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馬默找尋線索同時,東陸軍團也開進了學院,處理接收事宜。沒有最費事的人員清點,接收事宜很快就完成,但卻礙於沒有進一步的命令,所以東陸軍團也只能繼續駐紮在此地。相較於東陸軍團的清閒,找尋不果的馬默就顯得忙碌多了。
  
  雖然一開始對那些契約大發脾氣,但說也奇怪,後來馬默竟然半點也沒有更改契約的打算,反而迅速簽署完畢,乾脆得近乎潦草。按照契約內容,學院的歸併根本對帝國一點實質性的幫助也沒有,而這樣的契約內容竟然為馬默所接受,這更讓穆恩相信薩摩所說的話,馬默的目的並不是歸併學院成就帝國大業,而是逼反學院削弱帝國力量。
  
  匆匆簽署完畢,馬默絲毫不停留,立刻帶著侍衛離開學院。
  
  馬默的確有令他這麼焦急的理由。首先,他得盡快回族報告,神族已經介入計畫中,其次,另外一個人也容不得他拋下太久……
  
  
  目送馬默離開,薩摩心裡對往後的情勢已有估計。
  
  對已經完全掌握帝國權力的馬默而言,下一步會是做什麼呢?當學院無法成為削弱帝國國力的方法時,接下來該是想盡辦法,引發帝國內鬥吧!
  
  當然,薩摩可以殺了馬默,但,對可以變換容貌的魔族而言,殺掉一個馬默還會有無數多個馬默,這種情況下,人類除了乖乖成為棋子之外,還有什麼辦法呢?除非人類發現他們已經站在陷坑邊緣,否則怕是要到災難來的那一刻才會驚覺吧!只是,要讓人類相信魔族的確真的存在,談何容易?就算是現在,薩摩以精靈人的王儲身分站出來揭露一切,人類還是會認為他危言聳聽吧!究竟,什麼樣的身分才能讓人類深信不疑…?
  
  薩摩的思緒停在這一個環節,不停反覆轉著,突然間,靈光一閃!
  
  那是一個可能性,而且是極高的可能性!里爾公國首席預言師杜斯妥‧安森!有什麼身分比代表神在人間代表的首席預言師更容易令人相信呢?
  
  只要首席預言師說出了這樣的預言,再配合龍人族、龍族、獸人族、精靈族、精靈人族的附和,神族與魔族的存在就成了令人深信不疑的事實,最好再穿鑿附會一些災難,那麼可信度也就更大了…。
  
  薩摩想著,心情不由激動起來,正打算立刻前去新生村接琉璃,一股奇特的氣息卻突然觸動薩摩的感應。
  
  神族的氣息…?!
  
  
  那個魔族人終於離開了!
  
  泖玥看著那個一身華衣的老人乘著馬車離去,回頭又看向不遠處的兩隻長柱。那裡應該就是昨夜光芒的來源吧!
  
  離開神跡密林之後,泖玥朝著印象中薩摩離開的方向一路往西走,直到昨夜那股強光出現,泖玥連忙折向東趕來。途中,竟意外遇上了那個魔族人。那人是高等魔族,儘管不是泖玥的對手,但泖玥仍然很謹慎,待發現這些人的目的地與他相同時,泖玥更是小心翼翼,跟隨其後。
  
  這個人應該是魔族安插在人類世界的暗樁吧!這是泖玥發現所有人類都對那個人很恭敬時,心裡的結論。
  
  這個魔族人來這個地方做什麼?是同樣為了那強光嗎?還是另有目的?
  
  泖玥在原地尋思一會,發現想不出什麼結論,最後還是決定,自己親自進去這個人類世界最有名的學院。究竟是誰可以瞬間集合那麼龐大的初始能,希望答案會在那裡面。
  
  四周還是有不少人類士兵走動,但這一點都沒有妨礙泖玥的行動。順利穿過包圍圈,泖玥來到學院內林蔭夾道的小徑。
  
  神能的氣味!一進到學院,泖玥便感覺到了四週能量中神能的流動。散亂而微量,卻不會錯認。昨夜,果然是有高等神族在這裡施展神族的力量嗎?!但……會是誰?所有高等神族都沒有進入人類世界的跡象,難道會是涅天等人的行動?還是,一切都是他正想尋找的人,神王的傑作嗎?
  
