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題來不及說開,地面又是一陣發亮。這一下,巴.赫多等人不明所以,都驚得跳了起來。
  
  然後,人群中央又傳出驚呼跟埋怨聲。
  
  「別、別又擠了。」
  
  「啊!外頭的都出去點!」
  
  於是,巴.赫多又被人群擠得往外連退,最後,他站在一隊大漢前方,和那隊臉上都有一個刀疤的大漢們面面相覷。
  
  
  苗玉龍看著擠滿空地的人,一臉鐵青。
  
  這是……怎麼回事?
  
  剛剛光一散,這些人就像憑空出現般,一批接著一批的出現在空地中央,前一批的人,被後一批到的人往外擠,就像空地中央有一扇門,這群人則是一批接著一批,從這扇門內不斷的湧出……
  
  苗玉龍本來以為是敵人,但是,那些人雖然全副武裝,但武器通通沒出鞘,不像準備廝殺的樣子,出現時更是一臉茫然,看到他們時,還顯得非常驚訝。
  
  像現在,一個長相斯文的男子,就站在苗玉龍面前,和他大眼瞪小眼,那模樣一點都不像是要動手。
  
  這些到底是什麼人?
  
  苗玉龍的疑惑還沒問出口,這名男子胸口的徽章,在月光下閃著光芒。
  
  這個徽章苗玉龍並不陌生,因為他曾經看過同伴戴過這種徽章!
  
  了悟閃過心頭,苗玉龍脫口道:「你們是學院的學生?」那是學院的徽章啊!恩人的確說過學院的眾人會來,但沒想到來得這麼快,方法又是這麼匪夷所思,讓他一時間很難接受。
  
  原來學院眾人決定撤走時,為了不讓顯眼的服裝引起注意,所以一律不穿制服,只別了徽章以便辨識,也因此,苗玉龍等人,才會一時認不出這些人的身分。
  
  此話一出,斯文男子一怔,茫然的雙眼倏地清明,謹慎地看著開口問話的苗玉龍:「沒錯!閣下是什麼人?」斯文男子口氣溫和,沒散出半點火氣,但要是仔細看便可以發現,男子右手已經悄悄搭上腰間長劍的劍柄,長劍,隨時可以出鞘。
  
  苗玉龍來不及表示身分,還在推擠的人群中央,又出現了異變。
  
  一聲似狼嘯,又似虎吼的野獸叫聲,從人群中央響起,劃破夜空,壓下人群中所有紛亂的雜音。
  
  吼叫聲拉得很長,苗玉龍還沒辨識出這個聲音屬於什麼魔獸,夜晚寂靜的森林,像是被這聲吼叫驚醒了!
  
  彷彿應和似的,四周的森林內,紛紛傳出獸吼,一聲接著一聲,不停有新的吼叫聲加入,到最後,匯聚而成的吼叫聲響徹雲霄,聲波震得空氣不停的震盪,四周林木枝葉簌簌搖動,身處其中的眾人,一瞬間有種陷入重圍的恐懼感,那高低不同的聲音匯聚起來,具有一種震懾人心的奇特力量,那是無形的精神壓力。
  
  眾人被這彷彿是群獸造反似的恐怖吼叫,給嚇得滿臉蒼白。就算是再見多識廣的人,在這種彷彿是與整個森林為敵的壓力下,也只能顫抖的臣服……
  
  長嘯聲中,所有人都忘了推擠,接著,一道銀光自人群中閃出!銀光閃動,一瞬間已躍上空地旁的木屋屋頂。
  
  月光灑下,映出一個線條優美的影子,叫所有人霎時屏住了呼吸。
  
  那是一頭銀色的巨獸,頭上一只象牙般光采流動的獨角,被月光照耀得彷彿半透明。巨獸優美的體態、健壯的四肢,構成一種高傲的形象。銀白色的毛髮,輕輕的隨風飄動,銀白色的雙眼在黑夜中燦亮耀眼。
  
  但這還不是奪走所有人呼吸的原因。此刻,所有人的視線,都凝注在巨獸背上的身影。
  
  一名一身素白的少女,坐在銀白色的巨獸身上,彷彿月光化成的仙子。巴掌大,如白磁般無暇的鵝蛋臉、精雕細琢的五官、靈動光彩的似水雙眸、彎彎柳眉如月牙、小巧的鼻子,和線條漂亮的粉色雙唇,像是隨時都要發出如歌唱般悅耳的聲音似的。
  
