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人士兵一進來,食店圍觀的龍人們紛紛退開。尚武的北方大陸,一但有軍人士兵出現,尋常人都會退讓,以示尊敬,龍人也是如此。
  
  士兵們一身戎裝,背上斜背著長刀,其中一人肩上扣了一只青銅制的龍形徽章,顯然就是這群士兵的領頭。
  
  領頭的士兵迅速掃視食店內的狀況,然後視線落到虎衣獸人身上。大步上前,在虎衣獸人身前三步處站定,左手緊貼大腿外側,右掌呈四十五度貼於腰間,上身三十度傾斜:
  「波克公子,我等來遲,請見諒。」
  
  此話一出,食店眾人暗暗一驚。原來那名虎衣獸人,竟是獸人共和南王巴托的繼承人,波克。在這邊防地帶,龍人們對己方的敵人,獸人族的一切可說是如數家珍,再清楚不過了。只是沒人有知道,波克此時來到龍人族究竟有何用意?不僅眾人不解,就連薩摩也是茫然。他記得離開穆答烏普前,並沒有收到獸人遣使前來的消息。
  
  虎衣獸人在看到龍人士兵進來,就挺起胸膛,威風凜凜地等著,待領頭士兵開口招呼之後,才哼了一聲,表示回答。
  
  領頭士兵輕輕點頭,突然微微偏過身,面對眾人:
  「不知何人冒犯波克公子行駕,如今兩族已是盟國,龍人族定然不會允許任何人破壞兩族友誼。」領頭士兵以嘹喨的聲音說出這番話,也是有意讓在場所有龍人都聽到,並了解目前兩族關係不同以往。
  
  薩摩聽了暗暗讚許,這番話說得極為得體。若波克再有什麼不滿,也該舒緩不少。這在剛到場,不明衝突到達什麼階段的情況下,的確是最好的做法。
  
  聞言,那三名龍人對視一眼,接著由一人開口解釋:
  「我們並無意冒犯波克公子,只是因為波克公子的同伴在食店裡批評龍人,一時氣不過才會動手,我們並無意傷人。」
  
  波克轉頭看著方才怒叫的獸人,眼中滿是詢問。
  
  獸人這會冷靜下來了,見波克視線落了過來,尷尬得直抓頭:
  「這,是有這麼一回事。」說到這裡,頓了一頓,一轉頭指著漢斯,語氣又激昂起來:「但是,那個傢伙竟然從背後偷襲我!」
  
  看來他還是對方才被人莫名其妙打回來,念念不忘。
  
  漢斯一聽,立刻跳了出來反駁:
  「老子哪裡偷襲你?!你飛出來也不吭一聲,老子哪裡知道?」
  
  又一個新的?士兵首領看了過去,卻心下打了一突。這人的容貌,怎的,有點熟呢?
  
  「你都沒看清楚就出手的嗎?分明是故意的!」那名獸人半點不讓,立刻反駁。
  
  見狀,薩摩嘆了一口氣,只得跨步上前。他本想若事情可以如此草草結束,他也樂得輕鬆,但有那名念念不忘偷襲的獸人,還有老實的漢斯,恐怕難以落幕。
  
  伸手按住漢斯的肩膀,不願漢斯繼續開口讓事情更難收拾。漢斯雖然老實,但也看得出薩摩已有些不悅,連忙閉上嘴。
  
  薩摩站到漢斯身前,拉下帽子,平靜的金色雙眸直視那名怒氣沖沖的獸人:
  「閣下的傷我已經治好了,我的同伴並沒有傷人的意思,這事情,就到此為止,如何?」
  
  獸人正想說他當眾丟的臉,哪能這麼算了?!但被薩摩的雙眼直視,不知怎的,卻氣虛得說不出話來。
  
  就在這時,那個士兵首領突然「啊!」了一聲:
  「護佐大人!」
  
  可不是?那一頭紅髮,腰有鐵桶般粗,身材壯碩高大極為少見的人,不就是當初曾到月鎮協助守衛的三個護佐之一?雖然因為官階小,沒有機會與護佐近距離接觸,但也曾遠遠看過,對這少見的樣貌印象深刻。
  
