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聲》-29

月錚想了一堆惡整門羅的點子暫時是沒機會用到了。因為沒多久,門羅就趕往前線,而他和月錚也隨後被打包上路。

將軍府侍衛通知他們立刻前往戰區之後沒多久,馬車就準備好了。

月錚這個老頭子理所當然地被塞進馬車裡,他則是坐上了高大雄壯,腿力驚人的軍馬,接著一路急趕。

趕路向來不是件舒服的事,更何況這一路向北,人煙稀少,路況奇差。前半輩子都在馬上度過的斯洛尚能應付,但在馬車裡的月錚就不同了,只見他每回離開車廂時,脖子以上塗滿易容藥物看不出什麼,脖子以下卻蒼白得像紙,四肢發抖,就知道這一路,月錚被顛得極慘。

斯洛一路上不只一次想探問情形,但領路的士兵嘴巴卻是牢靠,怎麼也問不出來,斯洛只能從士兵臉上的緊張嚴肅判斷,本來還在掌控內的戰局,恐怕出了不小的變掛,否則,門羅定不會匆忙趕赴,顧不得兩人未明的身分,就往軍區送。

死傷慘重嗎......?想到這裡,斯洛彷彿看到了人屍馬屍鋪滿沙場,鮮血染紅大地,肅殺殘酷的景象。

幸好,塔斯城離戰區本就不遠,只一天兩人就被送進了軍區,丟進了為軍醫設置的營帳裡。

兩人沒有休息的時間,心理的迷惑和身體的疲憊很快就被從戰場上運回的傷者淹沒了。

看著躺滿帳棚的傷者,有些已經昏迷,有些低聲呻吟,斷肢殘臂,面目全非的......鮮血染紅了一盆盆清水,本來潔淨的布巾,染了血,變紅、變黑。月錚在傷者間穿梭忙碌,那一向靈動的雙眼,此刻佈滿嚴肅與悲傷。

自小在帝都成長,一定從來沒看過這樣的景象吧!

就連他,看慣了戰場的生死無常,都無法克制泛出的辛酸和痛楚,何況是月錚呢?

他本來以為,月錚見了這慘況,怕要立刻昏過去的。

對於醫術,斯洛的了解有限,到了醫帳裡只覺得手腳都沒處放,幸好月錚也沒客氣,不停么喝著要他又遞布巾又送清水,最後連其他軍醫也跟著使換他。斯洛連苦笑的時間都沒有,跟著忙到熱火朝天。


終於,傷者不再送來了。

暫時停戰了吧......

斯洛癱坐在軍帳外,只覺得這當醫生比當將軍還累。

他可以策馬廝殺幾個時辰也不嫌累,那是殺人毀滅的事,與這當醫生,在生死間把人命撈回來,實在無法比較。

長吁一口氣,斯洛的視線投向帳外來往的士兵。

戰後的疲憊清楚寫在每個人的臉上,只是長期訓練和嚴格的戒律讓他們仍站挺身體,來回巡邏。

看起來,現在最輕鬆的該是他的。斯洛暗自好笑。

就在這時,一旁腳步微響,斯洛轉頭看去,原來是月錚也出來了。

只見月錚端著一盆子的水,往外潑了之後,又轉身回營帳,從頭到尾也沒看斯洛一眼。

皺皺眉,斯洛站起身跟了上去。

營帳裡照樣躺滿人,些微的呻吟響著,整體來說還算安靜,不若不久前的兵荒馬亂。其他軍醫都在慢條斯理地整理東西,交代看護的士兵注意事項。

月錚一直沒說話,手裡卻不停忙碌著收拾東西。只看了一會,斯洛卻覺得一顆心都被揪了起來...

那哪是收拾東西,那是收拾心情啊....

原來,月錚手裡不停忙著,卻是把東西從一頭放到一頭,再放回來。反反覆覆.....

光看月錚那恍神的雙眸,斯洛知道,月錚根本不清楚自己在做什麼,只是機械性,不停地動,好讓她可以繼續忙碌。

斯洛看不下去了,也不管其他軍醫怎麼想,拉過月錚就往外走。

不過到底斯洛還記得這裡是什麼地方,出營帳前,總算丟了句:
「我父親累了,先去休息。」

話聲落下時,斯洛人也大步跨出了營帳。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