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聲》-31

月錚哭了一會,抽泣聲漸弱,聽起來心情該是平復許多。

斯洛的理智在告訴他可以鬆開手了,但不知道為什麼,他的雙手卻沒動,環住月錚的手臂不停在告訴他,這個不久前拉回幾條人命的人,卻有著纖細盈弱的身軀。

這項體悟,讓斯洛除了佩服外,更添了許多憐惜。

正在情緒起伏之際,斯洛察覺了懷中人微弱的掙扎,猛地回神,連忙鬆開手,退開了一步。

「好多了嗎?」斯洛關心地問。

「好多了。」月錚抬頭掃了斯洛一眼,還沾染水氣的雙眸似嗔似羞,斯洛猛不丁心臟狂跳,只覺眼前的月錚嫵媚極了。

「謝謝你。」月錚又低下頭,開始恢復客套:「剛剛真是失禮了。」

不知怎的,斯洛覺得月錚這態度刺眼得緊,突然有種把月錚弄哭的衝動,好打破這層疏離。

終究,斯洛還是克制了這種非理性的想法。微微一笑道:
「別想太多,這是人之常情。」

月錚聞言搖了搖頭,神情有些嚴肅:
「話不能這麼說,我現在可是在戰場,不早點習慣不行。」

斯洛這時不由有些怨月津將女兒教成這副模樣。

「別太勉強自己了。」斯洛語氣轉軟,見月錚直勾勾看著他的眼神有點迷惑,不覺心弦顫動,眨了眨眼,換了一副調兒郎當的口吻:「至多,我這胸口多借你幾次不就得了?」

此話一出,月錚立刻瞪了斯洛一眼:
「你..你胡說什麼呢!」

說完,月錚轉身就走。只是斯洛眼尖,看到月錚雙耳紅彤彤一片,心情突然說不出的好。


大帳內,門羅坐在椅子上,被兩三個軍醫圍著,一旁放著一只染血的斷箭,和一盆子染紅的水。

門羅上身赤裸,肩頭開了個血洞,軍醫正忙著清理傷口。

這傷口,是他一個不留神,被流箭傷了,但門羅知道沒有傷到筋骨,所以不怎麼在意。

由著軍醫擺弄,門羅眉頭沒多皺一下,卻是全神專注在聽屬下報告,只在聽到傷亡資料時,雙眉才微微一動。

這回戰況之慘烈,算是開戰以來第一遭。

這可以理解,畢竟之前都是試探性的交戰,傷亡自然有限。若不是看出這回來真的,門羅也不會漏夜從塔斯城趕回,甚至顧不上追查那兩父子的身分。

想到那兩人,門羅不由神情凝重。

他只知這回不同以往,顧不上其他,就交代手下帶他們同來,也不知此舉是對是錯。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