  「護佐大人」四字一出,食店眾龍人同時嘩然。護佐?護佐是哪一個?眾人東張西望,發現士兵首領已經兀自走向那個一頭雜亂紅髮的壯碩男子。
  
  「護佐大人入鎮,屬下不及遠迎,請護佐大人恕罪。」士兵首領彎身請罪。若不是還有波克在場,不願讓波克感覺受到冷落,他早已跪下了。
  
  後頭跟隨的九名士兵見狀,也同時朝著漢斯彎身鞠躬。
  
  這一下,眾人哪還看不出來?原來那個紅髮大漢就是護佐嗎?難怪可以隨手一掌把那個獸人打回來,還差點打掉一條命。眾人沒把漢斯當成護佐還不覺得如何,一認定漢斯是護佐,立刻覺得方才那一掌絕對是非常不得了了!頓時間,所有敬畏的視線都集中到漢斯身上。
  
  倒是漢斯茫茫然抓抓頭,很困擾地道:
  「你怎麼把我叫出來了?我、我這次要秘密行動啊!」
  
  聞言,薩摩暗暗嘆氣。本來秘密行動只是不願意驚擾地方,加上有他隨行,不想引起不必要的揣測,所以才有這個決定。只是,早在漢斯打飛了那個獸人,他就對「秘密行動」沒有抱持任何期待了。
  
  漢斯這話沒頭沒腦的,幾個士兵都是一臉茫然。
  
  波克聽到那個與自己短暫交手的人竟然是龍人族的護佐,不由一愣,隨即想起臨行前父親曾經提及,龍人族的王子不能小覷。當時簡單介紹過那個叫做薩摩的龍人,不僅提到此人有六名護佐,還提到此人罕見的俊美容貌和一頭淡金色的長髮。
  
  這一聯想,突然間,那個站在正前方,穿著斗篷披風,擁有令人忌妒的容貌的男子,氣質清冷得,就像父親跟他描述的那樣。
  
  瞇眼注視薩摩,波克用著已有八分確定的口吻問:
  「你是龍人族的王子?」
  
  又一個震撼!食店裡的龍人們同時倒吸了一口氣。王子來了?那個傳言裡,擁有比任何一個龍人王族更加強大的力量,率領龍人進入迷霧之谷,串起龍人、龍族、獸人的主導者?
  
  這一回,眾人的視線很自然地落到那個一身斗篷,與護佐同行,一進門就讓人不時忍不住偷看的神秘男子。沒有帽子的遮蓋,男子俊美的容貌完全顯露,比方才那份神秘,更加讓人無法移開視線。
  
  沒有護佐那麼強壯的身軀,卻擁有龐大的力量。分明沒有板起臉,卻令人興起無法違抗的感覺。不能違背,不容褻瀆,絕對的存在!年輕的王子,已經是王者風範了!
  
  薩摩至此已無意隱瞞,在眾人期待的眼神下,輕輕地點頭承認。
  
  「是的。波克公子,在此與您見面,真是意料外的驚喜。」薩摩客套地說著,跟著伸出手來。
  
  波克毫不隱瞞自己詫異的表情。他剛才是一時靈光一閃,才這麼猜,但後來仔細一看,又覺得此人雖然高度不遜於他,但那全身不像飽受訓練的模樣。這樣的人,真有父親所說,還有傳言中的那樣強大嗎?
  
  同樣是王族第二代,波克心裡起了一種競爭的意識。於是,波克沒有多想,就伸出大掌,刻意用力與薩摩那只在他眼中秀氣得過份的手掌相握,接著雙眼一瞬不瞬地瞪著薩摩看。
  
  照他想,他應該可以看到薩摩,最起碼皺眉頭的反應。不過,薩摩讓他失望了,因為薩摩不僅臉上肌肉沒有絲毫牽動,就連眼神都沒變一下。
  
  不覺的,波克又加重了力量……薩摩依舊不為所動,依然是一臉冷淡卻不失疏離的表情。
  
  在旁人看來,只覺得波克和薩摩這手,握得有些久了。該不會,波克看上了他們的王子?!
  
