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聲》-33

月錚輕咳一聲,掩飾心中的慌亂,伸手將早已準備好的信件掏了出來,遞了出去。

門羅納悶地看了一眼月錚手中的信,心頭一震,突然猛地站起,阻止一旁要上前接信的小兵。

「我來,沒事的都下去吧。」門羅目光盯在信件上,命令的聲音中帶著壓抑。

信件拿出之際,不僅門羅震驚,就連斯洛也差點忍不住要驚叫出聲。

信件封口上蓋著的,分明就是月相慣用的紅色印記。

月錚明明說此行是她自做主張,怎麼會突然冒出月相的信?

就在斯洛滿心不解之際,帳內之人已經退個精光,只剩下月錚、斯洛和門羅靜靜相對。

門羅這才接過信,卻不忙著拆,只問:
「先生與月相是什麼關係?」

話雖問得直白,但門羅神情謹慎中帶著恭敬,看來這段時間以來月相的迴護一直讓門羅感激在心。

月錚做出不耐煩的表情:
「你要看不看,有事看完再問吧。」

這番話不敬至極,但門羅此刻認定此人與月相交情匪淺,聞言竟是毫不動氣,還依言拆信閱讀。

待門羅看完信,再度抬起頭時,便是對著月錚恭敬一禮:
「原來閣下是藥毒聖手,唐先生。在下不知先生身分,多有怠慢,還先生大人大量,多多包涵。」

月錚見狀竟也不客套,還輕輕抬起下巴,很是高傲地從鼻孔哼了一聲:
「哼!要不是欠人一份情,你當我喜歡來這裡受氣?」

此話一出,又將門羅急得連連道歉:
「先生言重了,是門羅有眼不識泰山,這就立刻將首席醫官換掉,決不讓先生委屈。」

言下之意便是要將這官銜套在月錚身上了。

聞言,月錚眼一瞪,立刻粗聲道:
「你這是巴不得讓人知道我在這裡嗎?你這麼怕我這把老骨頭死不了?」

藥毒聖手唐禽盛名遠播,要找他醫疑難雜症的多的是,要是讓人知道現在在軍中,怕不把軍營給踏平了?

不過,斯洛卻知道月錚此刻心裡打的主意。

消息要是傳出,先不說真的唐禽作何反應,怕是月津第一個就要饒不了月錚。

月錚此行乃自作主張,這是錯不了的,只不知月錚究竟如何弄來那封信來取信門羅。難不成...是假造的?

想到這裡,斯洛的目光又落向月錚。

月錚神情自若,眼帶狂態,要是不知底細,還真以為月錚就是唐禽本人。斯洛對月錚的佩服又多了一些。

「這...這...在下不是這個意思......」這麼說也錯,那麼說也錯,門羅滿頭大汗,完全不知如何是好。

作弄了這麼久,月錚總算肯放過門羅了,只見她擺擺手,老大不耐煩地道:
「好了!好了!總之你就給我一頂獨帳,平常少來煩我,讓我安生地還了月相那份情便行。」

門羅如釋重負,立刻恭聲答應:
「是!是!在下立刻安排。」

於是,斯洛和月錚兩人,破天荒獲得了一頂獨帳,羨煞了一眾軍醫。幸好門羅還曉得掩飾,對外只說唐先生年事已高,才做此安排。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