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聲》-35

見斯洛堅持,月錚愣了愣,只當斯洛另有苦衷,沒有堅持,只說要再想想,結果當晚,兩個人都失眠了。

斯洛躺在地板上,翻來覆去。

斯洛和月錚對外既是父子,自然不可能要求兩座帳篷,幸好分到單帳,空間還算寬敞,月錚睡床,斯洛就和衣睡在地上。

以往急行軍時,什麼樣惡劣的地方沒睡過?此刻翻來覆去多半還是因為思緒紛雜。

月錚的想法很可行,如果他跟在門羅身邊,不僅可以第一手得知消息,更重要的是,沒有人比斯洛更熟悉軍隊運作,哪個人、哪個地方有不對勁,定然逃不過斯洛雙眼。如果沒有身分暴露的顧慮,他根本不需考慮就答應了。

但是...要是不這麼做,還有什麼方法可以取代?月錚說要想想,又能想出什麼?

又翻了一個身,斯洛心中嘆息...

還是...答應吧...?

心中稍定,斯洛緩緩沉入睡眠中。

正在半夢半醒之際,一聲與平時士兵巡邏時規律的腳步聲相異的悶響傳入正貼地而睡的斯洛耳中。

長年養成的敏銳神經讓斯洛立刻跳起,撲向帳門。

他們分到的獨帳離中軍帳還有一段距離,但也算軍營中心,若是出了什麼岔子,絕對會大大影響軍心。

小心掀開營帳,斯洛貓著身體沿著營火映出的陰影移動。

正在專注觀察四周時,腳下突然受阻,摸去卻是一個人。

應該是被放倒的士兵吧...

斯洛摸索了一陣,把士兵背上的弓箭取下。

這人是安排在制高點的弓兵,八成因為與敵人遭遇才被放倒,但來人可以掩近動手,可見身手不低。

斯洛背著弓,將箭矢也掛在腰間,這才繼續前進。

一小隊巡邏士兵走過,似乎沒發現任何異樣。

斯洛抬頭看月色。

差不多是交班時間了,被放倒的士兵會在交班時被發現,來人如果要動手,肯定會在交班之前。

斯洛心中一緊,不敢稍有停頓,立刻朝著中軍帳而去。

他不選擇大模大樣接近,一來是不想接受盤查浪費時間,二來也是不想打草驚蛇。

在離中軍帳還有兩個帳棚遠時,斯洛看見了一抹不自然的黑影,正小心翼翼地趴伏在中軍帳側。

是正要侵入?還是已經侵入正在把風?

斯洛四下一看,發現斜前方的營帳也有一人藏在角落,若不是營火搖曳了下,洩漏了行蹤,斯洛定然看不出來。

來的人不少,是為了什麼?

如今只他一人,斷然無法擒住所有人。

斯洛迅速衡量形勢,一咬牙,先旋身藏在營帳後,拿下背上的弓,小心翼翼地抽箭搭上,手臂用力拉成滿月狀,接著轉身閃出營帳,手指鬆開...

「嗖──」一聲風響,趴伏在中軍帳旁的人悶吭一聲,身體一震,不動了。

風聲也驚動了其他入侵者,只見幾道黑影迅速閃出,其中一道黑影從中軍帳閃出,數一數竟有四人之多。

四人沒有會合,反而分頭離開。

「有刺客!」斯洛揚聲喊,腳下不停,追著其中一人而去。

這人從中軍帳出來,要抓也得抓這個!

「有刺客」聲音一出,軍營立刻炸開了鍋,營帳裡士兵衣衫不整,抓著武器就鑽了出來。火把一只只燃起,照亮了整個軍營。逃竄的入侵者很快就被發現,當下傳來追逐喝罵的聲音。

斯洛這頭追著一人,其他士兵發現也跟著圍捕,只是此人行動敏捷,其他士兵捕捉不及,不時還被那人反手射出的暗器打翻了好幾人,就連斯洛也好幾次差點因為檔格暗器而追丟了人。

不能再拖了。

本想活捉,如今看來似乎非得冒險了。眼看著四周追上的士兵越來越少,黑衣人的攻擊十次有九次的攻擊都落在斯洛身上,斯洛咬牙做下決定。

斯洛一邊追,一邊抽箭,朝著高低竄躍的黑影,放手連射三箭。

沒想到那人與斯洛的想法一樣,都想盡快擺脫對方,斯洛放出第一箭的同時,暗器也從黑衣人手上放出。

斯洛不想因此讓黑衣人逃脫,只得勉強稍稍橫移,手上不停,連續兩箭射出。

射出的同時,一股沉悶的力量也擊上左肩。

疼....

斯洛悶哼一聲,腳下卻沒停,追上被箭射穿大腿和肩膀的黑衣人。

黑衣人不願就擒,轉頭又對斯洛彈射好幾枚暗器。

斯洛就地一翻,閃避迎面而來的攻擊。

黑衣人見斯洛腳步耽擱,立刻撐著傷腿,企圖逃離。

只是這一番耽擱,其他士兵早已趕到,將黑衣人團團圍住,箭矛全對準了黑衣人。

等斯洛再度看到黑衣人時,那人已被繩索捆了好幾圈,估計再厲害也發不了暗器了。

直到這時,斯洛才完全放下心。

這一放心,只覺得傷處疼得狠。除了左肩一只深札進肌肉的小刀,手腳處也被劃出好幾道傷痕。

「小兄弟,多虧你了。」一把豪爽的聲音傳來。

來人一頭亂髮,銅鈴大眼,臉若大餅,正是門羅的左右手,也是戰場上一大殺手的羅奔。

前幾日不見羅奔,斯洛還以為另有任務,沒想到會在這種場合看到。

羅奔來到斯洛面前,很是欣賞地上下打量:「你這樣的人才不為國爭光實在太可惜了。」

斯洛聞言勉強露出一笑。

看來,不用他決定了,從軍是跑不掉了......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