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聲》-17

不...不會的...斯衛還不會那麼不知輕重。

斯洛趕忙甩掉聯想,偏偏念頭一形成,便在心裡不斷膨脹,讓斯洛越發不安起來。耳邊又隱約傳來月錚的聲音.....

「我想到軍營查查。」月錚此刻的語氣竟世故成熟得不像十幾歲的小女生:「他們一定是有防備了,所以父親之前派的人都查不到結果。」

斯洛視線再度落向月錚:
「就算你成了軍醫,能待的地方離大營可遠了,能怎麼查?」

聽斯洛提到這點,月錚眼神大亮:
「所以我才要你陪我去啊!」

頓了頓,月錚興奮地道:
「你在那兒當過兵,對那裡定熟,到時候就靠你了。」

斯洛瞪眼,張嘴就想拒絕,只是腦中念頭閃過,竟是不自覺點了點頭,待月錚歡呼時,才發現自己竟已應允,只得苦笑......

終究,他還是放不下那些兄弟吧...

橫豎他心裡那個疙瘩總得想法子解決,如今山上不能待了,又不能放著月錚去冒險,那便去吧...

想通之後,斯洛心中豁然開朗,腦海竟不停浮現那些往日熟悉的面孔,心裡不住雀躍,這才知道,自己竟是那麼懷念那個滿是殺聲的地方。

壓抑心中那股迫不及待,斯洛朝向月錚:
「我可以陪你,不過你得幫我換張面皮。」

這下換月錚不解了,好奇地問:
「換臉皮作什?你現在這模樣不就挺好的?」

雖然臉上有疤,可那眉飛揚跋扈的,雙眼溫和中有銳利,鼻樑挺直,嘴唇雖然稍嫌薄了點,可也形狀良好。長相既不醜惡,也不特別突出,有什麼好換的?

當然不好...斯洛扯出一個無奈的笑容。雖然臉上有疤,可要是撞見了舊部署,多看幾眼,要認出他可也不算難。

轉念一想,一個完美的理由便出口:
「當然是要換的,我以前當過兵,要是被認出來,你拍拍屁股走了算,我就難了。」

聞言,月錚連連點頭:
「這倒是。」

於是,半個時辰後,斯洛換了一張臉。

長年勞動的黝黑膚色沒變,只是眉毛垂了點,眼睛小了點,鼻子扁了點,原本刀削似的輪廓,成了一張國字臉。斯洛照著水缸見了,一時還真不習慣。

「改得還真徹底。」斯洛照著水缸,一邊模擬表情一邊道:「這泡水會掉嗎?」

月錚得意地道:
「當然不會了。」

頓了頓又連忙補充:「不過別泡過熱的水,會變形。」

斯洛表情一僵:
「要是變形了怎麼辦?」

月錚格格一笑,搭著那張老臉,詭異到極點:
「當然是來找師傅我,包管給你整回來。」

斯洛翻翻白眼。

要是真有事情,哪能隨時要整就整?看來他是得盡量洗冷水澡了。

想到北疆夜裡那個冷啊......斯洛不自覺抖了一下。


一番折騰,準備好一路所需之後,月錚和斯洛以著另斯洛咬牙的父子身分出發了......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