  正想到這裡,低沉的聲音倏地傳來:
  「泖玥,你怎麼到這裡來了?」
  
  聞聲,泖玥心頭一震,但隨即大喜!
  
  「王!」泖玥一邊喊,一邊東張西望,試圖尋找聲音的來源。
  
  沒讓他失望,低沉的聲音很快又傳來了:
  「到右邊的林子來吧!」
  
  聞言,泖玥毫不耽擱,連忙往右掠去,穿入樹林裡。
  
  淡淡的,似乎是那人特意散發出來的力量吸引著他,然後,不遠處,修長的身影就佇立在那裡。優雅淡然,彷彿森林的一部分,卻又似乎抽離於所有事物。泖玥腳步緩了下來,心神不由被身影那身和諧又矛盾的姿態牢牢吸引。
  
  金色雙眸落到泖玥身上:
  「你到這裡做什麼?」
  
  彷彿受到蠱惑似的,泖玥自然地回答:
  「泖玥有重要的事情要請示王…。」
  
  會是什麼事?難不成想叫他回去?薩摩愣了一愣才道:
  「說吧!」
  
  聞言,泖玥將碧琉城的會議,魔族的行動,神族的顧慮,都轉述給薩摩聽。看著臉色越來越沉重的薩摩,泖玥末了才加上一句:
  「屬下認為,王必須盡快回到族裡,提振族人士氣。」
  
  薩摩沒有立刻回答泖玥,儘管魔族的行動薩摩並不陌生,但他還是第一次聽到,魔王已經利用那樣的方法,告訴「所有」魔族人魔王回來的消息。薩摩很想告訴泖玥不用擔心,因為魔王就是他,但,最終薩摩還是吞下這些話。
  
  「我不會回去。」這是薩摩目前非常肯定的。回去神族,好像就要捨棄「薩摩」的身分,選擇神王的身分,薩摩不願意。
  
  「但是,王若不回去,涅天還不知道要怎麼胡搞,屬下擔心五天會公然違背王的諭令,屆時,族裡會陷入分裂的。」泖玥憂心忡忡地道。
  
  神族裡大多都願意遵從神王的諭令,但比起已經傳來回族消息的魔王,遲遲沒有消息的神王不只會使神族人士氣低落,更會令族人人心惶惶。神族和魔族是大敵,在意識到魔族勢力越來越大,擔憂魔族擠壓生活空間的神族,勢必會有越來越多人等不及神王歸來…,這種情況下,兩派人馬恐怕早晚要擦槍走火。
  
  神族分裂…?不行!不能讓神族分裂!起碼不該是魔族需要制衡力量的現在…。
  
  薩摩反覆想著泖玥轉述的會議內容,不得不承認那個叫作涅天的想法的確有必要,只是在薩摩心中,讓神族插手不是擔心神族沒了空間,而是擔心其他各族沒有時間。神魔王最後的諭令是希望神族人完全退出人類世界,但如今魔族勢力早已悄悄滲入人類各國,在魔族的力量下人類是那麼渺小,對於危機又這般遲鈍,若沒有神族插手,恐怕等不及人類察覺,人類的力量已經被魔族消耗完了。他已經決定讓人類站在對抗神魔族的第一線,這種情況下,神族的介入是必要的,儘管,神族也是為了他們己身的利益。
  
  想到這裡,薩摩心中已有決定。
  
  「你回去傳達我的消息,適度介入,不要讓魔族過度擴充勢力。」薩摩吩咐泖玥。
  
  泖玥聞言,一張臉又垮了下來:
  「王!您不回來嗎?族人都盼著您回來啊!涅天是取代不了您的。」
  
  薩摩皺皺眉,有些沒耐煩地道:
  「我已經決定了,你只要照著我的話傳達就好。」
  
  泖玥面有難色,正苦惱之際,突然靈光一閃:
  「王!泖玥不能傳話啊!族人們沒有看到您是不會相信的。」
  
  看到他?!他現在這張臉已經被魔族那些個魔頭知道了,現在連神族也要拿去公開,到時候,他哪還躲得掉這兩族?更慘的是,萬一神族魔族通通來找他,卻發現神王魔王是同一個…,那情景,薩摩一想就頭痛。
  