  這可不行!聽說獸人都是些沒節操的傢伙,雖然他們王子有女人也羨慕的容貌,但,他可是他們最珍貴的王位繼承人啊!想到這裡,四周龍人臉上都不由帶點緊張了。
  
  感覺出四周緊張的氣氛,薩摩終於也不耐煩了。他本來以為波克會知難而退,但現在看來,波克竟然跟他耗上了?!他自然是無所謂,只是不想做這種比力氣的蠢事,何況,波克再用力下去,難保不會被他的護身能量反彈,屆時,又是麻煩事一樁。
  
  於是,薩摩丟下了一句場面話,就收回手:
  「波克公子太客套了。」
  
  話落,波克感覺掌心一空,不由短暫怔愣。他方才明明是牢牢握緊那人的手掌,突然一股柔軟的力量傳來,瞬間就把他的力氣給卸開了!至此,波克總算省悟對方比他高上一籌了。
  
  不過,波克並不因此感到難堪,反而笑了開來,握拳平擧:
  「你很強!你這朋友,我交定了!」
  
  波克的反應讓薩摩微微吃驚,料想不到獸人崇武的習性,竟然可以延伸至其他種族,甚至到可說是敵對的一方?!想到這裡,薩摩突然有了一個構想,一個足以讓兩族結合更加緊密的構想。
  
  龍人族和獸人族有什麼共通點?薩摩以前以為沒有,但現在有了!崇拜勇者,是兩族共通的。
  
  悄悄將喜悅按下,薩摩一反對人冷淡的態度,也露出笑容:
  「那是當然。」
  
  抬手握拳,與波克的拳頭相觸,友誼就此確立!
  
  食店裡的眾人,不論是龍人還是獸人,同時看到這一幕,都有一種心中陰翳一掃而空的感覺。兩族毫無芥蒂的合作,似乎露出一線曙光。
  
  
  經過這件事,兩方撇開之前的嫌隙,乾脆同桌吃飯。食店老闆為了慎重起見,還特地清理出一間房間,讓波克公子一行七人,和薩摩、漢斯兩人,可以暢所欲言。
  
  酒酣耳熱,波克公子說出了臨時來到龍人族的原因。
  
  原來,南王巴托也看出兩方合作在即,加上薩摩給他的印象太過深刻,讓他深恐獸人族的第二代無法如薩摩般傑出,於是才會派兒子帶幾個護衛,到龍人族觀摩。除了趁兩邊友好的難得時候,讓獸人族第二代對龍人有更多了解之外,也能藉此機會給第二代多一些歷練。巴托的想法獲得其他獸人王的支持,紛紛效尤,將繼承人派往龍人族。波克公子這行人算是行程慢的,有些人早已過了鐵勾鎮。預計這些獸人第二代將代表獸人共和到龍人族商討合作細節,只是因為決定匆促,恐怕到這時候,通知的文書才剛到了穆答烏普哩!
  
  弄清楚來龍去脈之後,薩摩知道,漢斯此行已經沒有意義,於是會後,薩摩吩咐漢斯折返,並簡單寫了一封書信,交由漢斯轉交圖甦。
  
  
  儘管獸人族這頭出乎意料的順利,矮人族那邊仍舊沒有半點進展,所以薩摩這一趟還是必須的。因此,隔日,告別了熱情邀他同行的波克,薩摩便繼續西行。
  
  
  沒有漢斯同行,薩摩乾脆白天步行,晚上飛行,不過兩天,薩摩已經抵達位在北方大陸西端的碎島海域了。
  
  沒有獸人族櫛比鱗次的屋宅景象,碎島海域附近是一片蠻荒未闢的景象。偶見切口平整,已經發出細芽的半節枝幹,證明此處的確有人活動,但除此之外,就再沒有其他的了。
  
  這世界每個種族對矮人的了解都太少了。有人說他們住在地下……但尼路卻曾表示,他在此地停留許久,從沒看到任何一個矮人從地底探出頭來。
  
  看來傳言不可盡信……薩摩彎身徒勞地敲敲地面,期望能聽到一點空洞的聲音,但他也知道,矮人要是真的住地下,肯定很深。他相信矮人不喜歡三天兩頭房塌屋漏的感覺。這情況下,用敲的,哪裡會聽得出空洞的聲音呢?
  