  盤高的頭髮,露出了線條優美的頸項,頸項之下是修長柔美的曲線,裙擺下露出一小截白皙的小腿,懸在半空中,顯得更加輕盈。少女美麗的臉上,帶著驚魂未定的表情,看起來就像是受到驚嚇的精靈似的,楚楚可憐。
  
  這麼美麗的人兒,這麼與大自然契合的氣質,眾人連想像都未曾想像過。
  
  巨獸蔑視地看了底下完全無法反應的眾人一眼,隨即昂首長嘯。似狼、似虎,帶有強烈的感染力,讓眾人很快辨認出,那引起群獸呼應的吼聲,便是眼前這巨獸發出的。
  
  嘯聲一出,又引發森林裡的群獸呼應。眾人又驚又怕,便見坐在巨獸背上的少女,安撫似的拍了拍巨獸的頭,像是低頭說了什麼,接著輕輕躍下。
  
  見少女躍下,眾人的一顆心跟著高高吊起,深怕少女跌倒似的。
  
  少女的纖纖玉足,接觸到木屋微斜的屋頂,身軀連一絲搖晃也沒有,就這樣輕盈的站著。
  
  少女環視了底下烏壓壓的一群人,有些兒惶恐。
  
  「摩哥哥。」少女好聽的聲音傳出,怯怯的,叫人忍不住都想上前呵護。
  
  一片寂靜中,蒼老的聲音傳了出來:「你是米坦娜嗎?」
  
  眾人聞聲看去,就見白鬚、白髮的老者緩步踱出,這不是學院院長樊勞瑞是誰!樊勞瑞之後跟著的,是學院裡的眾位老師。
  
  見到學院的眾位師長,惶惶然不知如何是好的眾人,霎時安心了。雖然是同樣陌生的環境,可是有了學院師長們在場,感覺自又不同。
  
  屋頂上的少女,在見到樊勞瑞等人的面孔時,表情顯得輕鬆許多。一旁的銀色巨獸見狀,頗有靈性的偎到少女身邊,讓少女再度坐上牠的背,然後縱身躍下地面。
  
  落了地,銀色巨獸頭上的獨角也消失了,看起來就像一隻溫馴無害的大豹。
  
  「院長。」少女跳下巨獸的背,走到樊勞瑞身前輕喚。
  
  樊勞瑞似乎完全不受少女的美麗影響,依舊是那一副像是極端疲倦的瞇瞇眼,隨意問道:「米坦娜,你的面紗呢?」
  
  少女搖搖頭,以著苦惱的口氣道:「剛剛被擠掉了。」
  
  少女也就是琉璃,因為晚一步被送來,一來就擠在人群中,雖然身有武藝,卻不願用來推擠其他人,結果就是自己被人群擠來擠去,面紗也不知道掉到哪裡去了。終於在琉璃不知道第幾次踩到小斑的腳之後,小斑硬是將她頂上了背,接著仰天長嘯,壓下了所有騷動。然後,一轉眼,琉璃就發現她們到屋頂上去了。
  
  此話一出,人群裡又傳來一陣微微的騷動,然後不久,就有一名男子,紅著一張臉走了出來:「是不是這條?」
  
  男子將一條白色的面紗,小心翼翼地捧在手上。
  
  琉璃「啊!」的一聲,隨即露出溫柔的微笑,接過面紗,感激地道:「謝謝你。」
  
  說著,琉璃將面紗重新繫了上去,沒發現那名男子因為那個微笑面紅耳赤、雙眼發直。
  
  繫上面紗的琉璃,還有身邊的銀白色巨獸,這樣的組合,立刻讓許多人憶起了一個身分,那位短暫停留在學院的醫療師!
  