  薩摩的遲疑讓泖玥以為薩摩已經有點意動,連忙加把勁道:
  「王!您只要讓族人見一面,我族的士氣就可以大大提升,屆時,王再宣布這項消息,族人一定會更加興奮的。」
  
  如果一切只有這麼簡單,薩摩也就不會那麼堅持了。在薩摩心中,這是最後的底線,不論是神族還是魔族,薩摩都不願意回去,不僅是因為他不想離精靈人族和龍人族越來越遠,更因為他害怕回去之後看到原本屬於魔王和神王的責任成為他的…。一但如此,他如何在必須與神魔族決裂時,痛下決心,毫不遲疑?
  
  只要不回去,神族和魔族在他眼中就只會是空白的代號,沒有情感,也就不會有掙扎…。他不去接觸,就是為了讓自己無情。
  
  這一切,泖玥都不會理解的。
  
  他不會回去,但他必得為神族解除禁令,以阻止魔族。微一思忖,薩摩心中已有決定。
  
  舉起右手,神能運轉。白色光芒開始在薩摩掌心凝聚,從霧狀到影子,慢慢的越來越具實質。薩摩雙眼盯視著掌心的光團,將意識點點滴滴傳送過去…。光芒不停盤繞著薩摩的右手,緩緩聚斂,最後,一隻巨大的光鳥出現了。
  
  光鳥龐大的身軀站在薩摩的手臂上,垂墜著的長尾羽,高傲翹立的羽冠,纖細的身軀猶如白鶴,修長的脖子卻如天鵝,傲態中見優雅。
  
  見到光鳥,泖玥知道他無法改變薩摩的決定了。
  
  光使,代表王的信使,當他飛翔在碧琉城的天空時,所有族人都會知道,並且無條件相信,王已經歸來。王不回去,而是選擇這樣的方式傳達他的指示。
  
  薩摩伸手撫摸光鳥的脖子,感覺光鳥撒嬌似地將有著高冠的頭顱偎向他的掌心。雖然只是傳遞完消息就會死亡的光鳥,卻能這般有靈性,薩摩每一次都會不由自主地讚嘆神能的奧妙。
  
  將光鳥站著的手臂平舉,通靈的光鳥感覺出即將出發,冠羽微微斂下,依依不捨似的看著薩摩。
  
  振臂上揮,光鳥張開了巨大的雙翼,化成一道流光,消逝…。
  
  目送光鳥消失,薩摩收回視線。回頭看到仍舊一臉期盼的泖玥,不由嘆道:
  「事情我已經處理好了,你回去吧!」
  
  泖玥遲疑了。他該再勸一次嗎?
  
  不管泖玥臉上的遲疑,薩摩抬頭看看天色,決定不再耽擱。泖玥要不要離開就隨他吧!
  
  白色漩渦在薩摩四周出現,瞬即身影一閃,從蘭普頓魔武學院裡消失了!
  
  泖玥見狀大驚,他還沒決定該怎麼做,神王就走了,而且還是用傳送術,讓他連跟蹤的機會都沒有…!!那現在他該怎麼辦?就這麼回去嗎?
  
  
  神跡湖底的碧琉城一如繼往的安祥寧靜。神族人不喜喧譁,尤尚優雅,碧琉城裡的神族人平日裡除了修練,便是三五好友聚在一起,用輕柔的音量閒聊。碧琉城裡擁有所有風雅之事,歌曲、舞蹈、史詩,人類世界有的,這裡都不缺,只是不同的是,這裡流動的音符就像清風流水般自然輕緩,躍動的舞蹈也是柔軟而優雅。市集裡沒有什麼奢侈品,只有神族人自家製作的物品,擺出來讓人欣賞、評論,願意的,便以等同價值的東西交換回去收藏。沒有任何足以令人墮落的事物存在,神族的城市在許多人類甚至魔族眼中,實在無趣極了。
  
