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流而上花了兩天時間,薩摩等人才抵達葉都。提早接到消息的蔭‧沙爾派了護殿騎兵,準備一路護送薩摩等人進入神殿。葉都的大神殿是所有神殿的中心,規模之大自是無庸置疑,就連護殿騎兵數量也遠多於丹頓市,光是前來迎接的就有一千五百名,加上神殿裡留守的另兩千名護殿騎兵,以純宗教的機構來講,的確是不少了。
  
  由於護殿騎兵把碼頭圍得滴水不漏,其他裝卸貨物和上下旅客的船隻只能暫時停止作業。儘管如此,卻沒有人埋怨,因為所有人都知道,首席預言師為了對這條里爾公國的生命之河施予祝福,特地由丹頓市乘船到葉都。
  
  港口作業的人們放下了工作,卻沒有散去,隔著重重人牆,企圖及時捕捉到首席預言師的身影。
  
  不知從哪裡開始,騷動在人群中蔓延,因為,聽說,船已經進了泊船航道了。眾人都墊著腳,努力觀望起來。
  
  一艘華麗大船,左右分掛著相府旗幟和神殿的預言旗,遠遠地,慢慢進入眾人視線。
  
  「來了!」不知是誰喊了這一聲,整個碼頭立刻陷入緊張的肅靜中。
  
  船隻劃過水面的聲音越來越大,大船也越來越近,眾人的視線都凝注在船上。大船高大,圍滿碼頭的護殿騎士無法遮到大船船面,眾人都期待能在這時看到首席預言師。
  
  
  碼頭上一片期待,船上囊‧卡則是滿頭大汗。
  
  「安森,聽我的,出去吧!到甲板上站站就好。」囊‧卡苦著臉道。他已經說得口沫橫飛了,怎麼這人就是不聽呢?!
  
  從接近葉都開始,囊‧卡就一直對薩摩重複說著這些話,囊‧卡非常了解里爾公國的人對首席預言師的期待,所以才會不厭其煩地勸薩摩。只是,薩摩早在丹頓市看到那一幕時,就知道葉都這場只會更大,所以更不想現身引發更多騷動,也就是因為這樣的想法,所以薩摩才會任憑囊‧卡如何勸,都無動於衷。
  
  嘆了一口氣,薩摩有些無奈:
  「囊左相,別說了,我不喜歡那些排場。」
  
  聞言,囊‧卡急得猛跳腳,轉頭看窗外景色,眼看已經進了葉都裡的泊船航道,眼前這人卻還是勸不動。
  
  焦急之下,囊‧卡大步跨向窗前,拉高了聲音,指著窗外道:
  「你瞧瞧!外頭那些人都等著看我們帝國的首席預言師啊!你忍心讓他們失望嗎?」
  
  薩摩抬頭,冷冷地看著囊‧卡,冷漠的雙眼已然透出心中的想法。
  
  囊‧卡看出了薩摩眼中的冷漠,忽然對眼前這人湧起了一股陌生感。之前,他認識的杜斯妥‧安森似乎是個古道熱腸的人啊……
  
  囊‧卡不知道,這才是薩摩的本性,精靈人的冷漠,加上受神王與魔王影響的無情…。
  
  看著薩摩與囊‧卡一坐一站地對峙,琉璃有些擔憂。現在,薩摩是首席預言師,囊‧卡卻是左相國,兩人鬧翻了,實在不好啊!
  
  緩步上前,琉璃輕輕扯著薩摩的衣袖:
  「摩哥哥,去吧!你…你現在是首席預言師啊。」
  
  琉璃的聲音一出,薩摩眼中的冷漠忽地消失無蹤。只一眼,薩摩就知道琉璃所擔憂的事情。然後,薩摩一反方才完全無動於衷的表現,突然站了起來道:
  「只需要站在甲板上嗎?」
  
