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聲》-36

當斯洛被羅奔領到中軍帳時,帳內除了門羅外,還有與羅奔分別同領側翼兩軍的卡恩,還有還一臉凝重的月錚。

斯洛進門,還沒來得及向門羅行禮,月錚便開口了:
「兒子啊!你去哪裡弄來這身傷的?」

說完,月錚人也到了面前。

斯洛對著月錚無奈地笑笑,轉向正想對門羅行禮,卻見門羅擺了擺手:
「別多禮了,看傷要緊。」

斯洛肩膀疼得兇,自然也不客氣,跟著月錚走到一旁的椅子上落座。

月錚小心翼翼地讓斯洛將上衣脫掉,露出舊傷密佈的胸膛,最為刺眼地便是左肩上深扎入肌肉裡的短鏢,鮮血正由傷口汩汩下流,染出一大片紅。

斯洛不知道他進來前門羅眾人在商議什麼,只知道他脫下衣服後,中軍帳內是一片安靜。

「沒想到小兄弟體格這麼好。」門羅的聲音緩緩傳來,沒有威脅,卻夾著刺探:「小兄弟可是武者?」

月錚一邊忙著清理斯洛身上各處大小傷痕,一邊不耐煩地道:
「什麼武者?不就一些拳腳功夫嗎?也值得大驚小怪的?!」

月錚語氣不屑,倒是三言兩語化解了門羅的刺探。

門羅、羅奔和卡恩三人當初在斯洛手下合作無間,默契極好,如今門羅開了一個頭,羅奔立刻猜到尾巴:
「小兄弟是個人才,其中一個奸細就是靠小兄弟抓到的。難得小兄弟一手箭數,大概死在外頭的那個也是小兄弟動的手吧?」

斯洛苦笑不答。他回不回答都無所謂,在場三人他再了解不過,那點小手腳是騙不過他們的,既然如此也不需要多此一舉了。

「我說你半夜不睡覺去湊什麼熱鬧?」月錚一副目中無人的模樣:「你當這軍營裡都是死人?還要你多管閒事?」

斯洛明白月錚想模糊焦點,因此也配合著無奈道:
「我只是出去方便一趟,碰巧......」

門羅哈哈一笑:
「這回幸好有你的碰巧,否則本將軍就是死了也要當個糊塗鬼。」

提到這個,斯洛到是緊張了:
「那些人傷了將軍?」

「傷是沒傷,就是讓他好睡了一下。」回答的是月錚。

迷藥?

為什麼是迷藥?如果可以一刀結果不是更乾脆嗎?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