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得我寫日記了!
快點喝采吧!!

偷懶的人,日記就得兼有多日份= =

話說,最近好像有腦袋退化的跡象...

上個禮拜回家,想到星期日學校老師的婚宴在高雄...
有點遠..有點懶...
然後我拿出地圖開始尋找...
卻找不到那家飯店。
於是,幾番掙扎後,我決定不去了。
隔天星期一到了學校,看見了結婚的同事...
OS:難道現在結婚沒婚假?好可憐...
我本來以為她會去度蜜月的...
不過既然遇到了,就要為我昨天沒到解釋一下。

在開口之前,我探聽一下其他人出席的狀況,

首先是我隔壁的生物老師:
ㄟ...你昨天有去參加嗎?

那老師一臉疲倦:
有阿...從學校出發,吃得好晚...

我驚訝了一下!從這裡到高雄,很遠的說!
於是我又道:
我沒去,因為我找不到路。

生物老師看了我一眼:
不用找啊!學校有校車載去。

我露出為難的表情:
我在我家啊!要從我家到高雄...

說到這哩,生物老師驚訝的打斷我:
你去高雄做什麼?XXX老師他家就在這裡附近啊!

聽到這句話,我傻了...問:
昨天不是OOO老師的婚宴嗎?

生物老師一臉絕倒的表情:
不是,昨天是XXX老師的女兒結婚,OOO老師是下個禮拜日...

喔!GOD!
那我在掙扎什麼?
幸好我沒去...不然...就丟臉丟大了。


這只是其一...
當天有週考,出題老師是我,
第一節考完試,第三節就有當班的課,我很自然地要去教務處拿成績分給其他任課老師。
沒想到到了教務處才發現...
ㄟˊ...
還沒讀出來喔!
怎麼這麼慢阿!

心裡正大肆埋怨負責讀卡的職員又怠忽職守..
踏出教務處,外頭陽光正大...
然後我赫然想到....
哇哩咧!我沒給正確答案!根本不能讀卡阿阿阿阿啊!

於是,我立刻轉到油印室,對裡頭正在聊天的職員道:
麻煩給我一張大卡(大張答案卡)!

我打算利用時間把正確答案塗好,好送去讀卡。
我可不想被其他老師罵><

為了怕那個職員拿錯,我又加了一句:
就是六十題的那種大卡...

職員的動作停下來:
六十題?

我理所當然地點頭:
是啊!總共六十題的。

這種事還要我重複喔!

職員誇張地大叫:
小姐!大卡是一百題的!六十題是小卡!

天阿~~~
我竟然連這個都會忘記ORZ..........
誰來劈了我?!

以上是記憶體極待擴充的證明。

------------------我是分隔線---------------

接下來的主題,是某個真正該天打雷劈的傢伙...

今天上班前,我很自然地打開車門,開車到學校。
挑了個不錯的地點停好,然後到辦公室去。

第一節下課時,內線電話找我。

「XX,你的車子被畫了一個很不雅的字耶!」那個老師很緊張地告訴我。

啥?我的寶貝愛車?!

當下心臟停止兩秒....

「被畫了?」我有點反應不過來。

「是啊!一個很大的字,不知道是畫的還是貼的,很明顯!」

等等...讓我確認確認...

「在哪個地方?左邊還是右邊?」我今天開車前沒看到什麼異狀啊!

「ㄟ...右後方...」

好!真是好!是個我不太會注意的死角= =.........

「我本來也沒注意到,是發現五樓的學生都在看那個字,所以才發現的。」那個老師繼續說:「你要不要找個沒人的時候,去處理一下?」

我....這下我的車車成了風雲人物了?><...

「怎麼處理?我等一下有課啊!」別懷疑!我是認真的老師!

「你等一下有課嗎?」腦筋動到通風報信的同事身上。

「是沒有啦!」

「那這樣好了!」緊急時候,當然要善用資源:「等一下你幫我下去看看,貼的話,幫我撕掉,如果是畫的...那也只能進廠了...」

原來我還挺冷靜的...只是心裡想著...難道今天是我的破財日?!

「喔!好啊!」同事答應得挺阿莎力的。

下一節下課,我打電話找那個同事

「你幫我看了嗎?」

「ㄟ....我是沒下去啦!」同事緊急補教:「不過其他老師有看到,是貼的。」

好吧!我不計較你沒親自下去的事。

「那有沒有幫我撕掉?」

「ㄟ...好像沒有耶!」

啥米?!嫌我的車車還不夠招搖嗎?

「後!是幫我撕掉是會怎樣?」

沒聽說舉手之勞作環保嗎?!

同事尷尬地笑笑...

算了...靠自己好了...

「好吧!等一下我自己去看看。」

下一節我去看了...空空的...沒有...?

咦?

不過倒是右前方貼一大堆價錢標籤....

結果我還是撕了一大堆標籤....然後根本不知道那個不雅的字到底長啥模樣。


第五節上課前,我遇到教官。

教官老遠跟我招手...我當場膽戰心驚...
(我沒做壞事,可是我怕教官,就跟怕警察一樣><)

「什麼事?」放心!表情百分百很自然。

「X老師,你有看到你的車被貼了很大一個字嗎?」

有看到還會輪到讓你知道嗎?!

「沒有看到,我是聽說的....」

我果然是那種老公偷情最後才知道的女人ORZ.......

「很大一個字」教官還比給我看...怕我不夠難過嗎?

「用小標籤貼成一個『幹』字。」教官鉅細靡遺...

標籤!

想到不久前我撕掉的小標籤...以那個SIZE要貼成那個字,可要不少標籤啊!

哪個人那麼無聊阿阿阿阿

「你有得罪誰嗎?」教官好像聞到犯罪的味道。

開玩笑!沒看我人見人愛花見花開嗎?

「沒有啊!」

「我想也是!你跟學生關係很好啊!」教官沉吟著。

你現在才知道?!哼...(小小得意了一下)

「我想應該是鄰居啦!」我想了想...昨天好像隱約有聽到飆車族呼嘯而過的聲音...

「你是不是哪裡得罪鄰居了?」

「沒啊!」我喊冤:「我跟她們根本沒機會說上幾句話。」

不是我孤僻,是我們學校上課太忙= =....

「喔...」教官顯然也摸不著頭緒:「那以後多注意一下...」

那當然...我從善如流地點頭...我正在想監視攝影機一台多少錢....


後來我反覆想來想去,總絕得我們學校的學生,就算要報復也不會花那麼多心思把標籤黏成那樣...

目標鎖定鄰居= =+++


下課時,遇到了上學期班上的學生,他就住在我宿舍隔壁...不過我從來沒懷疑過他...因為他整個就是天真小天使的模樣XDDDD

他看到我,很興奮地說:
「老師!你的車子被貼字喔!」

「對啊!」我哀怨了一下:「你知道是誰嗎?」探聽一下

「不知道。」小男孩搖搖頭,照樣天真:「我們昨天回家就看到了。」

昨天?!

「你昨天幾點看到的?」我問

「我補習回來就晚上十點了!」

哇咧!

你既然看到了,為什麼不會順便幫我撕掉阿阿阿阿阿~~~!~

這世界是怎樣?大家都專門只負責通知的嗎?!

總之...那個殺千刀的無聊人士...我會照三餐詛咒你的...

我這人好運沒有,要論起詛咒,那還挺靈的A_A.....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