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聲》-41

正如斯洛所料,前日大戰坎特普金元氣大傷,短期無法發起大戰,只有小規模的滋擾。但門羅也沒有鬆懈,一方面著手調查刺客一事,二方面則加強沙盤推演。

當日被捉到的刺客還來不及嚴刑逼供,次日便被發現死在獄中,死因是中毒。

門羅聽聞這消息臉色一沉,卻不說有什麼打算。

只是刺客這條線斷了,只得另尋線索。

至於沙盤推演的部份。北疆不穩已經不是三兩天的事情,門羅對北疆一帶地形地物再是熟悉不過,幾次推演說是熟練,不如說是順便教育斯洛。

當然,只有斯洛自己知道,他完全不需要訓練。


「將軍,為什麼您只演練防守呢?」看了幾次沙盤推演,斯洛終於忍不住問。

他不記得門羅是這麼保守的人。當初在他手下,可是人人都是沙場猛將,何時變得如此龜縮?

門羅聽完,表情一愕,但隨即嘆了一口氣:
「我哪裡想要這樣呢?」

斯洛心頭一緊:
「是因為朝中......?」

門羅擺擺手:
「知道就好。」

門羅雖然代理大將軍職務,但畢竟不如斯家在朝中勢力盤根錯節,所以行軍布陣上處處受限,最令門羅氣憤的是,中央配發的糧草時常遲到,累得他這個代理大將軍還得未雨綢繆,省吃儉用,免得糧草晚至,全軍要餓著肚子對敵。

不僅糧草不準時,軍中更是暗樁處處,隨便一個動靜便可以被擴大成天大錯誤。一但鬧起來,門羅就得忙上幾個月書信解釋。

這一件件加起來,門羅只能保守一點,少做少錯了。

門羅雖然沒有說出此中緣由,但熟知帝國官場明爭暗鬥的斯洛哪裡猜不到,這也才知道情況竟以惡化至此,直恨不得立刻表明身分,大肆整頓一番。

他知道,朝中各方勢力可以深入軍中,主要原因還是因為門羅沒有能力阻止。以武官系統來看,門羅的聲望仍然不足以讓其他武官放棄野心,斯家的北疆大軍是塔茲尼亞帝國最大的一支軍隊,任誰都會演紅。月相雖然支持門羅,但月相畢竟只算文官之首,對於軍隊之事也不能過度插手。

斯洛腦中不由浮現幾張面孔......

當初他還在軍中的時候,這些人便沒有掩飾忌妒之意,如今他不在了,情況會惡化到什麼程度,可想而知。

「如果不用擔心那麼多,北疆早就平了。」門羅感嘆地道。

當然。

這幾年坎特普金國力蒸蒸日上,但身為第一大國的塔茲尼亞帝國夾著龐大的人力物力,仍然極佔優勢。何況北疆大軍在斯家長年帶領下,軍紀森嚴,士兵最少能以一抵三,若得到充足支援,斷不可能打了這麼久還沒結果。

這也是那些人的目的。北疆戰事一日不平,他們便有機會插手。

想到這裡,一個想法逐漸在斯洛心中萌芽......

他不會傻得以為,只要他公開身分,一切便能迎刃而解,但,做一些準備動作絕對有利無弊......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