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聲》-8

「媽的!我就知道這小子有問題!」詛咒聲從斯洛背後傳來,出自另一名跟著進來的壯漢。

斯洛無暇回應,身體往後一倒、一翻,蹬身而起,還沒來得及轉身,大刀又跟上,堪堪抵住斯洛的胸口。

「那個女人在哪裡?」後面跟上的壯漢緊接著問。

「什麼女人?」斯洛裝傻,想著能不能唬弄過去。

「還想騙我們?!」拿刀抵住斯洛的壯漢扭曲著臉,手一晃,刀劃破衣裳,細細的血痕延伸在黝黑的胸口上:「那條頭巾是那女人的,你一定見過她!」

斯洛偷空瞄了一眼,心裡暗暗叫苦。

原來床上棉被壓住的一角,露出一截粉藍色的布巾,斯洛恍然想起那似乎就是那少女纏住頭髮的不今,只是第一天就因為他幫她擦藥弄掉了,他沒放在心上,沒想到竟然壓在棉被裡,這要命的關頭才又出現。

心中念頭飛快閃過,斯洛連忙道:
「你說的是那個小哥啊?那天我見他昏倒,帶他回來,他醒來就走了,怎麼?他是女的?」斯洛故做驚訝。

斯洛的回答讓兩名壯漢一愣,斯洛想要的就是這一愣。

抬腿一踢,那把長刀被踢到空中,斯洛趁著壯漢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一旋身繞到壯漢身後,右手臂勒住壯漢的脖子,跟著左手一掐一扭。

「喀」地一聲,清脆響起,壯漢脖子軟軟垂下,怒喝同時響起......

斯洛往前一扑,背後傳來灼熱的疼痛感。他知道,另一名壯漢的刀劃破了他的後背,只不知傷口有多深...

不敢遲疑,司落往前團身一滾,順手撿起方才被踢掉的長刀,朝後一甩!

「啊!」慘叫聲傳來...

斯洛回頭看去,壯漢舉著長刀,胸口卻插著另一把長刀,扭曲的臉上滿是痛苦和驚訝。

知道壯漢再無法對他構成威脅,斯洛這才緩緩站起身。

背後撕裂般的疼痛讓斯洛低喘一聲,黏膩的感覺在背後蔓延。

應該留了不少血吧......

斯洛上前一步,若無其事地握住那把插在壯漢胸口的刀。

「你...你...是誰...」壯漢吞吐著血水,好不容易發出一個完整的問題。

「我是一個樵夫......」握緊刀把,面無表情地往後一抽:「兩年前開始,就是一個樵夫。」

長刀落地,壯漢也轟然倒地......

本以為離開那個世界會忘了殺人的感受,原來...一切還是沒變......

斯洛露出嘲諷般的笑容。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