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不成那兩個人就是魔族人?

看起來……似乎沒有他想像中的那樣凶殘……魔族不是應該對人類深惡痛絕,看一個殺一個嗎?

尼爾腦海裡浮現了方才那兩個人臉上的笑容……看起來竟顯得快樂而單純?不僅沒有半點狠戾的模樣,那滿足的表情,竟像是滿載而歸的獵人。

尼爾一路跟,越走森林越稀疏,天光透過森林空隙撒下,讓尼爾有些不習慣。小心翼翼地藏在暗處,尼爾又跟了好一段距離,這才看見不遠處座落幾間低矮房舍,還隱約可以看到圓形的茅草屋頂。

這是村莊?尼爾觀察四周,發現這裡林木少得可憐,多半已經到了森林邊緣。村莊四周好一段距離都沒有樹木,只有一座座石堆。尼爾看不出所以然,但直覺讓他不敢逼近,只好繞了遠路,遠遠觀察村莊的情形。

果不其然,壯漢到了村莊,不急著進去,反而站在石堆旁嘰哩咕嚕,說了一陣話,一會之後,才又扛著人繼續往村內走。一邊走一邊還發出類似歡呼的聲音。

石堆應該是崗哨。尼爾慶幸自己沒有貿然跟上,只是這一來,他就無法得知那個人被抓去後的狀況了。

於是,尼爾開始研究起該如何神不知鬼不覺地潛入。

視線落向石堆環繞的村落,隱約可以看到中心密集的木造房屋,只是周圍毫無遮蔽,除非鑽地,否則就是尼爾再厲害也沒輒。除非……用那個人教他的傳送術。只是傳送術的目的地僅限於曾經留下能量記號的地方,這個鬼地方尼爾頭回來,自然是做不到這點了。

想了許久,尼爾還是想不出方法。念頭一轉,尼爾忍不住笑了。

既然去不了,那麼不要管就好了啊!反正那個人他並不喜歡。

想到這裡,尼爾從樹叢裡站起身,但隨即,又慢慢蹲了下去。

就算不管那個人死活,尼爾還是很好奇……這是他來到這裡第一個遇上的村落,不知道這裡都是些什麼樣的人?那個鼻孔朝天的男人又怎麼會被捉到?

方才一路想,尼爾越想越覺得自己該是誤打誤撞到了魔域,不禁對眼前這個很有可能住著魔族的村落,更加好奇了。

連尼爾自己都沒有發覺,此時的他,一掃過去幾個月的萎靡不振,終於擺脫了自怨自艾,真正正視眼前陌生的一切,雖然未來仍舊一片迷茫,新的刺激卻讓他不再陷在怨懟的情緒中。

念頭轉變後,該有的精明似乎也同時跟著回籠。

決定探索這個村落後,尼爾開始小心翼翼地繞著村落週邊,勘查地形地物,尋找可能的入侵點和退出點。

待天色暗下時,尼爾已靜靜蟄伏在選定的地點等待了。

魔族不喜歡像火把一樣光亮的物事,這是尼爾入夜後觀察的結果。

在人族村落,只要入了夜,家家總會點油燈。但這裡,明明已暗得伸手不見五指,村落那頭卻沒有半點火光,但尼爾卻從隱約看見的人影晃動中判斷,村民的作息離休息還有一段時間。

沒有火光,卻能活動自如。這些村民勾起了尼爾的回憶。

黑暗從小就不算尼爾的障礙,他總是可以輕易在無星無月的漆黑夜裡穿林過樹,毫無阻滯。黑暗中視物雖然和白天感覺不同,但卻同樣清晰。現在想來,這也是他不屬於人的證據。

就算天賦異秉加上後天練就,人類也不可能擁有視黑夜如白晝的視力。

不……還有一個人例外。那就是他曾親暱地喚著爹爹的人。

他也不是人類吧……甚至,也不算是他曾經承認的精靈人或龍人。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