  囊‧卡一聽,大喜過望,連忙道:
  「對…喔…不!先換上神殿的衣服。」
  
  薩摩嘆了一口氣,點點頭,讓囊‧卡喚跟隨而來的丹頓市神殿侍者送衣服進來。
  
  既然要演戲,那就演全套吧……薩摩暗暗嘆息。
  
  於是,不久之後,薩摩就穿上了一身鑲藍邊的素白長袍,長髮以同樣素白的髮帶繫牢,站在甲板上。
  
  碼頭上的眾人一開始看不到首席預言師的人影,都有些失望,但後來,船上有了異動。先是約莫六個身著神殿服飾的人走了出來,然後,一個身著一般袍服的老者出現。感覺出重要人物即將出現,眾人全都引頸期盼。下一刻,一名同樣穿著神殿服飾的男子邁出船艙,寬大的白袍,與其他神殿人員一樣無二,但眾人就是知道,那個人就是傳聞中的首席預言師,不僅因為出現的順序,更因為那人散發出的存在感。同樣的腳步,那人卻走得滿是自信滿是光芒。
  
  距離很遠,眾人看不清楚那人的容貌,但是卻能感覺那人年紀不大。男子頭髮很長,儘管用髮帶纏著,髮絲仍舊不時溜出飄揚。
  
  船緩緩前行,眾人的視線也跟著移動,直到船隻終於停靠在碼頭旁。幾個特別被選出來的碼頭工立刻上前接住船上拋下的纜繩,手腳麻利地迅速拉船靠岸,將纜繩牢牢繫在碼頭繩柱上。
  
  碼頭的人潮開始往船停靠之處湧去,可惜護殿騎兵牢牢圍住了那方。
  
  船上緩緩架下木梯,早已預備好的馬車就等在木梯下三尺處。
  
  直到這時,琉璃才自船艙中走出。囊‧卡知道薩摩出來站在甲板上就已十分為難,更別說要開口與民眾招呼,所以先一步走到船邊,對著碼頭上萬頭鑽動的人群揚聲道:
  「聖師為聖河祈福已經十分疲累了,各位讓讓,讓聖師盡快回到神殿休息吧!」
  
  碼頭上本就十分安靜,囊˙卡這番話很順利便傳了開去。眾人不僅沒有任何怨言,還自動自發地退開一段距離,不想驚擾疲累的首席預言師。由此可知,首席預言師在里爾公國人民心中是多麼神聖和重要的存在。
  
  薩摩靜靜看著這一幕,本來因為不得已才站在甲板上的壞心情不覺煙消雲散,代之而起的是濃濃的感動還有罪惡感。
  
  實在話,薩摩知道他騙了這些人,甚至,若不是為了達到那個目的,他也不會回來當這個首席預言師,更因為如此,所以看了這些人完全無條件地尊敬著根本不該是首席預言師的他,薩摩更覺不該。
  
  察覺出薩摩心情的轉變,已經來到薩摩身邊的琉璃連忙握住了薩摩的手。
  
  真正有資格擔任首席預言師的是琉璃!她才是那坦‧埃森的繼承者…。這是薩摩回頭看到琉璃時,心中的想法。
  
  因為感動,罪惡感,還有因為那坦家,而對公國人民抱持的那份感情,薩摩心中突然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
  
  拉著琉璃的手,薩摩來到了船邊,站在囊‧卡身側。
  
  見首席預言師來到船邊,護殿騎士們立刻動作一致地橫劍於胸,行起軍禮,其餘神殿人員則是單膝下跪,左手撫胸。更別說碼頭上的人們,他們都將左手撫上胸口,彎下了身子。
  
  這一幕薩摩不是第一次看到,只不過人數多了一些罷了。依舊淡然卓立,不需要特別拉高聲音,薩摩的話便清清楚楚地傳遍了碼頭的每一個角落:
  「各位,杜斯妥‧安森此次來此,是為了向各位宣布,真正的首席預言師是我的妻子,琉璃。公國多次災難,都是我的妻子預言到的,我只是協助我的妻子將預言傳遞給王上!要論預言,安森遠遠不及我的妻子。」
  
  此話一出,現場一片靜默,接著群情嘩然!他們的首席預言師竟然說,他的妻子才是首席預言師?!之前那神奇的一切,都是他妻子所為?
  
