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日,琉璃等人天剛大明便出發了。臨行前,店老闆得知他們要前往碧琉城,驚訝地告訴他們,儘管神族的都市就在那裡,但從來沒有人可以進入。
  
  得知這個消息,眾人心中固然有些擔憂,但想到如今被魔王控制的薩摩,說不得還是要前去試上一試。
  
  果然就如店老闆所說,近午,碧琉城已然在望,但他們卻也同時受到阻礙。
  
  一名白衣男子無聲無息出現,攔住眾人去路:
  「你們不能再往前了,請回吧。」
  
  白衣長髮,還有那種溫和良善的氣質,不用說,就是神族了。
  
  見狀,琉璃往前一步,懇求道:
  「我們來自龍人族,有事想與貴族商量,可否代為通知?」
  
  白衣男子疑惑地看了眾人一眼,沒有立刻答應,反倒冷漠地道:
  「有什麼消息就請你們告訴我吧!我會轉告。」
  
  不能怪他不近人情,自從碧琉城現世,已經有不知道多少的人類跑來,說要見神族裡的重要人物,有些甚至還聲稱有非常重大的事情。他已經習慣處理這種情況了,這次要說有什麼不同,只是來的人換成來自龍人族罷了。
  
  轉告?眾人此行目的即為複雜,哪有辦法轉告?
  
  尼路等人對看一眼,正想著怎麼斟酌回答時,毫無心機的琉璃卻先一步回答了:
  「我們想請神族幫忙救人。」
  
  白衣男子眉頭更皺了:
  「救人?被魔族抓去是來不及救的。」
  
  又是救人!要求神族幫忙救人的不是第一遭,事實上,自從魔族開始抓人之後,不時都有人希望能求神族救回他們的親人。
  
  聞言,琉璃用力搖頭,解釋:
  「不!他不是被魔族抓去的。他是被魔王佔領了身體,我們想幫他搶回身體。」
  
  白衣男子一聽「魔王」,臉色瞬間一變:
  「被魔王佔領?你怎麼知道是魔王?」魔王還需要淪落到佔領別人的身體嗎?
  
  尼路等人本不知從何說起,如今見白衣男子聽聞「魔王」之名,神情瞬變,知道已經說動了一部分,也不阻止,繼續讓琉璃與白衣男子對話。
  
  「是他自己說的。」琉璃倒是回答得理所當然。
  
  自己說的?天底下倒是沒有魔族敢冒稱魔王,就在白衣男子幾乎相信一半之際,琉璃又繼續道:
  「而且他還把摩哥哥好不容易抓到的魍丹給放了!」
  
  此話一出,白衣男子更是驚得合不攏嘴。魍丹二字如雷貫耳,在神、魔二族都是無人不知,但,其他種族沒道理知道啊!正因如此,白衣男子開始動搖了。
  
  這些人,好像對魔族了解很多……會是魔族的探子嗎?白衣男子很快否定了。眼前七人,雖然有六人散發的力量趨近魔能,但畢竟不同,而且從其中一人臉上的龍麟可以看出,他們的確來自龍人族。更何況,與他對話的女子,更讓他有種熟悉和信服的感覺,這不是魔族或有心矇騙的人辦得到的。
  
  思索了一會,白衣男子決定姑且相信:
  「好吧!你們跟我來。」
  
  說完,男子領著琉璃等人往前走,眼看著城市街道歷歷在目,男子卻又停下腳步。
  
  「你們人數太多,我一個人不能帶你們進去。你們先在這裡稍等,記得,千萬不要擅自往前,否則……」男子回頭叮嚀,還沒說完,卻發現琉璃兀自往前走去。
  
  「小心!快回來」眼看著琉璃即將跨過界線,男子連忙發聲警告。
  
  只是警告聲出了,琉璃卻也安然無恙地走了進去。見狀,搞不清楚狀況的尼路等人面面相覷,白衣男子則是震驚莫名。
  
  鎖族的碧琉城有光的結界保護,儘管已經可以讓族人自由進出,但其他種族卻是完全不能接近。魔族接近尚且重創,其他種族更會屍骨無存!白衣男子想不懂,為什麼那個看起來比尋常人類美麗的女子,竟可以這般自在的來去。
  
  除非,她也是神族人……但,她全身上下都沒有神能的痕跡啊!
  
