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聲》-34

夜裡,月錚睡床,斯洛睡地上,斯洛才將心中疑惑問出。

原來那封信的確是假造的。

月錚從小沒了母親,月津幾乎隨時帶著她,讀書寫字,親力親為。月錚耳濡目染下,竟能把月津的字跡模仿得有九成像。月津平時總是開玩笑,說要是病了累了,也不用擔心政務開空窗,還有他這個女兒在。

或許就出於這樣的想法,月津刻了一個一模一樣的印記給月錚。

月錚本來只當紀念,卻不想此回竟是用上了。

「你也太大膽了,你寫這封信,要是被他人知道了,還不知道月相怎麼收尾...」斯洛嘆道。

聞言,月錚卻笑了笑:
「我才不擔心呢!就是把真的唐禽送到這哩,也是一件利國利民的事,誰能做文章。」

這倒是...

「而且。」月錚頓了頓:「我猜門羅會把信燒了。」

斯洛心頭一震,隨即想通。

沒錯,在這種時候,月津擋著所有反對聲浪支持門囉,若是門羅當真為月津好,就不會留下任何可以被拿來做文章的證據。

沒想到月錚竟已將事情看得這麼通透。

若當初自己有月錚的聰穎,或許不會落到現在,詐死隱匿,親人朋友不敢相認的地步。

斯洛這頭思潮起伏,月錚那頭躺在床上也靜靜的,不知道在想什麼。

就在斯洛幾乎以為月錚已經睡著時,月錚的聲音又傳來:
「喂......」

「嗯?」斯洛哼了一聲。

斯洛回應了,月錚那頭卻安靜了下來,久到斯洛幾乎要以為方才那聲是錯覺時,月錚才低聲問:
「如果我讓你上戰場,你會不會恨我?」

聲音很小聲,若不是營帳裡只他們兩人,相當安靜,斯洛肯定會漏聽。

「為什麼?」納悶了一下。

「因為...」月錚聲音裡帶著愧疚:「你好不容易離開戰場,我又要你回去。」

聽出點眉頭來了...

「你要我回去戰場?」斯洛驚訝,卻沒有生氣:「為什麼?」

月錚嘆了口氣:
「因為我今天發現,當軍醫太忙了,根本不可能查出什麼。」

只要戰事一開始,軍醫固然忙得不可開交,就是平時,一個軍醫身分,各個禁地什麼的全都去不得,就連大帳也要將軍傳喚才能去,這樣查要查到何時?

月錚的顧慮很有道理,但斯洛卻仍有疑問:
「上不上戰場,我是無所謂,但是,先不說軍隊編制,不能隨意安插,就是進了軍隊,打打殺殺的,又能查什麼?」

「平常的小兵當然是查不出來的,我打算讓你跟在門羅身邊。」月錚話說得篤定,似乎已經通盤想過了

「不行。」斯洛想都沒想就拒絕。

他與門羅畢竟熟識已久,要是時常接觸,難保不會被看穿。

「為什麼?」換月錚不解了:「以我現在的身分,門羅肯定會聽。就說你略懂醫術,跟在將軍身邊也能防範未然。」

「這...總之還是不妥。」斯洛擰著眉。

他明白月錚的掙扎,但他也有自己的顧慮阿.....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