  別說下頭眾人一片嘩然,就是囊‧卡也驚得面無人色。這演變實在太出人意料之外了。
  
  至於突然被薩摩扯進去的琉璃,則是滿臉惶恐,緊張地揪緊薩摩的衣角。
  
  薩摩伸手攬住琉璃的肩膀,低下頭在琉璃耳邊道:
  「琉璃,這是你父親深愛的國家,沒有人比你更有資格成為首席預言師了。」
  
  這種接受眾人膜拜景仰的榮耀,理所當然該歸琉璃所有。
  
  聞言,琉璃也想起早逝的家人,不由得激動得雙眼泛紅,怔怔地看著薩摩。
  
  「你不願意嗎?」薩摩輕聲問。
  
  他了解琉璃,正如琉璃了解他一樣。兩次踏上里爾公國的土地,琉璃都流露出不自覺的眷戀,他知道,儘管這片土地曾經對不起那坦家,但是善良的琉璃依舊將這塊土地視為故鄉……
  
  琉璃搖搖頭,帶著深怕受傷的神情道:
  「不!琉璃不是不願意,但是琉璃可以嗎?」
  
  她可以成為首席預言師?可以更加貼近已逝的父母嗎?
  
  聞言,薩摩輕輕一笑,信心滿滿地道:
  「有我在,當然可以。」
  
  囊‧卡簡直快瘋了!下面亂成一片,船上的薩摩卻兀自和妻子耳語?!現在,他該怎麼收拾?!
  
  天啊!這個杜斯妥‧安森要做事情怎麼不先和他商量啊!封杜斯妥‧安森成為首席預言師已經是既定的事實了,現在,真正的首席預言師卻換了人?囊‧卡已經可以想像這個消息傳出去之後,會是怎樣莫名其妙的混亂了!
  
  聽著底下嗡嗡的討論聲,囊‧卡揉揉發疼的額角道:
  「唉!這事回去再說吧!」
  
  說完,囊‧卡轉向一旁的神侍:
  「快點!把……」囊‧卡看著薩摩和琉璃,一時有些不知如何稱呼,頓了一頓才接著道:「把兩位聖師送到神殿休息吧!」
  
  於是,薩摩和琉璃就在眾多茫然疑惑的視線中,登上馬車,離開了港口。
  
  
  如果對公國所有人而言,真正的麻煩是首席預言師真假不分這件事,那麼薩摩真正的麻煩,就是不久之後,緊急來訪的公國國王蔭‧沙爾。
  
  這個里爾公國的新王者相當年輕,不過二十八歲,但或許是因為長年處在宮廷爾虞我詐的環境,蔭‧沙爾的氣質相當老成,加上成為公國國王已有一段時間,王者的氣勢也隱約透出。
  
  跟著蔭‧沙爾而來的還有滿臉惶恐的囊‧卡,和一名薩摩初次見面的人。
  
  這人薩摩認得,因為他看過肖像,可以認出這個初次來訪的人就是公國新任右相,答卡‧蘇魯多。
  
  在神殿會客大廳裡,這三人用著複雜的眼神輪流看著薩摩和琉璃兩人。
  
  「我想我應該知道這片混亂是怎麼一回事。」蔭‧沙爾沉著聲音道。
  
  轉眼間,蔭‧沙爾親手頒布的封令,成了廢紙一張,心情自然不好。
  
  琉璃不知道薩摩打算如何處理眼前的情況,也不敢貿然插嘴,只能心頭惴惴地看著薩摩。
  
  薩摩向來不是衝動的人,但是,他這回真的衝動了。因為想圓琉璃的遺憾,儘管貿然,沒有深思熟慮,但他卻不後悔。在來神殿的路上,薩摩已經想好了對策。
  
  「一切正如王上所知,真正應該成為首席預言師的是我的妻子。」薩摩不卑不亢地道。
  
  聽到薩摩親口證實,蔭‧沙爾眼一瞇,被愚弄的感覺讓他不由拉高聲音:
  「但是我也聽說,之前,不論是占卜還是預言,完全都由你出面不是嗎?」
  
  見蔭‧沙爾反應這麼大,薩摩只好緩下語氣:
  「王上。占卜和預言只要難度不大,杜斯妥‧安森自認可以勝任,但預言公國災難,則是出自我的妻子,安森冒名是情非得已,還請王上見諒……」
  
  蔭‧沙爾皺眉,還是不能接受薩摩的說辭:
  「有什麼情非得已?你的妻子既然有那麼大的能耐,為何需要你冒名?」
  
  薩摩就等著蔭‧沙爾這麼問,故做猶豫之後,便道:
  「因為我的妻子全名叫做,那坦‧琉璃。」
  
  此話一出,三人同時一驚!只為了那個熟悉,卻被以為已經完全消失的姓氏,那坦。
  
  那坦家嗎?蔭‧沙爾心頭有些激動。來自那個最有名的預言師家族,當然是蔭‧沙爾心目中最好的首席預言師人選。所有公國的王子必讀的公國史裡,從來不缺那坦一家的重大貢獻。首席預言師與國王密切配合,締造盛世的紀錄,更是讓每個有志於王位的王子們,都渴望遇到一個最好的首席預言師。那坦家消失之後,蔭‧沙爾曾經以為,那個幼時的想望已經無法實現,沒想到,現在又出現了一個那塔家的人……
  