  看著因為示警聲而不解回頭的琉璃,白衣男子詫異地問:
  「你為什麼可以進去?」
  
  「進去?」琉璃歪著頭,不解地道:「進去哪裡?」
  
  結界做得巧妙,外表沒有半點痕跡,琉璃自然不了解白衣男子的詫異。
  
  見狀,白衣男子不厭其煩地解釋:
  「碧琉城有結界保護,不是神族人,是無法進入的。」
  
  此話一出,眾人恍然。難怪白衣男子會要他們不要擅自前進……至於琉璃為什麼可以通過,想想,就只有一個原因了……
  
  「她可以進去應該是『月印』吧!」耐達依「好心」地提供答案。
  
  「月印?!」白衣男子失聲驚叫,原來沉穩的表情瞬間染成了五顏六色。
  
  「你們到底是什麼人?」白衣男子雙唇發白,聲音顫抖。
  
  月印是神王才能賦予的印記,如果那名美麗女子的確擁有「月印」,那麼不論原先是什麼種族,也成了神族的一份子,自然可以通過結界。但問題是,女子身上的「月印」從合而來?是王給予的?那又是何時給予?這些人又如何得知?
  
  過多疑惑讓白衣男子陷入混亂,近乎無法思考。
  
  尼路沒好氣地瞪了因為白衣男子的反應而樂開懷的耐達依一眼,接著回頭溫言解釋:
  「我們只是一般人,只是發生很多事情,一時說不清,所以才希望能與神族商議。」
  
  白衣男子逐漸冷靜下來,分析方才得到的訊息。魔王、月印……都干係重大,不像對神族一無所知的其他種族可以胡謅出來的,何況他剛才還親眼看到那女子若無其事地穿越結界……
  
  「你們在這裡稍等,我一會便回。」匆匆扔下這句話,白衣男子飛身離開。
  
  不用白衣男子講,尼路等人也不敢妄動。一來,有求於人,總該配合主人家的要求,二來,方才那男子也說了,碧琉城有結界,他們身上可沒有月印了,要真莽莽撞撞往前走,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哩!想到這裡,就格外羨慕站在前頭的琉璃。
  
  「真好!有月印就可以進入神族的都市,那又有后印,不就也可以進入魔族的都市啦?」耐達依忍不住滴滴咕咕起來。
  
  的確,照這樣推論,琉璃要進入魔族都市應該也不成問題。
  
  白衣男子速度飛快,眾人就這麼一句話的時間,就見三道白色身影疾掠而來,轉眼便站在眾人身前。
  
  「好了!你們兩個一組,跟著我們三個,距離不要拉開。」白衣男子對尼路等人吩咐。
  
  於是,一行十人繼續前行。
  
  才往前幾步,尼路等人便敏感地發現四周空氣出現密集的震盪,頓時壓力大增,有點快要窒息的感覺。也在這時候,領路的三個白衣男子同時雙臂一振,窒息的感覺立刻被震了開來,壓力也減輕不少。
  
  這應該就是結界了。
  
  結界的範圍不小,眾人走了好一段路,壓力才完全消除。眾人這才有心思好好觀賞這個傳說中的神族都市。
  
  淡淡水藍色的城市,明明映著微光,卻不刺眼。街道筆直,一律兩層高度的建築延伸開去,看起來有一種整齊舒暢的美感。街上行人三三兩兩,都是外披白色罩袍,悠閒漫步。
  
  整個城市給人寧靜優雅的感覺,一如神族人給人的一貫印象。
  
  他們已經成功進入碧琉城了,接下來,就等神族表態了……
  
  
  琉璃等人被帶進碧琉城裡最高大,也最華美的建築裡,成功見到了目前代掌神族的首座涅天。
  
  自從琉璃等人被帶了進來,涅天的視線就絲毫沒有離開過那個據說擁有月印的女性,琉璃。
  
  向來寡情少慾的神王,從來不曾對誰施過月印,這個看來無非只是尋常人類的女性,當真能擁有這種殊榮?
  