  想到這麼美麗的少女,曾經天天停留在醫療處,讓許多人都暗自扼腕,悔恨當時沒有多花一些時間在醫療處裡。
  
  這頭眾人還在悔恨之際,另一頭的苗玉龍也回過神了。樊勞瑞等人他是認識的,正因為認識,所以苗玉龍不敢擔擱,連忙上前:「苗玉龍見過院長。」
  
  一旁的亞里斯是從學院出身,對樊勞瑞更是熟悉,因此也緊張得連忙上前見禮:「亞里斯見過院長。」
  
  樊勞瑞轉過頭,先是禮貌的對苗玉龍點頭回禮,這才對著亞里斯,露出慈靄的微笑:「啊!你是五年前畢業的吧?看起來已經可以獨當一面啦!」
  
  聞言,亞里斯有些受寵若驚。他當初在學院的表現不算頂尖,畢業又有一段時間,實在沒指望有人能記得他,沒想到樊勞瑞這個看起來什麼事也不管的院長,竟然還認得他。
  
  亞里斯惶恐莫名,在這個長者面前,一時間竟有了許久未有的緊張感:「是、是的!亞里斯不才,沒什麼成就,讓院長笑話了。」
  
  「成就哪裡是名利可以衡量的?」樊勞瑞呵呵笑道,語氣裡沒有絲毫輕蔑的味道。
  
  一轉頭,又看著苗玉龍:「你就是摩耶口裡,會來接應我們的人吧?現在在場的,就是你最大了。我這把老骨頭,實在不知道怎麼安頓這些人啊!」
  
  樊勞瑞指著站滿空地的人,狀似苦惱。他看得出來苗玉龍是這群人的首領,要安置學生們,自然得要拜託這個人了。
  
  苗玉龍一聽,也知道他將眾人冷落在空地上太久了,頓時惶恐起來:「啊!是我疏忽了!」
  
  說著,苗玉龍轉頭招呼了一聲:「亞里斯!」
  
  「大哥。」一臉緊張的亞里斯連忙應聲。
  
  「帶院長和眾位老師,到前幾天我們蓋好的房子去,所有人的房子通通空出來,再把預備的帳棚拿出來,今晚我們就在外面紮營。」苗玉龍的命令連下,很快就有了安排。
  
  軍人以命令為尊的習性,讓亞里斯沒有異議,回身正想帶人執行命令時,樊勞瑞卻開口喚住他:「等等。」
  
  亞里斯停下腳步,回身待命。
  
  「帳棚準備起來,不過是給這些學生們用的,你們的房子不需要讓出來。」樊勞瑞狀似商量,口氣卻是再篤定不過。
  
  聞言,倒是苗玉龍猶豫了:「但是……」
  
  這些人算是客人啊!他怎好讓他們住帳棚裡過夜呢?這段時間苗玉龍等人都忙著架屋、蓋房,只是沒料到學院眾人來得這般早,著實讓他有些措手不及的感覺。
  
  樊勞瑞擺手不讓苗玉龍反對,表情很嚴肅:「就當作磨練,房子的事情,你也別插手,讓他們自己動手吧!」樊勞瑞說到這裡,刻意拉高的聲音,讓眾人都能聽到:「既然已經離開學院了,就該學習擔當,所有的一切都要從零開始。」
  
  樊勞瑞是很有遠見的,他知道眼前的情況,跟以前不同了。以往,學院單純擔負著教育的工作,畢業之後的發展,就看學生各自的造化;但如今,沒有了學院這個場所,學生們必須盡快獨立負責,真正的學院才有可能在這片陌生的地方,重新站起。選擇離開學院的時候,他們也有了成為帝國叛徒的心理準備,為此,迅速讓學生有獨力支撐大局的心理建設,是非常重要的。
  
  樊勞瑞的話,說得這麼明白了,苗玉龍也不便繼續反對,只得讓亞里斯根據樊勞瑞的吩咐行事。
  
  於是,學院眾人來到新生村的第一夜,就在帳棚裡克難的度過了。
  
  
  送走所有人之後,薩摩並沒有跟著離開,他覺得他有必要注意接下來的發展,好決定下一步該怎麼做,何況,他也想看看,究竟是誰會來接收學院,會不會是察覺巴.赫多行動的馬默呢?
  
  馬默應該是打算逼反學院,好達成削弱人類力量的目的,但巴.赫多的行動,為馬默的計畫增添了變數,為了確保秘密不被外洩,馬默就是提早前來接收學院,也不算是意外。
  
  於是,薩摩獨自一人,在空蕩蕩的學院裡留了一夜。橫豎在那麼大的神能消耗之後,薩摩也著實累了,正好趁接收學院的人抵達之前,好好休息一番。
  
  這天晚上,那些前來幫忙的人陸續離開,穆恩配合學院的計畫,並沒有多加阻攔。至於畢曼,醒來之後,學院的眾人自然是已經全部不見,說也奇怪,畢曼不僅沒有追上去的打算,反而留了下來。
  
  事實證明,薩摩當夜就撤走眾人是正確的,因為,隔天一早,馬默便來了。沒有人通知薩摩,但是薩摩就是感應到了。
  
  小心翼翼的收斂了所有氣息,薩摩悄悄躲在學院裡,等待著馬默的大駕光臨。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