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聲》-11

斯洛脫掉已經被血水浸濕的上衣,坐在洞外,而那位少女就蹲在斯洛的背後,小心翼翼地清理傷口。

清理好傷口,少女遲疑地問:
「這個傷口是......?」

「刀傷。」斯洛解釋,他相信少女也看得出來:「剛剛遇到了追蹤你的人。」

少女按在背後傷口的手輕輕一震,斯洛身體也跟著一僵。

疼.....

「他們呢?」少女的聲音帶點緊張。

「被我打發走了。」斯洛不想說得太清楚。

背後少女的手離開傷口,好一會又回來了,還帶來了一陣清涼的感覺。

「死了?」少女問。

斯洛點點頭,接著又問:「你抹了什麼?」

「金創藥。」少女解釋:「我用過,很好用的。」

斯洛沒說話。他當然知道好用,他的傷口現在已經沒有灼熱感,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清涼。這代表少女用的金創藥絕對不是凡品。

「對不起......」少女第二次道歉:「是我把你捲進來。」

「你不是正在賠罪嗎?」斯洛倒不覺得如何。發生就發生了,或許也該到他離開這個地方的時候了。

少女又沉默了,但手仍在傷口上塗抹,直到塗遍傷口,少女才收回手。斯洛扭頭,斯洛看到少女手中握著一只像針線包一樣大小的小盒。看來,藥就是從那裡拿出來的。

「你放心,我等一下就走,不會再連累你。」少女一臉堅決。

連累也已經連累了。

斯洛沒打算提醒她這個事實,轉而問道:
「你叫什麼名字?為什麼會惹上那些人?」

少女搖搖頭:
「你最好什麼都不知道比較好。」

聞言,斯洛笑了起來:
「放心,這裡是我的地盤,他們找不到我的。」

少女還是遲疑。

見狀,斯洛故作輕鬆地攤攤手:
「我只想知道害我必須搬家的原因。」

少女直視著斯洛,彷彿正在衡量。

斯洛發現少女的眼睛真的很美,靈燦有神,聰穎水靈。

「我叫月錚。」少女說著,雙眼還是盯著斯洛,似乎想觀察斯洛的反應。

斯洛一愣:
「月?」

「沒錯,我姓月。」月錚用力點頭:「這樣你還想聽嗎?」

月氏是非常少見的姓氏,就像「斯」一樣,但這兩個姓氏卻是塔茲尼亞帝國中,分別代表文與武兩大領域的姓氏。

斯洛表情嚴肅了起來:
「你是月相的家人?」

月津是塔茲尼亞帝國的宰輔,也是所有文官之首,這個半百的男人有著精明清晰的思緒,銳利的目光,更難能可貴的是,一顆公正不阿的心。長期下來,月津累積了相當高的聲望。如果少女真的是月津家人,是否代表了,他離開的兩年中,朝內發生了劇烈的變化?

「月津是我的父親。」月錚先是露出驕傲的神色,但隨即又被擔憂取代。

印象中,月津的確有一個獨生女,只是成年後,他長年在外,一直無緣得見,沒想到如今離開了朝堂,竟在這荒山野嶺上碰頭了。

「既然你是月相的女兒,現在怎麼會......?」斯洛不解。

斯洛一問起,月錚不由顯得憤慨:
「都是玄司青的錯。」

玄司青?!是塔茲尼亞帝國三皇子的玄司青?!玄姓可是帝王姓啊....

「沒錯!就是三皇子玄司青。」月錚口氣中沒有半分尊重,倒似有些鄙視。

玄司青做了什麼事?...那個人有牽涉其中嗎...?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