  涅天打量著琉璃的同時,琉璃等人也在觀察這個神族第一人。
  
  和其他神族人一樣的白色衣袍,涅天穿起來,卻像有著高不可攀的距離,不容易接近。曾經短暫見過神王的琉璃和尼路,都覺得涅天有些神似神王,但,卻又清楚明白,他們兩者,並不是真的那麼像,好似有著本質上的差異……
  
  兩方互相觀察之際,涅天首先打破奇怪的氣氛,開口了:
  「你們說,你們有神王的消息?」
  
  涅天眼神銳利,一瞬不瞬地盯著眾人表情。神族連神王的蹤跡都不知道,龍人族竟就出現了月印的擁有者,涅天心裡懷疑多於肯定。
  
  「是的。」尼路等人對視一眼,不明白涅天態度為何這般冷漠。但他們此行任務非同小可,也不容他們再仔細推敲原因了。於是,尼路將事情始末娓娓道來。
  
  經過半個時辰,涅天冷漠的表情逐漸退去,換上來的是驚訝、迷惑。原來,魔王和神王因為不明原因,竟然共同存在一個身體裡,而如今,卻是由魔王掌握了主導權,才有魔王歸來一事。
  
  乍聽之下,涅天只感覺一切荒謬到極點,但聽尼路說得煞有其事,神態認真,一時間,倒是分不清真假了。
  
  「你說,你們的王妃之所以有月印,是為了壓制后印?」思索了好半晌,涅天挑了一個可以查證的切入點發問。
  
  「沒錯。因為王妃同時擁有月印和后印,所以我們既想利用月印喚醒神王,又擔心后印會反過來影響王妃,所以才來請求貴族協助。」尼路老實回答。有求於人,當然要坦承以對,將目的攤明了說,也省得雙方還有無謂的猜忌。
  
  對這個目的,涅天很能理解,他不了解的是另一件事。於是,涅天邁步走向琉璃。
  
  「冒犯了。」輕輕丟下這句話,涅天伸指往琉璃額頭點去。
  
  這一下來得突然,尼路等人都是一陣錯愕,琉璃更是完全反應不過來。只覺得涅天手指碰觸到額頭的同時,一股力量立刻衝了進來!接著,琉璃突然感覺肩膀熱疼得無法忍受。
  
  涅天收回手指,神情冷靜地看著琉璃的反應。
  
  「嗚……」痛哼一聲,琉璃伸手按住不停發疼的肩膀:「好痛……」
  
  不自覺的,琉璃用力扯著肩膀上的布料。「嘶──」一聲裂帛聲響,琉璃肩上的衣料被扯了開來,露出白皙肩膀上,鮮紅色的印記。
  
  見到這個印記,涅天瞳孔瞬間收縮。沒錯,那是「后印」,跟傳說中一模一樣……
  
  心情激動,涅天不由往前跨了一步。
  
  尼路等人見狀大驚,皮喇更是箭步上前,怒氣沖沖地喝問:
  「你對王妃做了什麼?」
  
  涅天不悅地微皺眉頭,但想起這些人帶來珍貴的消息,怒火又消,耐著性子回答:
  「別急!她不會有事。」他不過是施展了刺激印記的法術罷了!只是「后印」和「月印」不同於一般印記,反應自然會大一點。擁有月印關係重大,涅天自然不能只聽一面之詞,還必須慎重查證。
  
  就在涅天回答的同時,尼路等人發出驚咦聲。原來,就這會功夫,琉璃眉心又慢慢浮現一個金色水滴印記,隨著印記的出現,琉璃神情也跟著輕鬆下來。
  
  尼路等人分不出哪個是月印,哪個是后印,但看琉璃身上,的確有兩個印記,果然和薩摩告訴他們的相同。
  
  相較於尼路等人,涅天的神情卻沒有謎題解開後的釋然。視線凝注在琉璃眉心那個印記,涅天心裡轉的又是一個疑問。金色的水滴,的確是月印沒錯……但為何一個人類軀體可以容納兩個印記?印記力量相當龐大,尤其對人類靈魂而言,甚至會造成靈魂本質的改變。單一靈魂,不可能同時承受兩個力量龐大的印記……
  
  「一個人不可能同時承受兩個印記的力量,我還要查查看。」頓了一頓,涅天神態突轉恭敬:「聖妃,冒犯了。」說著,涅天再度伸出手,探向琉璃。
  
  儘管神王是否與魔王共有一個身體仍待查證,但琉璃既然身具月印,他就必須按照規矩稱呼。
  
  見狀,尼路等人紛紛提高警覺,皮喇更是一下擋在琉璃身前。方才這人就讓琉璃這麼痛苦,誰曉得他又想出什麼方法折磨琉璃了?
  
