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需要太多心理建設,韓軒一下子就決定找回那個牧牛民族。畢竟有人供著,有吃有喝有睡,他幹麻四處流浪給自己找麻煩?

至於怎麼解釋李霽的去向?

不在韓軒考慮的範圍。

雖說前一天扯著李霽逃跑,但他可不是李霽那個空間白痴,當初他可是有認準方向的,如今只要稍微定位一下,要找回去只是時間問題。

當初一陣狂奔,在腎上腺素的作用下還真跑了很遠,韓軒不緊不慢,悠悠閒閒走著,到穿過樹縫看見大平原時,生理時間已經告訴他,大概過了三個小時。

就在走出森林的前一刻,韓軒突然停下腳步,找了一截樹頭坐了下來,面無表情地看著前方。

他聞到一股很重的味道,他絕對不會認錯的味道……

血腥味。

重得連心不在焉的他都能清晰辨別。

不用出去他都知道,外頭沒有活人了。

那個牧牛民族的人曾經說過,這幾日許多民族都會陸陸續續到這片大平原匯集,以這麼濃的血腥味判斷,死掉的怕有上百個。

是什麼人這麼大手筆?

突然間,韓軒腦海閃過好幾張陌生的臉孔。

有時候韓軒覺得他可能天生該去當刑事組探員,只是不小心卻投胎到流氓家,因為只要他看過或接近過兇殺現場,腦海就會浮現兇手的臉,屢試不爽。

然後,同一瞬間,他覺得兇手就在他附近,所以他停下腳步,等。

他一向相信自己的第六感。

沒讓他等太久,幾分鐘後,四道人影刷刷刷地全落在韓軒面前。

韓軒逐一看過去,四張臉,一個不少,就是剛剛腦海中閃過的那幾張臉。

四人看見他,全是一臉如釋重負的表情。

嗯……納悶……

四個人似乎做了一番思想鬥爭,最後由其中一位上前,小心翼翼地開口:
「您好……」

韓軒看著男人,沒有回答。

這些人讓他忍不住聯想到在他夢中被幹掉的兩個男人。

總覺得像同一類的人。

男人斟酌了字句,才又繼續道:
「家主人想邀請您到帕卡頓島作客。」

作客?

「好。」韓軒答得乾脆,完全沒有考慮。

他正想著衣食父母沒了,既然有人想要取代,那便取代吧。至於,這些人殺了那麼多人,只為了找他作客,這背後的目的,也不在韓軒的考慮範圍內。

他向來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刀子沒動到他頭上,就不關他的事。

別人死多少,一點都不重要。適者生存。


他現在坐在飛龍背上,隨著飛龍上下百動的翅膀輕輕上下晃動。

這種異世界客機速度很快,時速估計有一百公里,飛的高度也挺高,唯一的缺點就是載客量少,座椅品質差,若是有第二個乘客,還得胸背相貼,就像他現在一樣。

據說飛龍非常稀有,不過這似乎不適用於這些人身上,因為她們四人就有四隻飛龍,韓軒生平第一次坐,自然得有個熟手照看著。

「你們是妖魔?」韓軒問。

他突然想起帕卡頓島是妖魔王管理的,這群人可以擁有這麼多飛龍,是人類的可能性太低了。

「是魔人。」背後傳來的聲音聽著有點隱忍。

妖怪看來連魔人都瞧不起。

韓軒沒在這事情上爭論,只又接了一句:
「我以為妖魔有更快的移動方式。」

韓軒腦袋裡已經把妖魔跟俗稱的鬼畫上等號,兩者都該是來無影去無蹤。

沒想到坐在後頭的魔人竟也給了肯定的答案:
「有,但是容易被監視,所以除非必要,我們不用那個方法。」

來無影去無蹤也會被監視?再說了,這天下都是妖魔的,誰監視他們?

「誰監視你們?」韓軒問。難不成是連影都不見的神?

「當然是伊卡爾和古魯斯的那些人,他們忌妒我們的王受人擁戴。」魔人聲音不覺拉高,很是憤慨。

原來妖魔和妖魔也有嫌隙。這也是,人都能搞得世界大戰好幾次,妖魔自然也差不多。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