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闇之囚》-2

媽媽一邊哭一邊控訴我的罪惡,再次提醒我,她對我的恨意。

也是那天晚上,我被揪心的疼痛折磨得一夜不能成眠。讓我終於必須正視過去的日子裡,不定時出現的心絞痛。所以第二天,我去做了身體檢查。

這個混亂的年代,疾病脫離常軌,查不出病因的疾病在這個世界,並不稀奇。雖然如此,我還是在聽到自己的病時,嚇了一跳。

「葉先生,因為某種不明的原因,你的心房和心室瓣膜正在不正常成長,若不開刀切除,換成人工瓣膜,不用多久,心房和心室就會被瓣膜阻塞…。」

這是醫生的檢查結論。瓣膜阻塞的後果很清楚,就是我的生命即將劃上休止符。

開刀…?基於媽媽對我的厭惡,我知道,花錢開刀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更何況,我死了不是更好?再也不會有人提醒媽媽的不堪…。所以,我沒有告訴任何人我的病,更婉拒了醫生提供的管道。醫生在失望之下,還是不望提醒我:
「如果你不開刀,依照瓣膜成長的速度,你最多只能活一年…。」

僅剩一年的生命究竟能做什麼?我不知道。事實上,從我出生的那一刻,不!是從我從媽媽肚子裡孕育的那一刻開始,我就已經沒有擁有希望、目標的權利了。一個多餘的孩子,多餘的生命,早就應該消逝,何苦多來世上走上這十五年,帶了滿身的悲傷和絕望?!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