倆累到連腿都打不直了。」

斯洛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
「瞧我粗心的!來!來!請進吧!屋裡簡陋,要讓你們委屈一下了。」

兩名壯漢客套地連連說了好幾次「哪裡!」

引著兩名壯漢進屋,對兩人刻意觀察的神情事而不見,兀自轉進廚房裡拿出隔夜的硬饃饃,用油紙包了。

走到前面,兩名壯漢已經攤坐在椅子上,煞有其事地捶腿喘氣,倒似真的累了。

兩名壯漢接過饃饃後,斯洛才道:
「兩位大哥,這裡就住我一個,吃食什麼都簡單,倒是委屈你們了。」

壯漢捏了捏硬饃饃,眉頭微微皺起,但隨即鬆開,笑著道:
「哪裡,出門在外,哪裡還講究山珍海味,小哥願意幫忙,我們兄弟倆便感激不盡了。」

壯漢小小咬了一口,立刻熱絡地攀談起來:
「不過你這兒怎麼只住你一戶人家?這不危險嗎?」

斯洛哈哈笑道:
「這裡窮得連山賊都活不下去,哪有什麼好擔心的?」

壯漢「是極!是極!」搭了幾句,又接著問:
「剛剛聽小哥說,你一人獨居在此?不孤單嗎?」

「是啊!我在這裡砍柴打獵,收穫好了,就下山換點東西上來,從小便習慣了。」斯洛淡淡回答。

壯漢眉一挑,道:
「小哥了得,這裡山路難走,難為小哥還要上山下山的。」

斯洛愣了愣,接著笑了起來:
「你們來的那邊山路難走,可另一頭有條路還算行,反正我也不常下山,山路好不好走也不算難題。」

兩方就這樣有一搭沒一搭地聊,突然,另一個一直沒發話的壯漢說話了:
「你這兒可有茅廁?」

斯洛一怔,忍不住笑了起來:
「這山裡,哪裡不是茅廁,大哥自去外頭解決了吧!」

壯漢似乎也發現自己問的問題實在不像出外人,臉上霎時浮現尷尬的紅暈,但隨即掩了下去,自顧自離開小屋,留下另一名壯漢與斯洛搭話。

兩人這一磨就是近半時辰,斯洛不是傻子,當然知道兩人另有目的,但他也不說破,兀自看了看天色,才轉向兩名壯漢道:
「我得出去砍柴了,兩位大哥請自便吧。」

兩名壯漢又與斯洛客套一陣,才總算讓斯洛背著小捆捆繩離開。

斯洛知道,等他離開,那兩人定會徹頭徹尾搜查小屋。

那兩人不是為他而來。

斯洛早已判斷出這點,所以,他只需扮個真正的山民就可以了。

這樣輕鬆的想法,在斯洛檢查陷坑,卻看到一個昏迷的小男孩時,全數消失了......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