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聲》-40

隔天,斯洛搬離只待了一晚了帳棚。離開之際,月錚卻不見人影。斯洛也不找,他知道月錚故意避著他。

大概是昨天的事情讓她難為情了吧。

想到這裡,斯洛頓時一陣臉熱。

當時他聽了月錚逞強的回答,竟然忍不住伸手摸上月錚在微弱月光下仍顯得耀眼的雙眸。

微微濕潤的感覺還來不及細細體會,兩個人就愣住了。

月錚固然完全想不道斯洛會這麼做,就連斯洛自己也不明白衝動從合而來。

好一會,月錚偏過頭去,避開了斯洛的手,而斯洛也就順勢收手。

之後,兩人沒再交談。


經過一晚的思索,斯洛大概明白了自己的心思。

那一瞬間,長期浸淫在軍旅中的冷硬心腸變得有些柔軟。

無法否認,他被堅強的月錚偶然顯露的脆弱打動了。

只是他的身分,只是個應該「已經」死亡的人,而月錚,卻是暴露在王國光線下,耀眼的首相之女。

他本已經決定以一個平民的身分過完下半輩子,月錚的出現,是個意外,而救了她,甚至被她打動,更完完全全令他措手不及。

如果他想本著初衷,那麼便該遠離月錚。

割愛,並不是件難事,尤其對年紀輕輕就擔負重責的斯洛而言。但當割捨的是月錚時,他卻猶豫了。

他們之間應該還沒有太深刻的情感。如果是這樣,為什麼割捨不了?

難道.....他真正割捨不了的是...月錚背後代表的王國大業?這片自己從小以為在自己護衛羽翼下的江山?

斯洛被這樣的了悟強烈震撼,所以明知月錚有意躲避,他也不追究。

因為,他也需要時間整理自己。


安排那場詐死時,他以為他是正確的。

遠離戰場之後,他以為他可以回歸平淡。

拋棄摯愛的親人時,他相信他們可以幸福。

可是...

如今北疆戰事再起。
斯衛服不了邊疆戰士,也安不了朝中大臣的心。
斯家的聲名,曾經是王國驕傲的斯家,成了垂暮的夕陽。

各方勢力,牽一髮而動全身,斯家的衰弱,有心人的操弄,加上國王年事漸高,各繼承人爭相培植勢力,加總起來,竟是一團亂。

如果他現在還是大將軍,局勢會不會有所不同?

他相信會的。

手握重兵可以決定很多事情。

第一次,斯洛有些後悔了。但同時,他也知道,他的後悔來自於內心深處的野心和慾望。

他是大將軍的長子,儘管處處禮讓斯衛,但仍是大義當前。若不是母親......

斯洛甩頭,不想繼續回憶。

頭一抬,看到了中軍大帳。

不論如何,他現在是個小兵。一切,待戰事平定以後再說吧。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