  見狀,琉璃跨步越過皮喇,主動迎向涅天。
  
  「王妃?!」皮喇不解地喊。
  
  琉璃回過頭,露出一個輕鬆的笑容:
  「沒關係。讓他查吧!」就算這人當真會傷害她,為了薩摩,一切都是值得的。
  
  見狀,涅天眼中閃過讚賞的光芒。既然琉璃都這麼大方了,涅天當然也不會客氣,手一伸,手掌按上琉璃的額頭:
  「請聖妃閉上眼睛,放輕鬆,什麼都不要想。」只要琉璃有一絲排斥的念頭,就會影響他判斷。
  
  尼路等人本來很驚訝,但看琉璃閉著眼睛,神態輕鬆,不像有任何不適,這才終於放心。
  
  好一會兒之後,涅天才緩緩收回手,恍然道:
  「你有兩個靈魂,難怪可以容納兩個印記。」
  
  琉璃聞言一愣,隨即想起小銀狐白兒,接著又想起她曾經短暫見過面的另一個琉璃。如果有兩個靈魂,那另一個琉璃是怎麼一回事?
  
  琉璃正在胡思亂想時,涅天又繼續道:
  「月印在你的靈魂上,后印則在另一個靈魂上。」
  
  聞言,琉璃立刻緊張追問:
  「這有什麼影響嗎?」另一個靈魂是白兒吧!后印會不會傷害牠呢?
  
  提到這裡,涅天顯得有些憂心忡忡:
  「月印比較溫和,影響不大,后印比較嚴重。另一個靈魂太弱了,后印奪走主導權,已經聚集了相當的力量了。」
  
  琉璃一聽,心中打了一個突,猶豫了一會兒才道:
  「那麼,它會發展出一個完整的性格嗎?」
  
  「會。」涅天的答案乾脆得驚人。
  
  聽到這裡,答案已經出來了。另一個琉璃,是由后印佔據白兒靈體,獨立發展出來的性格……
  
  尼路卻不知道琉璃的狀況有多複雜,兀自問道:
  「既然是兩個靈魂,那,要是去見魔王,一定會引發后印嗎?」兩個印記沒有存在同一個靈魂上,也許沒有那麼容易引發吧?
  
  涅天聞言,又看了琉璃一眼,才意味深長地道:
  「以目前的情況看起來,后印的力量比月印更強,也更容易引發。」
  
  這回答無疑肯定了尼路的疑問,眾人表情瞬間凝重起來。
  
  思索了一會,尼路又問:
  「不知道神族有沒有辦法抑制后印被引發呢?」
  
  關於這個問題,涅天低下頭皺眉思索,來回踱了幾步才回答道:
  「以一個尋常人類,是沒有辦法的。但是有月印的話,應該有方法。」
  
  這是什麼意思?尼路等人還沒開口問,涅天就兀自接下去道:
  「聖妃擁有月印,已經算是神族一員,可以習練神能。只要擁有神能,應該就能控制后印。但是……」
  
  但是什麼?眾人掩不住滿臉焦急。
  
  涅天視線又落向琉璃:
  「但是聖妃體內后印太強,要是學習神能的過程中,受到后印干擾,就不太妙了。」尤其琉璃只是人類血肉之軀,一個不好,便是全毀……
  
  「沒有辦法讓后印不能干擾嗎?」尼路急問。
  
  涅天雙手抱胸,猶豫了一下才皺著眉道:
  「有,只要進了聖殿,后印的力量會被壓到最低。」但是,如果可以的話,他真不想跟看守聖殿的那人打交道……
  
  說到這裡,涅天視線再度落到琉璃臉上,似乎在徵詢琉璃的意見。
  
  見狀,琉璃沒有絲毫猶豫,神情一凝,立刻道:
  「只要可以控制后印,我什麼都願意做。」
  
  涅天點點頭表示明白,微一沉吟之後,表情復顯堅定:
  「如此便好。不過,關於王的消息,可能還需要麻煩聖妃當著雙衛五天的面,再解釋一遍了。」
  
  這也好,現在他主動協助聖妃,也可以堵住那些一天到晚懷疑他有異心的人的嘴,別老說他心懷不軌。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