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聲》-25

此舉剛巧應了斯洛的意,但若是答應得太急又怕引起門羅懷疑,幾番推拒之後,最後還是答應了,只說不知父親會不會責怪。


門羅跟著斯洛身後,越看越覺得萍水相逢的這人背影眼熟得緊,只是一時聯想不出來,只怪自己多心了。

回頭想到軍醫一事。

戰事在即,軍醫自然多多益善,他也曾上奏皇帝,但最後在派系傾扎下,派了一個御醫就算了事。

後來,門羅只好從民間徵招,但軍醫這種吃力不討好的工作,哪有多少人願意?門羅還得小心奸細趁機滲透。於是徵招令發了幾回,正式招收的軍醫卻是半個也無。

如今戰事吃緊,門羅一人身兼副將和大將軍的職責,前線後勤兩頭奔波,更是沒有心力管軍醫一事。

儘管如此,國都那頭沒有關於派遣軍醫的消息,門羅卻是確定的。

那麼這人是誰呢?

若是皇帝派遣,必定會正式行文。也就是說,今次來的,應該是其他人...

是誰?是不是別有用心?

門羅思潮起伏,不知不覺竟已到達旅棧門口。

進門前,門羅掃了旅棧一眼。

是一家尋常價位的旅棧,品質尚可,這讓門羅稍安心了點。要能適應戰時惡劣的生活條件,才能擔當軍醫一職。

想到這裡,門羅暗自失笑。

此人尚來歷不明,怎麼他就把這人當軍醫看了呢?


斯洛不知門羅心裡這些曲折,只想著怎麼做才不會讓月錚太吃驚。

來到月錚房前,看著緊閉的房門,斯洛無法確定月錚究竟清醒沒有。

不敢遲疑太久,跨前一步,起手敲門,揚聲道:
「爹...有位軍爺想見你。」

也不知是不是月錚反應快,斯洛話聲一落,房內就響起老人蒼老的咳嗽聲。

「進...進來吧...」老人的聲音聽起來生似快斷氣,說完又開始狂咳。斯洛聽了就知月錚又演上癮了。

聞聲,門羅反倒皺眉了:
「你父親年紀很大了嗎?」年紀太大,怎麼負荷得了軍醫這項工作?可別軍隊疑防時,軍醫卻死在路上,這隊軍心可是大大不利啊。

門羅開了頭,斯洛就知道門羅心裡在想什麼,連忙搖頭強笑道:
「不大!咳嗽是老毛病,其實身體還硬朗著,不然怎麼一路走到這裡?」

斯洛這話說得有些大聲,便是刻意要讓月錚聽到。果不其然,裡頭咳嗽聲漸漸少了。斯洛這才放心推開門,領門羅進去。

月錚顯然醒來已久,斯洛進門時環目一掃,不見任何因為匆促而呈現的凌亂,月錚扮的老頭子正好端端坐在圓木椅上,煞有其事地整理著整箱的藥材。

見斯洛進門,月錚先是看了斯洛一眼,才又轉頭看向門羅。

斯洛可沒認錯,月錚看他那一眼,閃著嗔怪,想是怪他自作主張吧。

「這位軍爺是...?」月錚青殼一聲,疑惑地看著門羅。

見狀,斯洛先是吃驚,但隨即明白。

本來他以為月錚認識門羅,他領門羅來,月錚自是知道怎麼會自己的計劃鋪路。不過,看月錚的表情,很顯然並不認識門囉。回頭一想,這倒也是,月錚雖然耳濡目染,知道朝野諸多大事,但知道歸知道,年紀輕輕的她怎麼可能親自參與?加上門羅長年在北疆,月錚沒見過也在情理之中。

「老先生好,我是大將軍府的侍衛,聽說先生想應徵當軍醫,所以才跟著小兄弟,想看看有沒有幫得上忙的地方。」門羅卻是客套,只是說了一串,關於自己的名字卻是繞一圈,半點也沒提到。

月錚先是一愣,隨即反應過來,又掃了斯洛一眼,才接著道:
「大將軍府啊...我們父子兩也打算稍後要到大將軍府裡拜見門羅副將呢...」

門羅的雙眉幾不可見地微挑,隨即試探問道:
「老先生可是認識副將嗎?」

這種隨時可能戳破的事情月錚自然不敢撒謊,反到很有技巧地道:
「門羅將軍的名字,帝都裡誰個不知?」

這說法極為合理,門羅很快就放棄在這方面探究,轉而問道:
「聽小兄弟說了,老先生是受人所託到這裡來,不知道此人是誰,老先生說出來,在下說不定可以幫上忙,畢竟副將近來忙碌,若沒有重要事情是不接見外人的。」

門羅言下之意便是,若月錚說了,說不定他可以安排安排,要是不說,那月錚就等著無功而返吧!

月錚畢竟年輕,一下子便被這番隱含威脅的話激怒:
「軍爺這是威脅了?」

見狀,斯洛苦笑......

門羅阿門羅,什麼時候你也會睜眼說瞎話了?你不就好端端站在這兒嗎?哪來的不見外人呢?轉頭見月錚一臉怒容,更是啼笑皆非。

月錚要是知道站在他面前威脅他的正是門羅,不知作何感想?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