  高傲的神族人認為這才是最高尚的生活。這樣的生活,他們可以過上數千數萬年,毫不厭倦。
  
  這一天,碧琉城裡的神族人幾乎在同一時間,停下了手邊的動作。因為,圍繞著碧琉城的神跡湖水不正常的波動起來,這是不曾有過的…。
  
  當所有人都靜靜地等待接下來的變化時,一股純粹的光之力迅速逼近,轉瞬間,一道白光便在碧琉城的天際出現。
  
  白光輕易切入碧琉城的護罩,讓所有以為白光將被護罩攔下來的人都大吃一驚。
  
  什麼力量可以若無其事地穿過神王親手完成的碧琉城護罩?
  
  眾人不及細想,白光化成一只巨大而美麗的光鳥,一邊盤旋於碧琉城上空,一邊發出響亮而悅耳的長鳴。
  
  「光使!是王的光使!!」
  
  「王回來了!王的光使出現了!」
  
  騷動猶如波浪,層層疊疊擴散開來。最後一次看到光使,讓神族人安於躲在神跡湖底億萬年,這一次光使再現,他們的信仰又將要指示什麼樣的訊息呢?
  
  碧琉城的中央,那座美麗的宮殿裡,涅天本與其餘四天商議,卻在聽聞響亮長鳴時齊齊巨震,顧不得討論,五個人同時奔到庭院。這裡早已聚集了所有宮殿侍衛,所有人都拋下了他們的工作,仰頭看天,卻沒有人受到責罵。
  
  「五天」一出庭院也是仰頭看天,迅速捕捉到天空上盤旋的巨大而美麗的光鳥。
  
  高等神族遠距傳訊會使用光箭,能力高的高等神族也有能力把傳訊的光箭擬形為生物型態,但只有神王有能力將之變成真正具有生命的光使。光使通靈,依據神王需要,壽命也長短不一,有時只能傳達一次訊息,但有時卻可以往返傳訊,記憶接受訊息者的反應,忠實傳達。
  
  所以,當眾人看到天空中那時而振翅,時而斂翼滑翔的光鳥時,第一眼便看出了那是神王用來傳訊的光使。於是,所有人的臉上都浮現興奮的紅光,目不轉睛地看著光鳥。
  
  光鳥盤旋了幾圈,慢慢放緩了速度,輕拍雙翅,就在宮殿的六角高塔頂端停了下來,優雅地審視著底下的人群。
  
  涅天此刻已經從一開始的震驚回神了,見狀,即刻省悟。他知道,光使需要觸發,尤其在光使完全沒有親近任何人的跡象下。於是,他深吸一口氣,首先單膝跪地,揚聲道:
  「神族眾員,恭聆神王諭示。」
  
  宏亮的聲音經過涅天以內勁發出,聲傳全城。宮殿裡包括其餘四天和宮廷侍衛首先跟著跪下,跟著涅天高呼:
  「神族眾員,恭聆神王諭示。」
  
  於是,聲浪一波接著一波,高呼聲音連成一片,連綿不絕,震得整個碧琉城的空氣也跟著激動起來。
  
  高呼聲中,塔上的光鳥張開巨大的雙翅,用力一搧!光鳥化成點點白光散了開來……
  
  光點散開之後又迅速重組,轉眼間,一個修長的身影便出現在高塔上,雖然看不清容貌,但衣袂飄飄,優雅站立於高塔上的姿態,卻讓眾人無法懷疑他的身分。
  
  就在眾人為這樣模糊的身影著迷的時候,富有磁性的聲音緩緩傳了開來,一字一句,都像在每個人的耳邊響起:
  「神族諸員,即日起,責令涅天派員深入人類國家,阻止魔族勢力擴大。除相關人員外,其餘人等,不得擅自行動。」
  
  修長的身影留下這麼一段簡短的命令,迅速化成點點細光,與透過神跡湖水的陽光融合…消失…。
  
  微風撫過平靜了億萬年的神跡湖,一波波水紋漣漪般散了開來,預告著人類世界即將再度掀起的波浪…。

  
先前發了瘋似的更新,結果就是....  
咦?快貼完了耶!
這時候就很痛恨自己不是個多產作家= =+++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