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聲》-4

結果,斯洛還是把那孩子救回來了......畢竟那坑洞只能暫時窩身,呆得久,先不說餓昏的野獸保襲擊,就是霜凍露寒的,也能讓這孩子病死。

看著床上滿面潮紅的小孩,斯洛捧著一盆子水,卻不知該如何是好。

人是救起來了,但看起來挺嬌生慣養的小孩也病了。

這破草屋裡,有吃的就該高興,何況是藥。

只是藥材還不算什麼,按斯洛以前的經驗,山上多的是藥草,要治小小風寒並不算難事,可讓他愁的是,

小孩是小孩,可不是男孩,是女孩......

救起小孩,本想把半濕的衣服換了,哪曉得外頭男裝脫下來,裡頭竟是富家少女習穿的短襯衣...

他可以撇過頭脫衣服,但要退熱,這擦拭身體卻不能亂抹一通,結果,斯洛發現自己竟然就站在簡陋的床前,手足無措。

遲疑許久,斯洛嘆氣。

他這是在做什麼?

兩年之前,他也不是什麼都不懂的雛兒,怎麼兩年後,連給個昏迷不醒的小妞擦身體,他都開始扭捏起來了?

人命還懸在那呢!

一咬牙,斯洛大步上前,不給自己後悔遲疑的機會,一把掀開破舊的被子,擰著濕布就開始擦。

富家人的小孩。

斯洛更加肯定了。不僅因為之前短襯衣,更因為女孩除了四肢的擦傷跌傷外,其餘皮膚光滑細緻得根本不可能屬於尋常勞動人家。

少女身軀瘦小,所以才讓斯洛以為是個小男孩,可現在少女光溜溜在他面前,斯洛的心情只有「煎熬」兩字可以形容。

該有的都有了,不僅如此,衣衫下的身軀,穠纖合度,潮紅的小臉上,除了擦傷,擦掉泥土後,竟是光潔瑩白得奪人心魂。整個就是一個天生美人胚子。

這樣的容貌,藏在哪裡都麻煩,何況,他這裡明擺著沒地方可以藏身?

就連生命,斯洛都只能祈求少女病得短些,否則那些人回頭了,少女就生生是累贅一枚......

更令斯洛憂心的是,這樣容貌的少女竟然會逃到這裡來,怕是有不小的隱情。而這隱情越大,就代表他所冒的風險越大。

看著已經安穩睡著的少女,斯洛揉了揉額頭。

他沒有後悔,只要做了決定,他就不會後悔,他只是擔心,他的好日子恐怕沒了。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