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來,斯洛才知道,那天的事情,只是一個開頭。

門羅接了聖旨,連過夜也沒有,就被「遣送」回都城。
看著門羅被請上馬,被六名隨赫魯來的禁軍團團包圍著離開,前來送別的人都不免感觸良多,羅奔更是忍不住紅了眼眶。

險失印信。

罪名可大可小。

門羅在北疆這些年,汗馬功勞立下不少,但在斯家風雨飄搖,大夥都想分一杯羹的情形下,這些功勞又能算得上什麼?


那封信到了那人手裡沒有?

斯洛看著人馬遠去楊起的塵埃,擔憂地想。

如果到了,只希望那人顧念過去情誼,幫門羅一把吧!

他自己可以從高高在上的大將軍變成無名小子,但,實在看不得,當初與他出生入死的好兄弟,一個個被構陷入罪。

想到這裡,斯洛內心一陣翻騰。

內奸一定要立刻揪出來,否則還會有第二個...第三個!


門羅離開了,眾人各自散去,軍營裡瀰漫著濃濃的不安。

這幾年的管理,門羅早已建立起相當高的聲譽和信心,如今這一走,怎不會叫人心慌?

赫魯雖是斯家舊屬,對北疆軍務運作相當熟悉,但斯洛一失蹤,他便投入斯衛手下,高升回京,在北疆軍士眼中,聲望還遠遠不及羅奔,這一掌軍務,怎能上令下達?

斯洛很擔心,卻礙於身份,只能等著、看著。

月錚的心情更不用說了,一整天陰鬱著不說話。


赫魯顯然不打算只「代掌」軍務。表面的平靜只維持三天,不安的議論開始在軍中蔓延,連一向平靜的軍醫處也無法倖免。

「赫魯裁撤了夜晚巡營的兵次......」

「管理衣食發放的一整排士兵全都被軍法處置,沒了!」

「所有隊長以上到副將,份例縮減一半。就只有赫魯將軍的沒減!」

「赫魯竟然派羅副將去看守水井......副將怎麼可以做這種事情?」

「赫魯將軍竟然殺了三百多隻軍馬!軍馬吶!」

「赫魯將軍規定,領取刀劍箭矢一律登記,這不是為難大家嗎?」

..............

.............

一個個流言傳到軍醫帳裡,可以想見外頭是怎樣的風聲鶴唳。

北疆一向穩定的制度,這三天被天翻地覆地翻轉折騰,小士兵臉上惶惶不安,將級軍人臉上則滿是隱忍。

只怕再多一點,不用敵人來攻,這個軍隊也打不了仗了。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