  蔭‧沙爾心頭激動,竟一時說不出話來。
  
  「那坦家不是已經……?」答卡‧蘇魯多訝道。十幾年前這件大事,國王正式昭告那坦從公國姓氏裡除名了啊!
  
  答卡‧蘇魯多的疑惑很快就得到解答了。曾經修史的囊‧卡比誰都了解噬巫事件的秘辛……
  
  「不!當初,那坦本家有兩個人遲遲沒有捕獲。一個是當時首席預言師的胞弟,一個是首席預言師的獨生女……」囊‧卡注視著琉璃,心頭已經有幾分確定。
  
  除了先王和他,這世上根本沒有人知道那坦家並未完全消滅,也就不可能捏造這種謊言了。
  
  此話一出,答卡‧蘇魯多頓時恍然大悟:
  「你是因為這樣才代替你的妻子出面?」
  
  「沒錯。我只是沒想到王上竟然會封我為首席預言師。我認為,這是那坦家的榮耀,我不能佔據。即使,我是她的丈夫。」薩摩一邊講,神情也跟著柔和起來,溫暖的視線一直停留在琉璃身上。
  
  這些話,絕大多數是說給琉璃聽的。這榮耀對薩摩而言並不重要,但在琉璃心中,它卻是有意義的。
  
  聽到這裡,蔭‧沙爾表情有些複雜:
  「那麼,你是希望我更改首席預言師的任命?」
  
  他很希望這個那坦家的最後血脈可以為他所用,但是,先王確立的罪名,他能推翻嗎?
  
  「如果可以,我是這麼希望。那坦家的後人,一定更能令人信服。」薩摩的語氣相當誠懇。
  
  這也是薩摩另一個私心。他希望能洗清那坦家莫須有的罪名……
  
  蔭‧沙爾聞言露出一個苦笑:
  「正因為他是那坦家的後人,我才掙扎啊!」
  
  答卡‧蘇魯多點點頭,認同道:
  「的確是,不論事實如何,先王已經將那坦家定罪了……」要是他們沒有把那坦‧琉璃定罪,還讓她成為首席預言師,豈不是當著眾臣民的面,甩了先王一個耳光嗎?
  
  蔭‧沙爾低著頭,苦惱地喃喃道:
  「就是這點麻煩……」
  
  囊‧卡聽出了蔭‧沙爾的動搖,沉吟了一會,道:
  「王上,臣有一法……」
  
  蔭‧沙爾一聽,立刻抬起頭來,急躁地道:
  「有方法?快說!快說!」
  
  儘管早已知道,但親耳聽到眾人討論那坦家被定罪,被除去姓氏,琉璃還是忍不住心頭陣陣刺痛,所以一聽有方法,也不禁露出急切的神情。薩摩看在眼裡,更覺得這個賭注下得值得。
  
  囊‧卡斟酌了一下,這才回答道:
  「臣想,王上可以公開宣布,那坦‧琉璃雖為那坦家後裔,但因多次有功於公國,免除內亂,功過相抵,那坦姓氏准予恢復。」說到這裡,囊‧卡抬眼小心地看了蔭‧沙爾一眼,不見蔭‧沙爾有任何不悅,輕咳一聲,才繼續道:「要是王上擔心更改任命,會使臣民質疑王上權威,臣建議,王上可表示,經核定,杜斯妥夫婦皆有首席預言師之能,又屬夫妻,故破例令兩人同任首席預言師。」
  
  說完,囊‧卡便低著頭,戰戰兢兢地等候蔭‧沙爾的回覆。
  
  囊‧卡這番話,思慮周到,蔭‧沙爾只一細想,便笑道:
  「囊左相不愧兩朝老臣,果然思慮周詳!好!就這麼辦!囊左相回去之後即刻草擬公告,明日上呈!」
  
  見蔭‧沙爾滿意,囊‧卡這才露出如釋重負的表情:
  「臣遵命!」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