  當然,他可以用其他比較暴力的方法去證實,但,作為一個友善的使者,這個想法恐怕得等到有機會才能用了。
  
  尼路曾說,他是不斷往西南走,才遇到一個不知道打哪裡冒出來的矮人攔阻他的。橫豎薩摩現在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只得先學尼路的笨方法,先遇到矮人再說。
  
  於是,薩摩認準西南方,直直往前走。為了讓矮人有時間反應,薩摩用著極慢的速度前進。
  
  當薩摩持續往西南方走了約莫半個時辰,一種奇怪的波動開始在他四周出現,薩摩試著捕捉波動的來源,卻發現找不出確實地點。
  
  這種狀況薩摩還是第一次遇到,矮人果然有點古怪。不過更古怪的是,薩摩發現,從剛剛開始,四周的溫度開始微量上升。要是換成別人或許沒感覺,但卻瞞不過感官極端敏銳的薩摩。
  
  抬頭看看並沒有特別炙烈的陽光,薩摩可以篤定,溫度是從地面散出來的。真是古怪極了。摸摸身上的披風……唔,是有點燙了。矮人喜歡這麼高的溫度?
  
  猶豫了一會,薩摩決定像個平常人一樣,脫下披風,掛在肩上。
  
  說也奇怪,就在薩摩脫下披風不久,前方就突然冒出了三個小小的身影。
  
  說小小是因為,按高度估算,那三人頂多只到他的胸口。
  
  的確就像尼路說的,矮人竟是毫無預兆突然出現的!以薩摩之能,竟然無法判斷他們從何處而來。這應該有什麼法門吧?
  
  薩摩心裡猜著,腳步卻不停,維持一樣的速度來到三個人面前。
  
  更正!這些人根本不到他的胸口。他不該太吃驚,因為這是矮人,不是嗎?身為各族中平均身高偏高的龍人族一員,高度差距自然是更大的。
  
  矮人的身材雖矮,但肌肉結實,偏偏因為身材太矮,遠遠看起來,顯得有些圓。不知道是因為這三個矮人有血緣關係還是怎的,三個矮人的樣子實在很類似。方方的臉,大大蒜鼻,寬嘴,濃眉,圓圓的眼睛,大大的招風耳,蓬鬆的短髮草草紮在腦後。這樣的容貌板起臉來肯定不會太賞心悅目,不過,現在帶著疑惑的模樣,卻有點可愛……
  
  很新奇的人種……面對少見的矮人,薩摩罕見地有了評頭論足的閒心。不過,薩摩沒把自己的心思表現出來,因為他知道,面對第一次見面的人,這樣的態度,並不算禮貌。
  
  三個矮人倒也沉穩,看著薩摩走近,表情半點不變,還是維持疑惑的表情。
  
  這也很耐人尋味,因為,薩摩以為,他面對的會是敵意,而不是疑惑。
  
  客人應該先表達善意吧!薩摩想了一想,露出友善的微笑,用人族的語言道:
  「我是龍人族的王子,薩摩。希望會見貴族族長,不知可否通報?」
  
  北方大陸各族語言不同,倒是人類語言都會一些,來的這三個人應該算矮人裡的公關吧!應該聽得懂才對。
  
  三個矮人你眼望我眼,沒講話,交換的不是敵意,卻是不確定和猶豫的眼神。
  
  好現象,不是嗎?表示矮人並沒有排拒他,但是,薩摩卻覺得詭異極了。這三個矮人在轉什麼心思呢?
  
  就在薩摩猶豫著要不要再問一次時,居中的矮人出聲了。他伸出粗短的指頭,指著薩摩的左手:
  「你的『沙卡魯』從哪裡來的?」
  
  矮人的聲音算不上好聽,粗啞,像砂紙磨過牆面似的,聽起來不甚舒服。或許不常使用人族語言的關係,聽起來有濃濃的口音。不過,仔細點聽,會發現,矮人每個字的咬字都相當清楚,幾乎可算是一個字一個字唸。
  
  「沙卡魯?」薩摩疑惑地順著矮人的手指看去。
  
  是他的左手,有什麼問題嗎?他的左手帶著二狗子送給他的手套,據說是矮人的手藝。「沙卡魯」是手套的意思?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