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闇之囚》-59(慎= =|||)

唯一一盞燈沒有開,徹底沒了光線的地下室陷入極端的漆黑中。

黑暗中,隱約傳來壓抑而嘶啞的喘息。

「主……主人……」脆弱的女聲響起,伴隨而起的是一陣陣令人臉紅心跳的曖昧水聲。

黑暗中,厄爾的眼睛炯炯有神,看著身下女人在他的衝刺中癲狂。

嚴格說來,他已經不能算是人,但,可笑的是,他有情慾,他可以做愛,甚至,可以射精。

當他活過來後第一次感覺情慾時,著實非常驚訝,但他很快便接受了。

在社會底層爬出來的人,怎麼可能不懂什麼叫做情慾呢?

就像他身下的女人才剛滿15歲,但自幼在黑街裡打滾,身軀對歡愛行為卻已經相當熟悉。

這是被那些所謂高等人放逐在三不管地帶,掙扎著求生的可憐人都免不了的命運。

欺壓……或被欺壓……

他的第一次性經驗,就是被一群男人壓著上一個被他們輪姦到奄奄一息的女人,他清楚記得,當他射精的那瞬間,女人是死的。

他不記得他是否有因為這件事而感到痛苦,畢竟,在險惡的環境裡生活,所有罪惡感都會被求生的慾望壓過。

反正從來沒有主持正義的人。

他也不是,他只是想報復。

在這裡的所有人都明白這一點,他們從沒有奢求正義,只是想讓自己更有力量,去和他一起報復。

這女人的價值在於容貌,這就是她出現在他的地下堡壘的原因。

厄爾瞇起眼,繼續將精力發洩在身下的女人身上。

從市政府回來後,他需要發洩,好轉移自己的情緒。

他知道身下的女人叫做可樂,是他在黑街裡遇到最美麗的女人,這也是她在這裡的原因。

某一天,她的美麗可以成為一項利器。


太美麗……在黑街不是罪惡,而是地獄,可樂從懂事開始就是一連串的惡夢。

她沒有機會感覺羞恥,她只能奮力地活下去……

來到這裡之後,她從一群男人的女人,變成了一個男人的女人。

依然附屬於男人,但,大部分時間她都是自己一個人,學著那個人安排給她的東西。

她叫他主人。

這棟不起眼的房子底下是他們的堡壘,仔細隔開的一間間小房間是他們的家。

雖然陰暗,但卻不用擔心被攻擊。

他們沒有人知道主人的來歷,就連跟隨主人最久的安生也不知道。但所有人都知道主人不是平常人。

他們知道主人很少進食,知道主人不畏寒暑……而她更知道主人永遠偏低的體溫。

可樂雙手掛在主人的肩膀,修長的雙腿夾緊,臀部隨著主人的動作旋轉舞動。

壓在她身上的身軀沒有一丁點汗濕,就連此刻兩人交合處如火般灼熱,可樂依然清晰感受到主人身上偏低的體溫。

她從來沒遇過這樣的男人。

精力充沛、體力驚人,但更可怕的是,即使是射精的那瞬間,主人依然冷靜。

反倒是她,每次與主人做愛完,不僅筋疲力盡,有時還會昏迷上一天。

她本來以為是她體力太差,但跟主人做過愛的其他女人幾乎也有同樣的情形。

是的,主人有很多女人。事實上,這地下堡壘的女人只要主人願意,都會張開雙腿。

但主人最常找她做愛,這讓可樂在眾人當中身分顯得很不一樣。

可樂對此很慶幸。

瞇著眼,可樂再度迎來一陣高潮,並感覺主人在她體內搗動的兇器更加灼熱而凶狠。

主人也快了嗎?這次似乎快了一點呢!

可樂雙手緊緊圈住主人,幾乎全身都掛在主人身上。

主人的手抓住了她的臀部,接下來便是狂風暴雨般的激烈動作。

可樂嘶啞地反覆喊著主人,秘處因為過度的刺激不停筋攣,緊緊包覆糾纏。

「啊……」

突然,一聲低沉近乎嘆息的聲音響起,可樂也同時迎來了再一次的高潮,並在其間感受到突然湧入的熱液。

舒適而脫力的感覺籠罩全身。

可樂鬆開雙手躺回床上,迷濛的雙眼看著主人。

這個時候,主人的雙眼總是特別明亮,亮得連瞳孔顏色都彷彿淡了。

緊接著,可樂的意識沉入黑暗。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