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個禮拜五,我皈依了。
聽起來神的哩。
其實也沒啥= =
就是繼佛寺的住持很奇特的認錯人,然後不小心把要離開佛寺的我叫回來,然後聊了一下天,談了一下皈依之後,我就很嚴肅的在思考這個問題。
我成長在宗教味很濃厚的家庭,但,後來我才了解,我懂得很少,唯一清楚的東西都是道教民俗的內容之類的。
小時候我幫爺爺在廟裡顧廟,重要日子要賣金紙,家裡初一十五初二十六還有大小日子需要做的事情,多多少少知道一些。
但真正談到所謂的修行我真的一知半解。

後來,跟著鴨到了聖慈宮,我是大開眼界的。
但我是嚴重缺乏自信的人,做事又太過小心翼翼,某個程度又很喜歡自找煩惱,於是,在聖慈宮,我好像總是急於有成果,因為,我總會覺得,我好久上去一次,一定跟不上其他人了,所以總是焦急的。
我隱約察覺這樣不好,但是沒有解決的方法。

師父問我要不要皈依時,我很心動,但是猶豫,就是我小心翼翼的個性,讓我擔心皈依後是不是就不能參加道教的活動,這樣一來,豈不是又影響了聖慈宮的事情。
所以我想了一陣,學校事情一忙起來,我也沒空多想,再後來,佛寺辦佛七,人很多,我也不好再去找師父叨擾詢問。
事情就這樣擱下來了。

直到星期二晚上,顧完晚自習已經九點半了,回到家意外接到師父的電話,他問問我最近是不是少到佛寺了,我答他,佛七人多,我不好過去。
聊了一下,我說我決定皈依。
畢竟我真的很心動,而且我的確想過,或許,這就是上天給我的一條折衷的出路。
遙遠的聖慈宮,就像空中樓閣,懸在那裏,我總是不安,怕自己抵達不了。

修行,也沒有定向,也許就是緣吧。

後來,學校那些也在修行的同事遇到我,說我福報夠,竟然可以讓我的師父直接找上我。

我也是後來深入聊天,才知道我師父的弟子的弟子都收弟子了。
我不覺得師父老,沒想到他都六十以上了= =
難怪是當住持呢= =

我才說我要皈依,師傅就說,星期五剛好有一場皈依,問我能不能參加。
於是,我在星期五,也就是二月初三皈依。
其實就是宣讀疏文,然後讓師父帶著我,學怎麼禮佛,怎麼叩拜,怎麼燒香,怎麼持五戒。
莫名的,最難的吃素部分,我早就持行一段時間了。
說來,或許也是時間到了吧。
皈依前,我斷斷續續頭痛了一個禮拜,
皈依後,我頭連續痛了兩天,之後又恢復正常。

上頭的說,讓我平時在禪寺禮佛,重要日子再上去聖慈宮。

這對我來說,的確輕鬆很多,我的心情也平定很多,不會每個月都在擔心能不能成行。
領了一個我不太習慣的法號,師父用了一個燦字,我不太理解,感覺沒有我那個小名清晰明瞭。
或許我還沒到程度。
那天我又跟師父聊很多,我還在學習怎麼進入我不熟悉的修行路,這跟聖慈宮不同。
連共修,我也都還沒機會參加過。
但是,我把我之前那些亂七八糟的過程告訴師父,
我以為他會說我怪力亂神胡思亂想之類的,沒想到她是很認真的告訴我,他說,我的靈力可能強一點,所以才會容易接收到那些訊息。
那一瞬間,我突然有個想法....或許,我把佛教裡頭的修行想得太淺了。

印象中,總覺得要道教才能解決那些怪力亂神的事情,才有具體的「方法」。
但是師父的態度讓我覺得,好像,佛教裡頭對這部分應該也有獨到的角度切入,如果是正道,總之能抵達同一片淨土。
想通之後,我心裡本來還殘留的一絲不安也煙消雲散了。

師父比我想像中有才華,遇到他是偶然,皈依也只是自己心裡的騷動促使,但是,深談之後,師父倒是讓我心悅誠服^^
我想,換成其他人,我就算皈依也流於形式吧。
但是,他讓我真心想開始讀經,念佛號,也開始好奇我們學校不少老師皈依禪寺的師父,他們是怎麼樣的心路歷程,他們的修行或許很有一套?

很多事情總是事後想了才覺得冥冥中自有安排。
從之前,我總覺得我的路跟鴨他們好像有點不太一樣,說不上好壞,總是....一種類似違和感?!
也許,就是歸屬感的程度吧。
皈依後,我好像又更這樣覺得了。
但,就像我剛剛寫的,
只要是正道,都是殊途同歸吧。
佛道界線本來就沒有那麼鮮明吧@@

生活很忙,不過總算沒有生命很空白的感覺了。

-----------------------我是分隔線-------------------------

最近迷上自己動手包水餃XDDDD
初步實驗,還挺好吃的XDD
這個星期五晚上,打算在包一次,雖然很花時間,但是很有成就感XDDD
花個一兩百塊,可以包一兩百個水餃,好像也挺划算的。@@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