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年賀文】神魔變 番外(上)

他這是招誰惹誰了?

想他堂堂高階龍人,還是龍皇護衛,跺一腳天搖地動,吹口氣風雲變色……啊!扯遠了。

總之,他為什麼要這麼委屈躲在這裡?!一個自己挖出來的土洞!

他只不過是昨天在那小子的麵包裡夾了點細砂,前天在那小子喝的湯裡加了幾條蟲,大前天在那小子穿的衣服上灑了點花粉,大大前天在那小子的鞋底抹了點蠟油,大大大前天……呃……忘記了。

反正不就是雞毛蒜皮的小事情嗎?那小子竟然一點都不給他這個「師父」面子,還勾結外人追殺他?!

想起來那個恨啊!!

耐達依將牙齒咬得格格響。

「唉呀!找到了。」

聲音響起,洞內倏地大亮。

耐達依嚇得跳起來,正想大罵,又猛然想起如今的處境,最後只得咬牙壓低聲音怒道:
「班!你搞什麼?!還給我!」

說著,手也伸向被班塔耶兩手抬高的籐編架子,架子上舖滿了泥土和枯葉。

班塔耶哈哈一笑,不僅不還,還一揚手將騰架丟得遠遠的:
「還給你幹麻?讓你再躲在耗子洞裡?」

聽到自己辛苦挖出來的藏身處被說成耗子洞,耐達依火冒三丈:
「什麼耗子洞?這是掩蔽好嗎?」

「掩蔽?」班塔耶皺皺眉:「難怪一早上沒見你。你躲誰?」

耐達依翻翻白眼,乾脆跳出土坑,沒好氣地道:
「還不是那個忘恩負義的小子!」

「小子?」班塔耶先是一怔,隨即哈哈大笑。

「你說的是尼爾吧?」班塔耶毫不客氣地指著耐達依嘲笑:「誰叫你一天到晚捉弄他呢?他能忍到今天已經很了不起了。」

要是他,第一天就跟耐達依翻臉了。

「我哪是欺負他?!」耐達依喊冤:「我這是在磨練他!」

從平常生活裡磨練警覺心,這項差事可是除了他耐達依,別人都不敢接的苦差呢!

班塔耶斜眼看著耐達依,反將了一軍:
「既然理直氣壯,做什麼要挖洞把自己埋了?」

耐達依聽得跳腳:
「你哪隻眼睛看到我埋了?」

「兩隻眼睛。」班塔耶興災樂禍地挖苦:「要不然那個洞哪裡來的?」

「我是為了躲那個吃裡扒外的傢伙!」耐達依咬牙道。

班塔耶繼續不屑一笑:
「躲尼爾需要這麼辛苦嗎?」

以耐達依的身手,要真在魔獸天堂捉迷藏,估計躲上一兩個月尼爾也是半點辦法也沒有。

「難不成幾天沒動手,你就退步了?」班塔耶故作大驚小怪的模樣。

以往和耐達依鬥嘴,班塔耶一向處於下風,難得有這機會可以扳回一城,班塔耶自然不會客氣。

耐達依哼了一聲:
「尼爾那小子還不值得我這麼做。」

班塔耶一愣,正想追問時,一聲低吼突然傳來。

耐達依聞聲,連讓班塔耶反應的時間都沒有,眨眼已經蹦上了樹。

「都是你!」扔下這句話,耐達依便踏著樹枝,一下子盪得老遠,緊接著又是一陣風刮過,小斑銀白色的毛皮在班塔耶眼前閃過。

原來耐達依口中所說的吃裡扒外指的是小斑。

那倒是,自從小斑跟了薩摩開始,耐達依從來沒少巴結過。平日裡噓寒問暖,偶爾還會去大費周章地去捉活物來送小斑,當然小斑領不領情便是另一回事了。

不過,今天這事不是耐達依和尼爾的糾紛嗎?小斑怎麼會插一腳?

難怪耐達依要挖洞將自己埋了,以小斑的鼻子,不躲在土裡還真難躲過。

班塔耶在原地想了一會,最後一轉身,朝著耐達依離開的方向追去。

好奇嘛!自然要去看看了。


死小鬼、臭小鬼!究竟下了什麼藥,竟然能讓小斑來找他麻煩?!

耐達依一邊跑一邊咒罵尼爾。

從早上睜開眼睛開始,小斑就怒火沖天地追著他,偏偏人跟獸無法溝通,耐達依最後只得認栽,躲開為妙,誰想到小斑會這麼楔而不捨呢?

他知道只要找上薩摩,他就可以擺脫那只牛皮糖,可他不甘心啊!

「師父,想好了嗎?」歡快的聲音從一旁傳來。

耐達依的腳步硬生生煞住,猛然轉向,眨眼便撲向聲音來處,一邊動作,一邊還不忘說了句:
「想好了,但是忘了。」不過是要他道歉嘛!免談!

只見一名粉雕玉琢般的少年站在一株大樹枝枒上,笑嘻嘻地看著跑得滿頭大汗的耐達依。一頭黑色長髮編成長辮,懸在腦後。

耐達依一撲近,少年也不躲,反而呵呵一笑,早便蓄滿勁的雙手順勢推了出去,直往耐達依而來。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